后果自负(1V1)H

窗外的柳树早已成荫,这意味着春天已完全降落人间。燕子剪着长空,如同拍戏的第一镜头。确实,这是一部新的电影。

秦峰坐在早已熟悉的教室里,这里的一切都是那样一尘不变。讲台上的老师依然滔滔不绝的说个不停,秦峰眼前迷糊了。只有艾雪神采依旧,手里握着钢笔,不时地写写画画,似乎把老师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在心底。坐在秦峰后面的陈东见他魂游离在身体之外,使劲踹给他坐的凳子一脚。秦峰大惊,猛然抬起头来,看到讲台上面的老师还在演算着数学题,白花花的黑板字,看一眼都觉得触目惊心。坐在后面的陈东小声道:“秦峰你聚中精力,别老打瞌睡。”秦峰揉揉双眼,坚持听课。

开学的第一个星期确实很难熬,尽管这样,星期六还是在大家的祷告声中来临。秦峰兴奋得难以睡好,周六早上七点三十分就起*打篮球去了。一个假期没有玩过篮球,秦峰终于得好好释放,为了篮球,每天巴望着早日归校。篮球场上,秦峰整整玩了两小时,汗流浃背的抱着篮球跑到冰吧里买水喝。

“老板,一瓶水。”拿了水,秦峰转身准备回宿舍。“呀。”一名女生尖叫起来,秦峰紧张的回头,看见一名女生捂着头,脸色难看。

“对不起,对不起。”秦峰忙上前来道歉。女生揉着被击痛的头笑道:“没事,没事,看你紧张的样子。”

秦峰不好意思的笑,忙道:“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请你吃冰淇淋。”说罢把钱递给卖货老板,拿了一个冰淇淋给这位女生,女生有些窘,但还是接过去了。

“我叫秦峰。”秦峰自我介绍道,“你呢?”

女生莞尔,道:“怎么?这算是你的搭讪伎俩吗?”

秦峰嘴张的很大,没想到女生会这么回答。“没有,没有。”秦峰急忙解释道,“我没有这个意思。”

女生撅嘴道:“我现在不能告诉你,看我们的缘分吧,如果有缘,我们还能再见面的,只不过,我不希望还是这里。”

秦峰拍了拍球,道:“也好,那我走了。”

秦峰回到宿舍一番洗漱,准备和舍友一同到食堂吃饭。刚进食堂,见杜丹婷、何叶秋朝食堂走来。秦峰喊:“嘿,一个星期不见了,最近可好?”

杜丹婷嘴里嚼着糖果,道:“我每天都能看到你。”

何叶秋道:“就你一个人吗?”

“哦,其他人进去了。”秦峰说,“看见你俩,所以停下来。”

“那一起进去吃吧。”杜丹婷建议。

“没问题啊,不过,今天我没带钱。”秦峰诡谲的笑了。

“好吧,就知道你是这样一个小气鬼,我今天借钱给你,记住,是借。”杜丹婷大声道,“没准过不了多久,我没钱了,你可得还给我。”

秦峰摇头低语:“比我还小气。”

早饭过后,何叶秋和杜丹婷回宿舍,秦峰和陈东一同到教室。教室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陈东说:“咱俩到其他班去玩玩,反正也没有心情看书。”秦峰手里玩弄着钢笔,道:“我同意。”

“那去92班吧,那里有我认识的同学。”陈东说,“有时间也介绍给你认识认识。”俩人同到92班教室门口,见有三五个女生在一起聊天。

“我就知道你们会在这。”陈东大叫。

众女生回头:“来吧,大伙儿聊聊。”

“咦,你不是?”一女生问。秦峰抬起头看,正是早上自己肘击的女生。

“哈,看来我俩还是有缘分的。看,就这一小会儿又见面了。”秦峰激动,“看来你就是这个班的了。”

女生不再掩饰:“对,我就是这班的,那你和陈东就是一个班的了。”

众人聊得胜欢,不觉一个小时已过。秦峰和陈东从92班教室走出来,秦峰问:“刚才和我们聊得那女生叫什么名字?”

陈东歪着头:“你和人家聊天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我是今天早上买水的时候不小心撞了她才认识的。”

“好吧,我告诉你,她叫张雨晨,人长得不错吧?”

“不错,还可以。”

“人家可是众男同胞追求的对象,你是否也加入?”

“开玩笑,我这种人能够让别人喜欢吗?”

“额,好吧,不过我从你俩的聊天可以看出她对你的印象还不错。”

“希望如此啊。”

“找个时间,你俩好好聊聊。”

校历已经翻到了第三周,又已开学三周了。艾雪一如既往的努力学习,她把一切事情都看的简单,因为这样才能够全身心的把精力投入学习中。已经是高二的第二个学期了,远远的可以听见高考急促的脚步声,每天来回在教室、食堂和宿舍之间,尽管单调,但很充实。

秦峰没有一丝紧张,仍然每周周末都要往篮球场上跑,然后又到冰吧买水,每次在冷饮店外,几乎都能遇上张雨晨。俩人在这段时间里渐渐认识,慢慢的,周六早上,张雨晨都会拿着一瓶水去看秦峰打球,打完球一起到食堂吃饭。不知不觉间,这样的生活过了又几个星期。

一个周末晚上,大伙儿躺在*上谈天说地,忽然,陈东问:“秦峰,你是不是和张雨晨恋爱了?”

“这个······”秦峰一个激灵,“什么是恋爱?”

一舍友道:“别在我们面前装单纯啊,连恋爱都不知道,你当初对艾雪是什么感觉?”

秦峰躺在*上:“我不知道,不过我现在跟张雨晨在一起感觉很安心。”

“哈,看来我们可以吃晚餐了。”陈东乐了,“你们大家想想,秦峰和张雨晨俩人在一起很长一段时间了,并且同进同出,不是恋爱是什么。”

第二天清晨,秦峰还在梦中,张雨晨便打来电话要他陪她一起逛街。秦峰匆匆洗漱跑到校门口,见张雨晨已在那里等候多时了。秦峰喘着粗气:“不好意思,来晚了。”

张雨晨一肚子不高兴,嘟着嘴走过来,秦峰扮个鬼脸,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张雨晨结在额头上的不悦消失了,笑着拉起秦峰的手:“走吧。”来到一家卖挂饰的精品店,秦峰对张雨晨道:“走,进去看看吧。”

张雨晨问:“看什么?”

秦峰神秘的说:“进去看了以后就知道了。”

俩人一同进入这家挂饰店,秦峰看了一件又一件。在柜台的左上方,秦峰看到一条项链,链坠是一颗心,上面镌着鲜红的字“iloveyou”。秦峰对老板道:“要那个,帮我包好。”张雨晨一阵惊讶,脸色纷嫩,低头不语。俩人买好东西便回学校,到校分手时,秦峰叮嘱道:“晚上我来找你。”张雨晨颔首,匆匆跑回宿舍。

夜晚,清风吹拂,一切都格外清朗。月明星稀,秦峰手里攥着自己买的项链,又想起了艾雪那晚怪异的神情,走出教室的最后一步都是那样执着,秦峰早已深知不可以回到过去,而此刻,心头也是惴惴不安。漫步在足球场上,球场早已绿草如茵,微风吹起,似有寒意袭来。

张雨晨来了,走的气喘一处,秦峰见她,迎上来道:“累吗?”张雨晨双手叉着腰,回问:“你说呢?”

“我猜不是很累。”秦峰说罢从兜里掏出白天选好的礼物,“今天是你的生日,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千里送鹅毛啊。”秦峰说完笑了。张雨晨一脸疑惑:“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这个嘛,我是不会告诉你的。”秦峰故作神秘。

张雨晨手里捏着礼物盒,嘴里不停地念叨:“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良久,突然开口:“秦峰,这礼轻人意重,礼是轻,那人意重在哪?”

秦峰心里直嘀咕:“都到这份上了,还不知道人意重在哪,这不是逼我吗?”笑着说道:“人意就在这礼物盒里面,待会儿你拆开就知道了。”

俩人聊一阵后回宿舍,秦峰躺在*上,手机的短信铃音响了,打开看到是张雨晨发来的,上面写到“谢谢你的礼物,此刻我才知道你所说的人意,我很感动,也许我们真的很有缘,谢谢你。”秦峰蹬开被子,回信“我就说嘛,咱俩缘分深着呢。”放好手机,安静的躺在*上,脸上有欢喜的微笑。

<!--div class="center mgt12"></div-->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