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桌子下吃总裁的大j

r;2071年1月15日21时地球新加坡新加坡港警戒巡洋舰当“忠诚监测仪”这五个字感受到查尔斯内心的恐惧,马克略有些疑惑,不禁问道:“那是什么玩意儿?”摸了摸生化装上的伤痕,查尔斯有些担心的说道:“嗯,这样说吧,生化装的最优先指令是保护我活着,紧随其后的次级指令便是防止我因突发情况失控的忠诚程序。s520如果我打算将某些限制级的信息告诉你们,纳米装会被系统强制作,然后你懂的。”听过查尔斯的话,陈铎锋皱紧了眉头,转头看向马克,“这样的话马克你有什么好办法没?”马克耸耸肩,表示自己无可奈何,“我们感应者只是对生物的脑波有干扰能力,至于电子计算机之类的东西,我们就无计可施了。”陈铎锋揉了揉太阳穴,微微叹了一口气,“唉,看起来很麻烦啊。查尔斯,你能让你的生化装切断能源一段时间吗?”查尔斯犹豫了一下,不过在得到马克目光的承诺后,他点了点头,“这个能做到,只是关闭主控系统有些困难。陈部长你打算怎么做?”陈铎锋将警卫员叫进来,低声吩咐了几句什么,然后才回过头对查尔斯说道:“我们新加坡的首席计算机工程师也在隔壁,我想,他应该能够把这个所谓的忠诚给解决掉。”“那样最好不过了,马克,帮我一把,我无法自己把能源供给断掉。”半跪到地上,查尔斯将后背交给了马克。查尔斯明白,只要将脊柱位置的能量链抽掉,生化装就会失去主要的能量来源,到那时,自己就会完全失去反抗之力。然而,对马克那种莫名的信任,让他没有太多的犹豫。“如果他想要害我,可能不会等到现在。姑且就相信直觉吧。”这样想着,查尔斯缓缓闭上了眼睛,生化装在他的控制下接触了对能量链的机械连接,只剩下纳米护甲层还与之紧连。“交给我。”用一只手抓住能量链,再用另一只手撑住查尔斯,马克将战斗装甲的输出功率调到了最高。深吸了一口气,马克用力一拽,十二节正六边形组成,并延脊柱排列的能量链,就这么被硬生生的拽了下来。纳米护甲层原本打算利用自身的坚韧进行抵抗,然而马克瞬间爆发的力量太高了,纳米层甚至还没来得及发挥什么作用能量链已经被拽了下去。失去能量链,纳米装表面的光泽瞬间就消失了,与之有紧密联系的查尔斯脸色瞬间也变得极其难看,不过,这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毕竟他穿上纳米装的时候并不像阿卡特兹一样,已经垂死。扶住几乎要趴到地上的查尔斯,马克甚是担心的询问道:“查尔斯,你怎么样,要用纳米医疗虫吗?”用左臂勾住马克的脖子,不让自己趴地,查尔斯笑了笑,“不,我没事儿只是没有能源了这玩意儿穿着不爽话说我穿的就是纳米装,你认为我需要外用的纳米医疗虫吗?马克,陈部长似乎有事儿要你做。你应该去你该去的地方了,我没什么问题的,解决掉忠诚我就可以睡大觉了。”将查尔斯扶起来,马克用余光瞥了陈部长一眼,陈部长在那里看手表,那意思已经很明确,时间要到了,又得出发了。虚弱的查尔斯就在身旁憨笑,这让马克不由得想起了利维坦上与格鲁沃最后的对话,他有些纠结,“查尔斯我们还能再见面吗?”露出一口白牙,查尔斯和善的笑了笑,将一股只有面条粗细、约食指长的黑红色物质,悄悄从右臂弯处传给了马克,“如果你能活着回来,我就告诉你。”小年悄悄地接收了黑红色物质,马克也第一时间收到了信息,眼神复杂地看了查尔斯一眼,他松开对方,没有再犹豫,转身往门外走去。“查尔斯哈,混蛋,你就等着吧,我一定会回来的。”马克坚定的话语在这片空间中回荡,目送他离去的查尔斯没有说话,只是,他黝黑的脸上,充满了笑意。刚从隔壁过来的计算机工程师与马克擦肩而过,目光交错的一瞬间,他被那种坚定与愤怒惊呆了。直到马克走出房门将查尔斯的能量链递给警卫员,然后消失在门外,工程师才如梦初醒,转过身来尴尬的冲陈铎锋点了点头。陈铎锋点点头向工程师致意,然后对仍然保持戒备的警卫员命令道:“谭钦,你留下陪着代工程师,我去送送马克。”“是,部长。”帮着代工程师的助手将一台手术床推进来,谭钦顺手将能量链锁进了手术床的“特殊物品”暂存箱,可见他对查尔斯的戒心有多重。对此,查尔斯倒是无所谓的,反正他也没打算逃跑。能够把命保住,他已经很知足了,况且他还将希望托付给了值得信赖的人,即便就这样死去,他也没什么遗憾了。“马克希望你的承受力够强,不会被真相击垮。”21时30分巡洋舰4号水密舱倾斜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看不见星星,也看看不见月亮。厚厚的云层遮蔽了天空,远处时不时的划过一道电光,或许,一场大雨就要降临。新加坡港长年灯火通明,繁忙与繁荣并存,但是从海中看,那些光芒却显得十分柔和,隔着微微波动的幽蓝色海水,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宁静,美得令人窒息。透过聚合玻璃将这一切揽入眼底,马克的目光中满是陶醉,如果可以,他真的想就这样站在这儿一直看下去。撕裂:如果旁边还有个女伴,两人手牵着手,场景就更棒了。嘿嘿,我想多了“马克?”被陈部长叫到,马克缓缓从陶醉中回复过来,“陈部长,我们真的从这儿下去?”看着视线尽头分成黑蓝两层的海水,马克很是疑惑,新加坡的海洋保护工作一直都做得很好,新加坡港也不是特别深的港,海水看起来怎么会有黑色的部分?“没错啊,你有什么问题吗?”将头盔戴好,陈铎锋检查了一下潜水服的气密性,结果显示为正常。马克想要问的问题他早就猜到了,只不过,他更希望这名年轻的陆战队员能够自己去寻找答案。“不没什么,我们下去吧,王上尉他们可能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合上面甲,马克启动了“鹰眼”观察系统的热成像装置,在漆黑一片的海中,常规视野模式几乎没用,或许离海底近一点后,雷达反射型视野还可以派上用场。陈铎锋伸手在气密门控制器上摁了一下,一道金属门便从他们身后约一米的地方降下来封闭了此处,二人就这样被动的进入了注水舱。还睡开始从两边的注水口往舱内注水,很快水位就超过了陈铎锋的肩膀。试运行了一下螺旋桨推进器后,陈铎锋打开了头盔侧面的探照灯,而一旁的马克,却是没什么动作。“怎么不用探照灯?”水已经漫过头顶,马克关闭了外部扩音器,将无线电切换到了私人频道,“长官,在那片黑水中,光学装置应该没有任何作用吧?”无线电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显然在思量怎样回答,恰好这时注水工作完成了,与外界水压持平后,聚合玻璃缓缓升了起来。陈铎锋用脚蹼一划水,径直游出了水密舱,打开无线电,他很严肃地回答了马克的问题,“嗯,你说对了一半,那些黑色的水,确实能够让光学装置无效,不过,紫外光除外。原理嘛其实我也不知道。走吧,我们抓紧点儿,潜伏在s的特工刚刚把消息传回来了,所有交通工具都已经在待命了。”“明白。”启动背部的双螺旋桨推进背包,马克一脚踏出水密舱,头朝下扎进了大海之中。身着战斗装甲,较大的总重量足以让他一口气扎到海底,而且不会因为水压过大无法承受,“这样做的感觉,还真不错啊。”“喂,马克,等等我啊!”逆转身形,马克让螺旋桨背包对下方做功,止住了自己下沉的状态,“额陈部长你倒是把推进器用上啊,不是说赶时间嘛?”等到马克把话慢腾腾地说完,陈铎锋全力加速才跟了上来,然后,直接从马克身旁冲了过去,“我已经用上了,重点是你个臭小子也在用啊,潜水你还穿个重物,下沉的太快了!”“呃长官,等等我哎。”无奈的摇摇头,马克调整姿态,再次头朝下往海底扎去“嘀载入完毕”马克打开电子笔记本,开始语音输入,“被陈部长甩开一大段距离以后,我加速继续往下潜去,大约潜了二十秒的样子,陈部长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甚至连生源体探测器都失去了他的位置。我感到了些许惊讶,不过还算能接受,毕竟之前在直升机上的时候,我就预料到些东西了。保持速度继续下潜约十秒后,我接触到了一种看起来很像石油,但是并不粘稠的蓝黑色液体。让海港看起来黑蓝两色的,应该就是它们。”翻转身体用双螺旋桨逆推进,马克停在了密集蓝黑色液体的边缘外。近距离观察这种液体,马克略有些兴奋,这种物质可是他梦寐以求的隐身材料,如果能够与粘合20结合使用,战斗装甲的单兵隐身能力躲避金属、红外、生源体探测就能被开发出来了。将右手伸进黑色粘液之中,马克打开了护臂上的小型吸口,准备采集30毫升的样本。他打算回去之后将样本交给父亲和雷尔顿博士研究,他们在生物材料及合成材料上的造诣绝对是大师级的。采集很快便完成了,马克深吸一口气平复下激动的心情,将身体对准雷尔顿博士之前消失的位置,启动螺旋桨重新加速,一头扎进了稠密的蓝黑色液体中。新加坡港口最深处也就225米,马克现在的深度是人类徒手潜水的极限120米,这些蓝黑色的液体阻力并不大,预计只需要几十秒马克就能穿过去到达海底了。就在马克因为采得黑蓝色粘液而乐呵不已时,一道冰冷的金属合成音出现在了马克的私人频道中,“进入者,请示明身份。”“呃什么鬼?”就在马克疑惑之际,一个机械章鱼拨开蓝黑色液体出现在了马克眼前,这只章鱼是带着普通海水冲进来的,不然马克还真无法看见它。“如果无法出示身份证明或权限不足,你将会遭受三千伏高压电攻击。”说着,机械章鱼就伸出了触手,触手上电光缭绕,要是马克真的没法证明自己的身份,估计真的会被电成“焦马”。“别激动,我有证明。”悻悻地笑笑,马克从胸口处抽出自己的身份卡递了过去,一边接受检查,马克也在一边思量着,如果在真正执行潜入任务的时候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样应对。“身份验证完毕,身份为友军,不可攻击”听到这话,马克松了一口气,已经蓄能完毕的动能冲拳开始慢慢退散能量。不过下一瞬,机械章鱼的话让马克抬起了拳头。“权限不足,击晕后交由卫戍部队处理。电压调整为”“击你妹啊!”一记动能冲拳打出,马克同时把螺旋桨推进功率提到了最高,避免反震力把自己弄得胡乱翻转失去方向。而遭受打击的机械章鱼,则没入了蓝黑一片的粘液之中,不知所踪。“该死,让我来又不给我权限。”一拳打飞机械章鱼后,被它一并带过来的海水也散开了,马克的视线再次被粘液所遮蔽。不知道敌对单位身处何处,马克只能选择逃,从刚才的接触来看,这“章鱼”能够探测到粘液中的情况,如果继续和它在这范围内纠缠,可能真的就会玩儿完了。循着重力继续往下潜去,马克尝试着用“看”观察了一下四周。好消息是脑波能够在这些粘液中传播,遗憾的是那机械章鱼并非生命体,马克无法用“看”找到它。“小年,你对这种粘液的分析怎么样?”收到马克的询问,小年传来一股愤愤的情绪,“嗯,它们的结构非常稳定,我也需要些时间来拆分,可恶,哪个人类这么会编网!呀呀呜那个,马克爸比,我好饿啊。”听到这话,马克一惊,“小年你怎么会饿?”“内个生物活动都需要能量嘛,之前帮马克入侵那个生化人的大脑可是费了不少力气吖,分子活性都下降了,马克爸比,我饿”“嗯”身处危险的环境,同时还有个饥饿的“孩子”在怀里?嗷嗷待哺,马克感觉自己现在比长坂坡的赵云还累。更糟糕的是,马克还没有武器,若是遭遇堵截根本无法杀过去。“马克爸比!我饿啦!”飞快的从补给匣中抽出一支能量棒糖,一把从头盔气阀处塞进去,马克佯怒道:“小妮子到面甲这里来,给我使劲吃,看你长不长得胖!”“耶耶,吃东西了!”从马克脸颊处钻出来,小年一下子扑到了能量棒糖上面,大口大口的咬起来。不过对于一个只有7厘米高的小小女孩儿来说,能量棒糖是不是太大了点儿!?“警告,腿部遭遇电击!”新领到的这具战斗装甲,马克并没有给它填充粘合20,所以它的绝缘层只有不到3毫米厚的橡胶层。遭受高伏电击,战斗装甲的电子设备受到了中等程度损伤,但马克不敢和章鱼纠缠,不顾身处水中,强行使用电磁弹跃,蹬开了缠住腿部的机械章鱼,同时让自己下潜的速度更快了几分。“马克爸比,你受伤了?!”正吃着能量棒糖的小年感受到马克腿部的颤抖,瞬间就眼红了,分生组织快速延伸到马克腿部,开始为马克被电伤的皮肤治疗。而她的本体,则打算从头盔气阀处钻出去,干掉那只伤害马克的机械章鱼。马克现在与小年的思维现在是相通的,瞬间就知晓了她的想法,赶忙安抚道:“小年,不要冲动,你没到过海里面,无法立刻适应那种环境的。它们也只算是尽忠职守罢了,一点儿小伤,不碍事。”小年嘟起嘴,气鼓鼓地用小拳头打了打马克的脸颊,十分不满地骂道:“哼!那个什么陈部长绝对故意的,让你来这儿又不保障你的安全,让我找到机会我一定把他弄疯!”“啊嚏啊嚏啊嚏”正站在海底某处的陈部长连打了几个喷嚏,面罩上都被喷了不少唾液,心说今儿个没感冒也没过敏,难不成是有人在骂自己?咳,言归正传,却说马克一脚蹬开机械章鱼后,他已经接近蓝黑粘液层的边缘,安抚下小年的情绪后,他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前方。松开啃掉一小半的能量棒糖,小年收回翅膀扑到了马克的耳朵上,通过声音传播的方式向马克说:“爸比,我感应到生物信号了,而且数量很多,不过我从未见过这种类型的生物。”马克动了动耳朵,把小年像香烟一样卡在了耳朵上,“我也感应到了,这些生物我给你下载一本海洋百科你自己看吧。”伸直身体扭了扭,小年用令人酥骨的声音撒娇道:“嗯呐,趴在马克耳朵上很舒服哟。”“呃,那你趴着好了。”被小年光滑柔嫩的皮肤摩擦着,马克感觉耳朵有些痒,不过这种时候不应该在意这些。深吸一口气,马克闭上了眼睛,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到的,已经不再是一片黑暗。打开电子笔记,马克又开始记录起来:“穿过黑暗后,我看到了一个别样的世界和那次,我们从海岸边,缓缓走进大海所看到的,很像。只不过,这一次,我是从上面跳下去的,广阔无垠的海底,我能一览无余。”从粘液带穿过来以后,马克再次进入了熟悉的蓝色海洋。种类繁多的游鱼,数量庞大的浮游生物,还有在海底茁壮生长的珊瑚丛,这一切,马克都能清晰的收入眼底。此处的水深已经超过200米,但原本应变得微弱的光芒,却并没有丝毫减弱。光,通过其他方式,照射到了这片本应该昏暗的水域。“这光难不成是我们人类造出来的?”关闭螺旋桨推进器,马克翻转身形张开双臂,仅依靠自身的惯性和重力继续往下潜。如果不是身后还有“章鱼警察”,马克真想停下来慢慢欣赏这美丽的风景。也就在马克转换到中速下沉的同时,十余只机械章鱼从蓝黑色粘液带中冲了出来,不过下一瞬他们又冲了回去,只留下一句:“目标逃出管理范围,抓捕行动终止。”听到这“广播”,马克不禁吐槽道:“我去,原来你们也就只能在那几十米厚的液体中游走啊,我还以为有多厉害。”“马克,快看,陈部长那混蛋在那儿!”“嗯?”离海底只剩三十余米,对人类和虫族生源体信号最为敏感的小年一瞬间就发现了藏在珊瑚丛中的陈铎锋,赶忙用脑波对其进行标记。马克咧了咧嘴,再次启动螺旋桨助推器,“悄悄地”往陈铎锋游去。“嗯?马克那小子呢,刚才还在那儿的啊?”从一块礁石后面爬出来,陈铎锋疑惑的望了望四周,之前他还能看到马克的,但是因为眼睛痒他眨了眨,等再往上看的时候马克已经消失了。“见鬼了,这小子还能隐身不成?”用观察系统的四种模式分别扫描了一遍附近,陈铎锋却没有任何发现,以他配备的观察系统等级,即使对方是幽灵战士也能看出些痕迹,但是现在“难道”这一瞬间,陈铎锋突然想起詹姆斯送过来的马克情报中,记载他有着一项特殊能力,冷汗,缓缓地划过了陈铎锋的后脊。“陈部长”“马克你你这是”一个浑身血肉模糊、部分器官焦糊的人,缓缓地从上方坠下来,倒挂在了陈铎锋眼前,那惨样,吓得陈铎锋的心脏骤停了一瞬。“陈部长我死的好惨啊”“马克”只剩下一点点肌肉连接的下颌骨微微晃动着,与上颌骨摩擦发出令人牙酸的响声,听得陈铎锋脚趾都抠紧了。咽了咽唾沫,陈铎锋强装镇定的说道:“马克,别别开玩笑了,我们快些去目的地吧,别让兄弟们等急了。”“马克”悬在眼眶外的眼珠动了动,竟对着陈铎锋滴溜溜的转了起来,“好啊部长你把我的尸体带过去吧!哇嘎嘎嘎”眼见“马克”只剩骨头和筋血的手就要碰到自己,已经接近心理承受极限的陈铎锋选择了无条件投降,“马克我我错了,你就别吓我了,虽然知道这是你的能力但是太真实了点儿好不?我就是一个普通人类,确实受不了了。”“马克”停住往前伸的手,又摩擦着骨骼笑了笑,“噢,嘎嘎,既然部长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浪费时间了,不过那些机械章鱼部长你真的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么?”见那恐怖的手停住,陈铎锋松了一口,表面上依旧保持惊恐的神色,暗地里却在用各种手段寻找真正的马克。“那个并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的队友们想看看你的能力如何。他们认为,如果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解决不了,也没必要跟着一起去s救人了。”面对陈铎锋的解释,“马克”露出了“和煦”的笑容,“哦哟,都是些牛b人物啊,还没见面就刁难我了。看来,我有必要回份大礼啊。”“马克,你可别”陈铎锋想说的话还没说完,模样凄惨的“马克”就消失了,四周再次陷入了沉寂。五彩斑斓的珊瑚丛,在身边尽情游弋的热带小鱼,还有头顶上蓝黑一片的隔离层,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发生改变。这让陈铎锋不由得怀疑,刚才是不是幻觉?通过记录仪回放了一下之前的影像,陈铎锋发现,自己一直在和空气讲话,“马克”之前悬浮的位置,根本就没出现过任何东西。而真正的马克,在记录中是直接潜进了一处珊瑚丛,失去了他的踪影。“马克,听得见吗?”陈铎锋现在开始着急了,他尝试着用无线电公共频道呼叫了一下马克,希望能得到回应,毕竟,救援行动本身可比试验马克的能力重要多了。“嗒”一只铁手忽然搭到了陈铎锋的肩膀上,带起一串水泡,把本就神经紧绷的陈铎锋吓得跳了起来。揽住陈多锋的肩膀,马克坏笑着问道:“陈部长,听说你找我?”转头看到闪烁着蓝光的面甲,陈铎锋微微出了一口气,心道以后千万不能得罪这家伙了,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反手拍拍马克,陈铎锋开始义正言辞起来,“吓死我了,马克,咱不闹了,快些赶路吧。”松开陈铎锋,马克游到一处海藻丛前站好,不紧不慢的问道:“那倒没问题,只是,现在我们往哪儿走啊?”之前是马克急躁,现在换陈铎锋急了,看了看所剩无几的时间,他游过去抓起马克,快速朝西方游去,“打开螺旋桨推进器跟紧我。”马克撇撇嘴,极不情愿的打开了螺旋桨推进器,然后学着s驾驶员的语气吐槽道:“你是老板。”在往西面游了约两百米后,陈铎锋停了下来,指了指身前的巨大礁石,示意马克把它推开。看着眼前这块足有数十吨重的巨大礁石,马克脸部肌肉抽了抽,“这么重怎么推的开?”陈铎锋却不管这些,一脚踢在马克马克屁股上,将其踢得往前一个趔趄,“叫你推你就推,别给我废话。”“,,推就推。”无奈的将手搭到巨大的礁石上,马克微微倾斜身体,深吸一口气,同时启动螺旋桨推进器,然后猛地往前一推“哎啊!!!”看似坚固的礁石壁下一秒却成了坑人用的翻板,用了极大力气却没有作用到礁石上,刹车不及的马克直接蹿进了礁石里面,只留下一声凄厉的惨嚎。“哼哼,和我斗,臭小子还嫩了点儿。”走到翻板旁边,陈铎锋伸手在礁石壁上面敲了敲,伪装网撤开,一个电子门就这样出现在了陈铎锋面前。验证指纹后,陈铎锋步态从容的走了进去,脸上尽是胜利者的笑容。于是,我们得出了一个最终结论,这是个电梯入口,好像也是个滑梯入口21时45分新加坡水下基地战士们在这个地下?洞穴中已经呆了许久,停在浅水泊位中的四架“飞鱼”两栖战机都已经装上此次作战必须的装备,但是,大人物们还没来,他们还是不能出发。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引弓不发,是会消磨锐气的。“话说,陈部长他们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来?”自顾自的问上一句,点了一根“骆驼”香烟,王曾友一边咳嗽一边享受的抽起来。他能够感受到,队员们现在看向他的目光很复杂,就像当初他看前任队长的目光一样。虽然戴着头盔,但刘方秦还是十分反感的用手在脸前扇了扇,表达出她对烟味的厌恶,“王曾友,你们狮鹫特战队不是有太空同步锁定装置的使用权限吗,怎么不用那个来找找陈部长和关键人物?”将香烟藏到身后,王曾友冲刘方秦露出一口白牙,“亲,你是没看见那一层深色咳咳差点儿说漏嘴了反正在这基地里面,远程通讯设备一点儿用都没有,只能用短程通讯和有线链接通讯。别说找陈部长和关键人物了,就是和你们亚联办事处联系都做不到。”刘方秦吃了一惊,悄悄尝试着和办事处联系了一下,结果还真的没法联系。看着一脸得意的王曾友,刘方秦很是不爽的问道:“怎么会这样?”神秘的一笑,王曾友把脸凑到了刘方秦耳边,“嗯,你想知道?”抬手推开越越近的王曾友,刘方秦将头别了过去,“想是想,但我知道,这是机密。”被刘方秦推开,王曾友并不意外,嘿嘿一笑后,他转身叼起烟往自己小队所乘的“飞鱼”走去,“嘿嘿,不愧是才貌双全的美女蛇,涉及国家机密,虽然你是美女,我也真的不能告诉你了。”尝试与卫星连线也失败,刘方秦眉头皱了起来,“哼,得意什么?这种屏蔽措施又不是你发明的。”吐出一个烟圈,王曾友扔掉了还剩半截的香烟,一脸得意的说道:“嘿嘿,但那是我们新加坡人发明的啊,身为新加坡人我骄傲。”刘方秦翻了翻白眼,鄙夷道:“嘁,自我贴金。”也就在这时,从上层通往此处的电梯门打开了,一个穿着潜水服的男性缓步走了进来。人还没到,那充满磁性的声音就先传过来了,“哟,咱们的刘小美女生气啦?是谁惹你生气的,告诉我,我来收拾他。”看见将头盔潇洒摘下的陈铎锋,刘方秦的眼睛里泛起了不少星星,连语速都快了几分,“铎锋!额陈陈铎锋部长,你终于来了,预定时间快到了,我们能出发了吗?”陈铎锋看了看腕表,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是该让部队出发了。不过为了给马克的特别出场创造时机,他打算再拖延一会儿,便故意问道:“蝰蛇b两队都已经准备好了吗?”刘方秦看了看停在两旁的“飞鱼”1号和2号,在得到驾驶员竖拇指的确定手势后,对陈铎锋点了点头,“蝰蛇b两队都已经准备好了,只等您的命令。”陈铎锋点点头,转头看向一旁的“飞鱼”3号,“曾友,你的狮鹫情况怎么样?”刚从舱门处钻进去的王曾友又探出头来,朝陈铎锋做了一个“”的手势,“一切就绪,随时可以出发。”眼见不能再拖,陈铎锋只好下令,语气中充满了严肃,“那好,你们就”“啊”伴随着一声悠远的惨嚎,一个陆战队员突兀的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这不幸的士兵历经了九九八十一次大转弯,滑行速度从最初的每小时40公里加到了每小时130公里,如果滑道不是全封闭的,估计他已经因为离心力飞出去很多次了。“哗”这陆战队员头在前,高速从投送货物用的螺旋水滑梯处冲出来,一口气冲完了足有200米长的缓冲道,溅起两道飞扬的水幕。装卸完货物,正在缓冲滑道两旁休息的工兵们被溅了一身水,但直到陆战队员冲进水深足有一点五米的停泊道中,工兵们才发现这是一个人,一个个抡起锤子钳子就冲上去了群殴走起!。马克被群殴的同时,陈铎锋又看了一下时间,确定超过预定时间一分钟后,“果断”的向“飞鱼”1、2、3号下达了命令,“飞鱼1、2、3号,没你们什么事儿了,立刻出发。”三位驾驶员似乎心灵相通,异口同声的答道:“收到,长官。”看了看一片混乱的群殴现场,陈部长也感觉有些过不去了,对那些工兵命令道:“清空入水通道,让战机入水。”“是的,长官。”出了一口恶气工兵们收到命令,顺水推舟放过了已经惨不忍睹的陆战队员,飞快的赶到“飞鱼”前方的入水通道,拉起了隔离栅,然后集体离开了。道路疏通,三架“飞鱼”运输轰炸机封闭空用引擎、舱门和进气口后,同时启动尾部的泵喷推进器,往深水区驶去。搭乘三架“飞鱼”的战士们早已经系好安全带,在冲入深水区的一瞬间,所有士兵齐声吼道:“nr!”“飞鱼”很快就消失在了水中,看着缓缓恢复平静的水面,陈铎锋的神色有些悲伤,喃喃道:“壮士们,保重。”也就在陈铎锋感时伤怀之际,一个铁人突然破水而出,淋了陈铎锋一头凉水。还未待陈铎锋回过神来,那铁人已经冲到眼前,抓起陈铎锋就扔进了停泊道的中水区里。“陈铎锋部长,你特么故意的吧!?”呛了几口水后,陈铎锋成功让脚踩到了水底,扒着滑道边缘站了起来,“噗哇咳咳咳马马克准尉,你是要造反啊!?”马克环抱着手臂站在走道的中央,十分不爽地反驳道:“造反不敢,刚才好像是陈部长你自己摔下去的吧?”“你”想起马克的特殊能力,陈铎锋恨得牙痒痒,不过从战斗回放仪的记录来看,确实是自己栽进滑道里面的。这还真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抬手指着马克干瞪了一会儿眼后,陈铎锋还是放弃了,从滑道里面爬出来,他重新戴上了头盔,“马克,你做得好,非常好,咱们算是扯平了。现在你跟我来,我们去见另几个关键人物。”“遵命,长官。”扭了扭装甲轻微变形的肩膀,马克跟在陈铎锋身后往走道的尽头走去。走道足有一百五十米长,以陈铎锋较为缓慢的行走步伐,估计要一会儿才能走完。直到这时,马克才有时间观察四周的环境。这个地下大厅是人造的这不废话么,平均高度差约为40米,可视范围面积约为1100平方米。大厅的顶部使用穹顶布局,支撑方式为拱形支撑和框架梁支撑相结合,因为处在地海下数百米,即使遭受核打击,这个秘密基地也不会被摧毁。瞧了瞧此处并排而建的八个水滑道,马克让计算机预估了一下基地库存的水空战机数量,数量居然在30架左右。从刚才的情况来看,那些出发的人应该是这次行动的队友,而剩下的那艘“飞鱼”战机应该就是给自己留的。令马克不理解的是,为什么不让他们一起行动,反而分成两拨出发。“嗞”电子门打开的声音打断了马克的思考,加快步伐,马克跟着陈铎锋走了进去。到这里,马克的瞳孔狠狠的收缩了一下,因为,陈铎锋刚才在楼层按键上按的,是27楼,而马克他们所在的楼层,是11楼。微微一笑,马克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对陈铎锋说道:“看起来,这个机场,只是这秘密基地的冰山一角呵。”关上电梯门,陈铎锋瞥了马克一眼,冷冷的说了句:“小子,听说过潜龙在渊么?”马克耸耸肩,拿出一颗能量棒糖自顾自的吃起来,“秒懂,新加坡蓄的力,还真大啊。”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