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逍遥记TXT下载

江东恢复知觉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处石室的地下,而奇怪的是,地面上遍布红色的符文,一个个连成一片,就像是一个阵法一样,交相呼应之下,竟是散发着诡异的红色光芒,他只是用眼睛看上那么几眼,就能感到其中蕴含的阵阵阴寒的灵气,让人十分的难受。

这是什么地方?

他眉头紧皱,回忆起来当时自己被倒提悬空之后就失去了知觉,后面的事情都不记得了,好像耳边有人说话来着?他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随后也是快速的检查了自己的情况,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甚至储物袋什么的都还在,仿佛只是被人丢在了这里,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了。

这件事情太诡异了,虽然从妖兽的围杀中逃离,但现在的情况好像也不容乐观,甚至说是更加的危险。

“小娃娃醒了?”就在他想要挣扎着站起身的时候,之前那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又再次传来,同时一个全身都被黑袍包裹的身影也是应声出现,稳稳的出现在他的前面。

“你……是谁?”江东看着这黑袍老人心里也是有些发毛,这是一种境界上的压制,对方的修为实在是强大,玄灵境对武者来说绝对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那黑袍老人冷哼一声,一双眼睛也是有些自傲,看向江东却是闪烁出阵阵精光,说道:“你可以叫我血煞老人。”

血煞老人?

江东外出历练的时间并不长,对于一些散修和外面的传闻都不是很了解,所以他并不清楚这个血煞老人是何人,不过在他看来,对方既然有玄灵境的修为却如此的藏头隐面,想必是散修之类,而且不是恶名昭彰就是仇家满地。

其实他想的还真是不错,血煞老人以前是一个名叫血刀门的弟子,血刀门也算是传承千年的宗门,但传到了血煞师父这一代的时候就已经十分的衰弱了,被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也是被数个宗门联合覆灭,他侥幸逃出之后发誓要为师门报仇,但身负血海深仇的他一没资源二没人脉,为了报仇走上了歪路,修炼了一些邪恶的功法,短短十数年就臻至玄灵境界,但每个月都要以年轻男子的旺盛的气血来修炼,而这一晃就是百年时间,自然是引起了很多宗门或者是散修的痛恨,但偏偏他一身玄灵境的修为却十分善于隐匿,在加上一身邪功也是诡异非常,有一次地灵境修为的高手前来都险些吃了亏,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彻底消失了一段时间,外界盛传他修炼了邪功致使天人共愤,死在某个阴暗的角落了。

看着江东疑惑的神情,血煞老人也是笑了笑,说道:“你不知道也是正常,不过这也无妨,因为从今夜开始,血煞老人就不会再存在了。”

这句话让江东心里一突,他有些吃不准这句话的意思,不过本能的却是感觉有些异常的危险,“你什么意思?”

“因为我会变成你啊!”

血煞老人说完也是干笑了两声,随即将全身的黑袍一扯,露出了他的身体。

“这……”

江东完全陷入了呆滞的状态,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具干瘦的身体,不……准确的来说是堪比干尸一般,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血色,皮包骨头,若不是因为这人身具玄灵境修为,江东只会认为他是快要被活活饿死的穷苦人。

对于他这个反应,血煞老人却是并不在意,只是幽幽说道:“当年我练功走火入魔,只能以精壮男子的气血来补充自己的活力,但随着年龄增加,这个方法也是治标不治本,于是我遍寻良医,终于是找到一个方法,可以让我免除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痛苦。”

说到这,他看向了江东,忽然间问道:“你猜,是什么方法?”

看着他闪烁着邪芒的眼睛,江东也是感觉到遍体生寒,什么办法虽然他不知道,但一定和自己有关,而且肯定不是什么好办法!

血煞没有管江东是否回答,只是说道:“夺舍!你身为西仙源的弟子,这个词总该知道吧?可是要想完全驱除我神魂中的沉疴,对于这夺舍的要求也是颇高,必须要求被夺舍之人心甘情愿,不能有一丝一毫抗拒心理,为此,我又去闭关修炼了一门秘法,这刚一出关,就遇到了你……你说,这是不是上天的恩赐?”

江东被他几句话说的有些毛骨悚然,他自然是知道夺舍是什么意思,是将一个人的神魂强行灌注到另一个人的身体里面,从而占据身体,使之变成自己的东西,但夺舍之后对自己的损伤颇大,极有可能遭到反噬,而且此法太过于阴毒,所以不是万不得已的情况,没有人会去考虑这等损人不利己的方法。

看到江东完全被震惊的样子,血煞老人也是哈哈大笑,说道:“你这小娃儿虽然修为低劣,但一身筋骨却是不错,外门弟子不显山不露水,以你的身份混进西仙源也是一个机会,到时候习得上乘功法,正好可以为我复仇所用。”

“你!”

江东被他这种疯狂的想法完全的震惊了,而且一旦实施起来,那自己肯定就是死死无救,就连神魂都是被完全绞杀,连投胎都做不到了。

他看着血煞老人,恨恨出声:“你这么做,就不怕天谴吗?”

“天谴?”

血煞听到这个词忽然间浑身一震,一双眼睛中也是闪现出阵阵凶恶的光芒,好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一般,几乎是用吼出来的声音喝道:“天谴?你怎么不问问那些覆灭我宗门的灵者他们是否得到了天谴?当年西华山五宗联手剿灭我血刀门,当着全宗弟子的面将师祖斩首,将大师姐玷污,宗门中男性弟子代代为奴,女性弟子世世为娼!稍有反抗便会被抄家灭门……可怜我那生性木纳的师兄,只是反应稍微慢了一点,就被杀了全家,灭了满门!你说他们是不是比我更应该得到天谴!”

……

江东一阵沉默,想不到这血煞老人在以前竟然有这么悲惨的过往,不过他还是抬头说道:“就算你过往悲惨,那也是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报仇自然要去找那什么西华山五宗去,现在你恃强凌弱,做着和他们同样的事情,和那些人面兽心的货色又有什么分别?”

血煞老人闻言却是冷笑,说道:“这百年多来,西华山五宗出来的弟子我见到就杀,就连长老我都是杀了不下三十个,可那些当年参与过灭杀血刀门的罪魁祸首却一个个都是地灵甚至是道灵境界,以我这副千疮百孔的身体想要报仇已经是不可能,所以……”

说到这,他也是停了下来,看了一眼江东,才又说道:“所以,你就老老实实的把身体贡献出来,反正灵界一贯的弱肉强食,落到我手里也只能算你活该,而且你也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存活而已!”

听到血煞老人如此说道,江东心里也是明白,这个人已经不可救药了,仇恨已经逼得他心里十分的扭曲,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想要指望他良心发现已经是不可能了。

嗖!

而就在这时,从血煞老人的手中忽然间闪过一道乌光,几乎是片刻就没入了江东眉心的位置。

“这是什么!”

江东在吸收了这道乌光之后,忽然间感觉到有一种昏昏沉沉的感觉,最后清醒的时候,他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血煞老人,沉声问道。

血煞老人并没有说话,而是左手捏了个法诀,口中也是念动着晦涩难懂的咒语,在听到这咒语的时候,江东的两只眼皮也是忍不住的想要闭上,虽然他心里知道一旦闭上眼睛就完了,但还是控制不住的闭上了双眼,整个人都没有了知觉。

“哼……”

看到江东倒了下去,血煞老人也是冷哼一声,右手一翻,一道水流竟是凝聚在他的掌心,上下翻腾,好似很不安分。

他长呼出一口气,脸上也是有些激动,毕竟在他看来只要夺舍成功,就能够永远摆脱身上的沉疴,想到这他也是自语说道:“依照圣典上所记载,取南疆之南冥河之水,辅以腐魂花,幽冥草,百鬼子,熬制七七四十九天,凝练出这一道冥魂之气,再激活血灵之阵,可保夺舍万无一失……”

说罢,他掐破了手指,挤出几滴鲜血滴在了地面上的符文上面,受到这鲜血的指引,整个地面上的符文都像是活过来了一般,竟是纷纷离地,围绕着他和江东的身体,在两者之间建立了一道联系。

随即他又是反手一道法诀打出,这次竟是击向了自己丹田的位置。

嘶嘶……

一阵血红色的轻烟飘了出来,在空中缓缓汇聚成一个寸许大小的半透明的小人,而看这个小人的面貌依稀和现在的血煞有点相似,只是要年轻不少。

这就是血煞老人修炼邪功而凝练而成的鬼灵,只要这个鬼灵将江东体内的神魂吞噬,那就等于是夺舍成功,而且因为江东已经被血煞老人所控制,本身不会产生任何的抵抗心里,所以此次对于血煞老人来说,他夺舍所需要的条件已经全部具备,确实是万无一失。

“去吧!”

血煞老人右手一挥,对着那鬼灵打出一道法诀,仿佛是受到了他的指引,那鬼灵立刻发出了阵阵尖啸,而这石室之中也是忽然间卷起了阵阵阴风,十分的可怖。

此时,他自己也是闭上了双眼,单手置于江东的头顶,全身的灵气连同那鬼灵一起,直接就侵入了江东的身体,在这一瞬间,四周的阴风为之一窒,而在两人周围的红色符文也是闪耀出了阵阵嗜血凶残的光芒,仿佛要将两人一起吞噬似的。

“果然是年轻的身体!若是配合我这些年修炼的心得,不出十年就能重回玄灵之境!”

感受到江东体内旺盛的气血,血煞老人也是心生向往,他甚至是看到自己重新拥有一副健康的身体之后的样子。

但是……

“这是什么东西!为何如此可怕凶戾!”

不到数息的时间,他的脸上忽然间冒出了惊骇的表情,因为他发现在江东体内竟是有一股灵气,比他自己释放的鬼灵和冥魂之气可怕十倍甚至百倍!

“不好!”

那道灵气异常的冰寒,几乎是在瞬间就将他的鬼灵凝结,然后产生一股强大的吸力,无论是他自己本身还是鬼灵,都是没有办法挪动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灵气被吸收……甚至是炼化!

这是怎么回事!

血煞老人心中狂吼,拼了命的想要将手从江东的头顶上拿下来,但是去没有任何的作用,他释放的灵气越多,被吸收的就越快,不过盏茶的时间,他原本就干瘪的身体在失去了灵气的滋养下变得真是和干尸没有什么两样,一双眼睛中也是失去了原有的神采,在贡献出最后一丝灵气之后,身体也是不受控制的直直倒在了江东的身边。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