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女医生bd

身后远古力量的血量犹剩一点,所有人身上也只剩下最后一滴血,沉默悲伤的气氛在这个幽深的死水边上沉淀,谁也不知要怎么开口,开口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没办法的,”苏可馨神情平静,最先开口,“在这里很难活下去,努力拼搏下,活不下去了也没什么好抱怨的,都是命吧。”

都知道她说的不错,舒怡摇摇头,伤心道:“只是太残酷了,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死的人倒不痛苦了,活着的人才是真痛苦。”她看着少年人,知道这一切最终都会压在他身上。要说有一个人能走到最后,只有他了,当然,要承受最大痛苦的也只有他而已。

舒怡不怕死,能死在少年人前面是她的心愿,她觉得这样才好,不是有那份似曾相识的前生么?那就让他多牵挂内疚一些吧,来世还要继续纠缠下去……想到这里,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沉闷压抑的空间中陡然响起“噗嗤”的笑声,让所有人都下意识看向她。

“先死是一种解脱不是吗?”看见众人看来,舒怡坦然道,“既然今生缘分已尽,那就让他多欠一点,来世再做个冤家,咯咯!”毋庸置疑,所有人都知道她话里的他指的是谁。

“所以,”苏可馨果然早智,一下子就听出了其中的深意,她也笑了,接道,“他真的不用在意呢,我们死了并没有感到痛苦,反而很欣慰,真的,来世再相聚。”

思月含着棒棒糖,孤**在那里,埋着头,右脚尖轻轻踢着灰涩的地面,至始至终没有抬起头,也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从开始到现在,她口中的棒棒糖就没有断过,仿似要将这一辈子的份额一口气吃完,仿似如此这一生才没有白活。

少年人嘴角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他很想要一个温暖的怀抱,但他知道他是男人,再苦再累也要强自撑下去,说不得苦,要抗下依赖你的人的那一片天,但他真的抗不下去了,他很想要表现的不在意,身为一个团队的首领最忌讳的是将自己的情绪传递给团员,他承认他很失败,他已经拼命了,然而并没有什么用,这世界要如何残忍依然会如何残忍,凡人永远无法改变。

深深吐出一口气,苏可逸牵起妹妹和心上人的手,只能以这种方式安慰,他觉得他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要毁灭一切!

五分钟时间很快过去,主持人的声音依然没有传来,所有人沉默着,坐等未知的未来,前途晦暗一片,没有人能兴起说话的**。

“非要如此么?”思月抬起头,嘴里含着棒棒糖,眼中满是嘲讽,“不过是死而已,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丢不丢人!还没死呢,世界还没灭亡呢,做这幅嘴脸给谁看?没听到那家伙口口声声叫我们玩具?不说有很多人,至少那家伙是存在的,指不定躲在哪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笑话你们呢!越是被玩坏了他才越开心!”

所有人一怔,下意识的想到了那个令人厌恶的嘴脸,随即神色陡然间坚定起来。他们在这里黯然神伤,担忧未来,却没想过有个家伙正巴不得他们如此,越是沉默伤心越是开心得意!

所有人的精神面貌顿时一肃,死也要面带笑容,才不要让人看笑话!

这一刻,所有人就是苏可逸都不禁刮目想看的盯着这最多三岁样子的小小思月,她才出生百天吧……

十分钟一到,主持人幸灾乐祸的声音准时传来:“哎哟,死了两个玩具呀,这怎么好,大家要努力拼搏,据前台最新消息,我台收视率再创纪录,大家都相当期待有勇士能够闯到最后一关,已经有无数竞猜热线打进来,因为观众们实在太过热情,我们不得不临时抽调十名工作人员临时接待,工作压力依然巨大,你们猜观众们猜的最多的是啥?”

没人理会他。

主持人丝毫没有吃瘪的恼怒,反而开心道:“桀桀,他们最想看到的就是同伴死光了,只剩下最后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会如何,为此,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参与了竞猜,兴奋了没?被如此多的人关注,你们死得其所,来来,让大家听听观众们的热情!”场外,狂暴的吼声滔天,经久不衰。

可惜,苏可逸等人神情平静,完全当他不存在。

见此,主持人只是坏笑,倒也不恼,然后声息全无。

苏可逸等人只感觉眼前一黑,再能视物的时候,出现在一处极为辽阔的所在,四周皆被幽深的迷雾笼罩,迷雾当中恍惚似乎看见白色的身影,凄厉的“呜呜”声隐现隐没。

“嘁,又只有我一个人么!”扫了下四周,思月发觉周围空无一人,只有恐怖的“呜呜”声和似乎出现过的白色身影,她只是无聊的瞟了一眼,就不再理会,嘴里吸着棒棒糖,看到眼前有条路,便向前走去。

其实也没有什么前后,只是她一过来便是面对这个方向,那就朝着这边走好了。

走了约莫十来分钟,迷雾当中的白衣身影渐渐向着思月靠近,但她仿若未觉,甚至双手都插在兜里,左顾右盼,闲庭信步。

前方出现了一座桥,但桥面从中间断开,落在浓黄的河中,一个驼背的老婆婆在桥边煮着什么,口中念念有词。

思月皱眉凝视这个老婆婆,偏头想了想,走了过去,只听婆婆念叨:“这可怎么办,桥断了,再也过不了河了……”手里长长的木柄汤匙兀自搅着散发着诱人香味的浓汤。

“桥断了,那就坐船好了。”思月面无表情道。

老妪闻言,浑浊的眼神骤然闪亮,随即黯然,她没有抬头,依然搅着浓汤,这浓汤的香味太诱人了,让得思月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双眼不自禁的紧盯着浓汤,但很快她皱起眉头,视线移到婆婆身上。

“没有船。”

“有木头不就有船?”

“没有木头。”

思月无声的笑了下,看了婆婆手中长长的木柄汤匙一眼,就移开了视线,嘲讽道:“那你的汤匙从何而来?”

“天上掉下来的。”

“……”

思月沉默了下,冷声道:“那砸到人没?”

老妪偏头想了想:“好像……没有。”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差一点。”

“一点是多大距离?”

老妪抬头,看着思月,两人就这么望着,谁也不说话,久久……

……

再睁眼的时候,苏可馨淡然看了四周诡异的浓雾一眼,并没有移动脚步,“呜呜”的声音仿似鬼哭,但她显然没有在意,只是皱了皱眉。

“又全部分开了么?也好,我死的时候肯定丑死了,才不让哥哥看到……”

她嘀咕了几句,突然觉得开心了起来,看着眼前这条小路,就走了下去,也没去想它通向哪里。

十分钟后,她终于看到了一个人,一位老婆婆在河边煮汤,这是她无数幻想的记忆中的一幕,很小的时候开始,她就幻想着能有一位慈祥的奶奶,会煮好吃的给她,这幅画面很接近她记忆中的幻想了,于是她不禁笑了。

至于那断桥,她没有看见。

“奶奶,”苏可馨甜甜的叫了声,“你在煮什么汤?”浑然没注意到婆婆口中念叨的话语。

见婆婆没理她,这才听到婆婆口中的念叨:“这可怎么办,桥断了,再也过不了河了……”

奇怪的看了四周一眼,苏可馨这才看到旁边有座断桥,桥下是浑浊的黄水。

“桥怎么会断呢?”苏可馨疑惑问道,浓汤诱人的香味也被她忽视了,只沉浸在以前幻想过的画面当中,她想妈妈了……

“桥为什么不会断?老了,朽了,自然就断了。”婆婆终于开口,并未抬头,手中依然搅着浓汤。

“为什么不修呢?”

“没有材料。”

“怎么会没有材料?”

“……”

婆婆不再理她,口中兀自嘀咕:“这可怎么办,桥断了,再也过不了河了……”

苏可馨打量四周,空旷旷的,好像还真没有,这一打量,她发现了浓汤,很香,但她下意识的感到一阵厌恶,心里想着,打死我都不要喝。

于是她问道:“既然什么都没有,婆婆煮的什么?”

闻言,老妪终于抬起头,看见的是一双幽深但又清澈通透的眸子,似乎不是奚落的话语,反而很认真,一老一少两个人互相盯着,谁也没有开口,久久……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