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看了会湿的污段子

陈颖打开了教室的门,她每天来的很早,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管着教室的钥匙。

老师那也有一把,但老师不会来的这么早。

陈颖很好奇,因为她没有看到楚凡蹲在门口等候的身影。

“算了,管他干嘛!”

甩了甩头,陈颖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拿出作业开始检查。她是班里出了名的学霸,整天闷着头就知道背语文,算算术,没有一点情趣...........

起码楚凡是这么认为的,包括长大以后。

楚凡心里默记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他就掉头朝着学校跑了去。

这时候,路上的人就多了来。

申兴、全泉、陈虎、肖涛、肖恒、楚岚,还有自己的同桌申庆平。

“楚凡,你在干嘛?”申庆平跑着追了过来。

楚凡一脸看白痴的模样看着她,“跑步啊!神经病.......”

“你........!”

“略略略~~”楚凡吐了吐舌头,拔腿就跑,后面申庆平也追了上来,“站住,给我站住,看我不打死你!”

申庆平,跟楚凡同岁,楚凡的同桌。

她是一个女生,但是却是个女汉子。不过七岁,说女汉子有点过了,但确实是经常混在男孩子里。大家给她起了一个绰号,神经病,听起来像是侮辱的词。

那时候的小孩子,哪会想那么多,哪会懂那么多,这个外号,申庆平也没有介意。

7点到了,教室里陆陆续续的坐满了人。

申庆平从书包里掏出一根棒棒糖,一毛钱一根的那种,“给你。”

楚凡接过棒棒糖,有点发愣。这一幕,就像是潜藏在他记忆深处中的某些破碎的残片,是那么的熟悉,让楚凡本能的伸出手。

二年级还没毕业,申庆平就要离开了。

当然不是离开人世。

她的爸爸在新疆工作,那边分配了房子,要把申庆平和她一家人都接过去。

零四年新疆的工作,应该很难开展吧。不过,国家对于那些风险于艰难地区的劳动人民也有很大的补偿。住房的提供,五险一金的保障,解决孩子上学问题,户籍问题。而且上大学还有加分,可以保送一线城市的重点大学。

后世,楚凡与这位同桌没有了联系。

去了新疆,隔着茫茫的大雪山,在网络还不发达的这些时日,最容易的就是断了联系。

更多的原因,还是年龄太小。

随着年龄的增加,有些事情会慢慢的占据人的内心,有些事情要么被深埋心底,要么被永远剔除。

但申庆平这么一个人,不知为何,从始至终,都能在楚凡的心中占据那么一点小小的位置。二年级的同桌之情?或者说是两个人懂得分享,我有的东西,一定会给你尝尝。这点纯真的友谊,永远也抹不掉。

棒棒糖入口,是甜的。

“你爸爸,在新疆工作?”楚凡突然开口。

申庆平正在拿课本的手停住了,有些奇怪的看向楚凡,“你怎么知道的啊!”

楚凡笑笑,“申兴告诉我的。”申兴是申庆平的表哥,两人的家都住在肖家村,离得很近。而且,两人还是同班同学,都是楚凡的好朋友。

“大嘴巴,”申庆平不满的撅了噘嘴,可爱极了,“是啊,我爸在新疆,那里可远可远了。听说,要做还几天的车才能到那里。我爸说,等单位分了房子,就接我过去读书。听说,新疆那边可冷了,天天下雪,我不想去。”说着,申庆平一脸的愁眉苦脸。

“不能留下吗?”楚凡还抱有一丝希望,会不会自己劝说一番,她就能留下来。

“不能!”

申庆平一口回绝,“我爸说,去了新疆,我能上更好的学校。而且,还能给我妈也找一个工作,起码比做农民强。我爸我妈都过去了,我也要过去。”

“楚凡........我会想你的!”

“我也是.......”。

第一堂课是语文,楚凡心不在焉的。他知道自己现在根本留不住这个同桌,留不住这段纯真。

但是,他同样不想失去。

也许,不断了联系,等他大一点了,可以去新疆看他。

手机,或者是QQ,微信。

这个年代,微信还没现实。QQ倒是有了,可知道的人很少。现在上网的人都集中在一线城市,也许二线城市,三线城市也有上网的人。

但,上网这个词绝不会出现在农村。

“楚凡,你来回答下这个问题!”

“啊!”楚凡就像受惊的兔子,‘嗖’的一声站了起来。

“哈哈哈哈.......”哄堂大笑响起,大家都等着看楚凡出糗。

楚凡先是看到了语文老师刘霞的一张臭脸,然后视线有移到了右下角。

申庆平正拉着他的裤腿,一双眼睛在自己的书上瞄来瞄去,这是在暗示自己答案啊!

“咳咳!”刘老师不善的目光看向的申庆平,她立马老实了。

楚凡看向了黑板上的问题,“请用如果.......会........造句!”

妈的,我还当多厉害呢。

果然是零四年小学二年级水平的问题。

楚凡想都不想,脱口而出,“如果你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我会很想念你的。”

哑口无声,教室里静的掉根针都能听的清楚。

刘霞也很赞许的冲楚凡点了点头,“很好,连悄无声息这种词都用的出来,看来平时有在认真学习,坐下吧。”

呃..........悄无声息......

楚凡再看自己的造句,水平确实很高,都用到了传说中的成语。

刘霞转过了身,在黑板上填着楚凡的回答。

趁这个空闲,申庆平凑到他的耳边,说着悄悄话:“你会想我吗?”

楚凡看着她,点了点头,“会的,等我长大了,我会去新疆看你,找你玩。”

“真的!”

申庆平的眼睛闪着灵动之光,之前的颓废一扫而空,她反而开始期待这,期待长大那一刻快点来临。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