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低喘王爷挺入

文学楼手机阅读,

申时行手举过头顶,抢在当归发火前赶忙说道,“这回真的是正事。”

可是当归没给申时行机会说出他的正事。

当归拿着鸡毛掸子追的申时行满客栈的跑。两人不时撞在不怎么结实的圆柱上,整间客栈立马摇摇晃晃的,让人很担心下一瞬,客栈就要塌了。

绾绾看了一会这对便宜师兄弟间的吵吵闹闹,觉得无趣。

她回房狠狠睡了一大觉,直到夜灯初上。

赤色火狐狸溜进书生房间,推醒书生。

“怎么了?”书生揉着眼睛,不解的问。

绾绾用狐狸爪子捂住元季的嘴,在他耳边轻轻的道,“跟我来。”

书生迷迷糊糊的穿上衣服,跟着绾绾穿过热闹的朱雀大街,走出玄武门,从官道拐到不知名的小路。

绾绾闪身钻进路边的林子里,继续走,直到看见一处光亮。

有了。

她兴奋的加快步伐,在一处停了下来。

一颗断成两截的大树墩,中间一汪清澈的液体荡着波纹,酒香浓郁。

正是自己要找的东西。

她伸出粉色小舌头,贪杯的饮了起来,顺带招呼后头跑的气喘吁吁的书生道,“傻书生,快来呀。”

元季跑过来,擦着汗喘息。

赤色火狐狸屁股往边上挪了个位置给书生,眯着眼,幸福的道,“傻书生,尝尝。”

元季不明所以,但想着这狐狸精都喝了,总不会是有害的。

书生提起衣袖,捧着清澈的液体到嘴边尝了尝。一尝之下,元季不经讶然,这酒水芬芳扑鼻,口感清冽,还带着股果子的清香。

他赞叹,“此等琼浆玉液,只应天上有啊。”

绾绾抱着喝的圆鼓鼓的肚子,得意的道,“这是我们妖精才能找到的果子酒。”

她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向元季讨谢,“傻书生应当多谢我这个灵敏的鼻子,抢先在其他妖怪前头找到了这酒。”

元季失笑,这狐狸精分明是自己嘴馋了,大晚上的拖我出来寻酒,这还要我谢她,真真是脸皮厚啊。

不过元季可不敢把心底的真话说出来。

他刮了刮火狐狸湿润的鼻子,道,“好,谢谢我们绾绾的小狐狸鼻子了。”

绾绾对书生不怎么真诚的感谢不悦。她看在书生大晚上陪自己出来的份上,就好心的不语书生计较了。

绾绾从腰间解下从当归那顺来的酒葫芦,装好满满一葫芦果子酒。再撑着肚子把余下的酒喝的涓滴不剩。

“嗝”,

火狐狸满足的打嗝。

这贪心的狐狸精。

书生哭笑不得。

酒喝完了,该回去了。

赤色火狐狸用狐狸爪子抱住书生的腿道,“傻书生,我们回去了。”她用爪子指指书生的怀抱,示意他抱。

“快点啦”,她拉着书生的衣摆摇晃,娇蛮的道。

这狐狸精带自己前来是为了給她当轿夫的吧。

元季合理的猜测,听话的抱起沉甸甸的赤色火狐狸。

呦~

重了不少。

啧,书生掂了掂狐狸的重量,猜测这贪杯的狐狸精到底喝了多少,

一人一狐因为出发前都睡过了,现在格外清醒,所以回去的路也不那么着急着走了。

清幽的小路上,蛙声蝉鸣,别有一番滋味。书生抱着狐狸精慢悠悠的走着,信步闲庭。

等他们走回朱雀大街时,已经过了宵禁的时间,大街上没有一个人影。

一股若有似无的血腥味出来。抱在书生怀中,舒适的几乎又要混混欲睡的绾绾猛然清醒。她戒备的盯着血腥味飘来的方向。

书生察觉到绾绾的异常,忙问道,“怎么了?”

“有血腥味”。

绾绾狐狸耳朵竖的笔直,听着街上的动静道,“在那边。”

那是…;

杜府方向。

绾绾和书生互看一眼,书生蓦的奔跑了起来。

耳边是书生厚重的喘息,绾绾不敢留书生一个人在杜府门口等。她等书生平复的差不多了,才跳下地,钻进虚掩着的大门。

越往里血腥味越重。

杜府安静的诡异,听不见任何活物的呼吸。他们率先来到杜仲父子俩躺着休养的厢房。

杜仲与杜寅卯盖着被子正在睡觉,看起来一切正常。

绾绾听见一旁的书生舒了一口气,压低声音悄悄道,“走了。”

“好”,她轻应。

绾绾正要转身,等等…;…;

不对,她没有听见床上人的呼吸。

绾绾跳上卧榻,一把掀开被子,血腥扑鼻而来。

元季阻止不及,担心把人惊醒了,赶紧上前要抱走狐狸。却不想看到了让他难以接受的画面。

并排躺在卧榻上的杜仲和杜寅卯,还穿着他们离开那天的衣裳。身上的伤好了很多,残忍的是他们的心都挖走了。

春九娘。

绾绾和书生的脑海里同时映出一个名字。

绾绾是第二次看见这种死法,第一次是杜行之,她十分确定是春九娘下的手。她走出房门,快速在杜府内察看了一遍,发现杜府到处都是血迹,鸡犬不留。

绾绾再回到厢房,看着难过的书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

在她看来,这种坏人,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傻书生那么难过,她又觉得他们还是活着好了。

绾绾弄不懂这种矛盾的心情。

她叹气上前,轻拍着书生的肩膀道,“傻书生,我们先离开这吧。”

良久,她才看见书生沉默的点头。

大街寂静,所有人好梦正酣,全然不知,今夜杜府发生了如此惨案。

绾绾心想,不知明日大清早谁会第一个发现。

一路胡思乱想中,两人走到客栈的巷口。

还未靠近,一股寒气直面而来。

叮叮当当~

铃铛声狂作。绾绾心下一动,春九娘。她把书生挡在身后,拐进巷子。

巷子里厚雪堆积,绾绾艰难的穿过巷子,嘎吱推开客栈木门。走进门的一瞬,一个清冷的声音在客栈内响起,“回来了”。

“是的”,她答道。

绾绾和书生静静的点着起楼梯下的灯盏,火光照的客栈微暖。

春九娘看他们沉着脸又出去过了,猜测他们可能知道自己做的事了,便问道,“你们知道了?”

在与春九娘接触的几次过程当中,绾绾见过她好几种面孔,或凄厉,或娴雅,或妩媚,就是不曾有像这样的时候,温暖而清淡。

春九娘等不到他们的回答,自顾自的说道,“我这一生都活的可笑,被人愚弄的团团转,这便罢了,行郎索性骗我到最后也好呀,连这一点都成了奢望,真是可怜又可悲呀…;…;”

绾绾想说点什么,但喉咙干涩的紧。

她直勾勾的看着春九娘,春九娘的身形在微暖的亮光中忽闪,是魂飞魄散前的征兆。

绾绾听着春九娘的絮语,忽然觉得有点难过,莫名的问出一句,“有什么我能替你做的吗?”

春九娘被绾绾的话弄的一怔,怔忪过后,开怀的笑了。

春九娘轻轻的道,“若可以的话,就烦你们替我把我的尸骨收殓了吧。”

“好”,绾绾一口答应。她想了想又道,“我会帮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在埋了的。”

春九娘低眉颔首,对绾绾伏礼,谢道,“那就劳烦绾绾姑娘帮我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了”。

之后,她打开房门,轻轻哼着歌走进漫天飘雪中。

良久,雪停。

绾绾视线远远的落在巷口,轻声问身边的元季道,“傻书生,春九娘是坏人吗?”

元季也不知道,他叹了口气,道,“睡吧。”

第二天,绾绾和元季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出现。当归暧昧的视线在两人身上轮流打转。

他看看绾绾又看看元季,以为自己发现了不得了的秘密,时不时猥琐的盯着两人笑。

绾绾在他诡异的笑声中度过大半天,再受不了带着书生夺门而出,来到意园给春九娘捡骨。

杜府的事情一大清早就闹的沸沸扬扬。

因为死状极其残忍,透着古怪,金吾卫的人在发现的第一时间就把尸首抬走了。

绾绾听说第一个发现杜府死人的是一个倒夜香的老汉。

老汉看见杜府大门半掩,好奇的推了进去,然后发现了死状凄惨的杜仲父子。那老汉也被吓的够呛,现在还躺在家里起不来。

绾绾在意园的爬山虎围墙根挖到了春九娘时日已久,被泥土掩埋的尸骨。她的尸骨腹部,还保留着一具完整的婴儿骨架。

绾绾遵守着对春九娘的承诺,在她铺好的尸骨周围细细的装饰了一圈满是绿意的爬山虎。

她看了看,觉得这样还不够,又在春九娘的尸骨上摆上五颜六色的花朵。弄到最后,硬是用花摆出了人形,把白骨遮掩的密密实实。

书生被绾绾的行为弄的无言,在多次劝阻无效后,可怜的蹲在墙根当木桩,由着狐狸精折腾个够。

好不容易,绾绾认为差不多了,她高兴的拉着书生反反复复的来看自己的杰作。

“傻书生,漂亮吗?”

“漂亮。”

“那春九娘会满意吗?”

“会的。”

“我怎么觉着还是不太好。”

“…;…;”

申时行来的时候,听见他们无意义的对话,丈二摸不着头脑。

他对着围墙面壁,感叹,书读的少也是一大人生憾事啊。

在抒发完自己的情绪后,他粗鲁的打断两人的对话,咆哮道,“我昨天忘告诉你们了,找到杜行之的儿子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