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太大了撑的满满的

埃林殿下最近有点怪。

“你说殿下是不是被人调包了?”

瑞克神秘兮兮地抓着亲弟弟咬耳朵,后者一脸嫌弃地看着他。

“你脑子才是被调包了吧,主子是谁都分不出来”

瑞克不甘心地抗议:

“可是你瞅瞅,这哪儿像殿下,见天儿跟在那个雌性屁股后头转,简直就像是,就像是……”

瑞克突然闭了嘴,因为他终于想起来这样的埃林殿下曾经活生生存在过。

而且存在过很长一段时间。

三年前,将军还活着的时候,每天都能见到这样的殿下。只是因为这三年来殿下的变化太过巨大,以至于他竟然一时半会儿没回想起来。

“就像是啥”

奥尔金疑惑地看着突然哑巴了的哥哥,十分不解地往自己背后看了一眼。

难道是殿下过来了他不好说?

奥尔金回头的时机也凑巧,正好瞅见埃林殿下拐过转角,一脸和气地出现在他面前。

视线往下低两个档,果不其然瞅见了那个身材娇小的雌性。这么小的个子,没准儿只有十三四岁。

或者……十一二

他对雌性的身高没概念。

软软糯糯的一个白团子,皱着精致的眉,试图用大人一般的语气抱怨,可是配上这么一副小孩儿模样,叫人如何也认真不起来,偏他身边立着的,高出大半截身子的埃林殿下耐心听着,更耐心地解释着,不带半点敷衍。

奥尔金终于也明白了哥哥所说的“被调包”的意思。

反差的确太大了,按照殿下以往的脾气,直接让人将这小雌性撵走才是最正常的做法。

“我说了不用带人,你还真怕我跑了不成,你以为就你手底下这些人看得住我”

“不是看着你,是给你安排两个随时差遣的,曲十六不能再跟着你,别的虽然比不上他,好歹也比你事事亲力亲为强。”

蒋琦对尚卿万般迁就,偏偏在这事儿上态度坚决,说什么都要往尚卿身边安插俩人。他不是担心尚卿溜走,而是怕这人脑子不清楚,又像上辈子那样着了别人的道。

借尸还魂这种事,他不觉得自己还能好运地遇上第二次。

距离太远,两人说话的声音又压得极低,奥尔金和瑞克自然听不见,只直觉同自己有关。两人顺势单膝触底向埃林殿下行礼,恭敬地等待着指令。

人走近了,那清冷的声音也如约而至。

“奥尔金,瑞克。”

蒋琦将尚卿推到两人面前,以上位者的口吻不容拒绝地命令到,

“从今以后,尚卿就是你们的新主,你们直接听从他的差遣,对他的安全全权负责。”

冷静如奥尔金都被蒋琦这突来的指令给弄懵了,他们兄弟两个虽然只是普通的侍卫官,可背后的家族在帝星也是排的上号的,更因为依附曲家的关系叫人轻易不敢招惹。他俩精神力等级都是a,将来发展空间不可限量,埃林殿下怎么会随随便便把他们俩分配到一个来历不明的小雌性身边

难道是保密任务?

常年混迹在帝星贵族圈的兄弟两个瞬间被各种阴谋论缠绕住了,不过心里再怎么疑惑,埃林殿下的命令他们还是无条件服从的,这是弱者对强者天生的敬意。

“是。”

尚卿知道侍卫队的规矩,蒋琦下了令,基本就没有收回来的可能,从前以曲政的身份还能跟他闹一闹,换了现在这个身份去忤逆帝国继承人,哪怕最后蒋琦会选择妥协,传出去对他名声也不好听。

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尚卿绝不会做对蒋琦不利的事情,这家伙分明是吃准了这点。

蒋琦看着尚卿耷拉下去的肩膀,果然露出奸计得逞的笑。

他从来都知道如何让好友妥协,好友这个老好人性格虽然有时让人很头疼,可却也能给他提供不少机会。

卑鄙么?

蒋琦伸手揉了揉尚卿柔软的短发,毫无悬念地被那只软绵绵的手无情拍开。

卑鄙就卑鄙罢,反正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能得到好友,让他做什么人都行。

他从来不挑。

“爪子痒了要我给你剁剁”

好友仰起那张白团子似的脸意图耍狠,秀气的鼻头微耸,红艳艳的嘴唇刻意抿成一个难为人的弧度,露出尖尖的虎牙,端的……挠人。

好想把人藏到口袋里去。

尚卿盯着蒋琦那明显走神的模样,气愤异常,转身就要回房间呆着眼不见心不烦,奥尔金两兄弟自然是要跟着的,他们还有半天的时间就要抵达帝星,着陆之前怎么着都得跟新上级好好适应适应。

高大的侍卫跟在娇小的雌性背后走,怎么看怎么像图谋不轨的。蒋琦皱着眉头,再次认真考虑要不要换两个雌性跟在尚卿身边。

雌性……还是算了吧。

已经有了一个李圣月,他不想再给自己培养出第二个第三个情敌。

蒋琦死死盯着远去的兄弟两个,恨不得自己上去把人换下来,事实上如果不是不想把尚卿逼太紧,他还真打算把人别裤腰带上一天二十四小时随时监控。

可惜时机不成熟,现在这样做,尚卿估计会弄死他。

蒋琦嫉妒地盯着奥尔金的脚,好似要看出一条缝出来绊他一跤,估计是看久了眼睛花了,前面还真出现了一条缝。

缝还很宽,里头竟然插着一柄铁剑,瑞克躲避不及,直接摔向了侧后方。

“谁!”

奥尔金站稳后立刻翻身防备,却不想罪魁祸首大摇大摆地走到了他面前,半点遮掩的意思也无。

竟是曲十六。

“队长!”

认清来人之后瑞克也顾不得戒备了,爬起来就要认错。曲十六虽然是三年前才调过来担任侍卫队队长的,资历比他们还浅,可能力却是有目共睹,别看精神力等级不高,就人家一个分分钟秒杀他们一帮。

不愧是那位手底下带出来的。

两人并不急着问明原因,在他们心中,高人就该有高人自己的考量。他们规规矩矩立正等待队长指示,却不想一直以来以硬汉形象扎根在他们心目中的曲十六,竟然露出了小媳妇一样委屈的眼神。

瞪了他们一眼。

“我要跟他们换!”

这一嗓子嚎出来后尚卿和蒋琦条件反射地捂了脸——果然,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

“反正都要调人过去,为啥不调我,我能力比他们强,战斗经验比他们足,而且……”

曲十六看了看对面的蒋琦,又瞅了瞅自己身后的老大,犹豫一番,最后一咬牙一跺脚——

“我长得没他们好看,殿下你完全不用担心……”

话还没说完曲十六的肚子上就挨了一拳,虽然力道不如从前,可位置选得极刁钻,打在腹部最柔软之处,疼得他瞬间弓起了脊背。

“队长!”

奥尔金和瑞克看见这一幕后整个人都懵了,他们搞不懂曲十六为啥会跑出来抢他们这趟差事,他们更不懂,为啥在他们眼里无法超越的丰碑式人物,竟然会轻易就被一个软绵绵的雌性揍。

揍完还要被严厉训斥。

“住嘴,退下!”

尚卿揍完人之后抱臂而立,就站在曲十六的有效攻击范围内,半点不担心对方会反击。这是战斗之中的大忌,瑞克轻蔑地撇撇嘴等着下一刻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雌性被教训,可等了许久,等到的却是曲十六当真乖乖退到一旁。

这……真的是他们队长

那个连埃林殿下的指令都敢违抗的队长,怎么会对这么个小小的雌性言听计从

短短的几分钟,兄弟两个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太多的疑团没法解开,而且他们有预感,今后会接触到越来越多的秘密。

奥尔金比哥哥瑞克想得还更深一些,他看了看立在一旁好似纯然无害的尚卿,对这人的来历有了极大的兴趣。

既然要跟在他身边,尚卿也不会忌讳这些兴趣。

“不让你过来就是担心你目标太大,我现在就是我,不是别的什么人,你要是跟了过来,不摆明了给我立靶子么!”

曲十六乖乖立在一旁听训,抛却这其中隐含的巨大信息,这么一个小小个的雌性能把铁塔似的侍卫队长训得服服帖帖的也颇为赏心悦目,可是蒋琦没心情欣赏,因为他又开始毫无道理地吃飞醋。

恋爱期间的人,总是不可理喻。

“多说无益,快到帝星了,你先回房间收拾收拾吧,晚上我们在塞林宫用餐。”

尚卿不可能再回曲家,所以塞林宫便成了他唯一的落脚之处。蒋琦明知不可能将尚卿一直留在身边,可在有限的时间内,他还是想让他离自己近些,也想让他过得再舒适些。

“正好,我先去睡一觉养养精神,到了帝星还有得忙。”

蒋琦一开始没想起来尚卿所指,不过,却又想起了他之前的承诺。

等虫族之事告一段落,尚卿会给他量身打造一架只属于他的机甲。

这是目前为止,尚卿留在帝星的唯一原因。

十六阶机甲耗时极长,可再长,也有造好的一天。

他终究不会在这地方呆一辈子。

**

舰队抵达帝星时已是夜晚,前来迎接的人却还是不少,舱门打开的那一刻,无数的目光都汇聚在了那金属门框之中。

关容天一时间有些慌乱,他再次检查了一遍自己的头发有没有被夜风吹乱,他的衣着是否得体,他的笑容是否恰到好处。

明明出门之前已经确认过无数次,他还是会担心。

担心自己在他面前展现出来的形象不够好。

打从进入塞林宫后他就没跟王子殿下分开过这么长时间,那样一个破旧的星球到底有什么值得殿下留恋,难道繁华的帝星还不够他享受么?

一想起这几个月的担惊受怕,关容天便毫无道理地怨恨起了自己的母星。或者说,自从进入帝星之后,他没有哪一天不痛恨自己出生的那颗下级星。

为什么生他养他的星球,会是一颗下级星!

如果他出生在临近的光明星球,他在帝星也不会过得如此艰难!

三年来的心酸绝不会白受,关容天将所有的希望和不甘都投向在了那狭小的舱门——他不会怕了,王子殿下回来了,他再不会惧怕那些瞧不起他的帝星贵族。

万众瞩目之中,那如天神般美好的人缓缓走了出来,金贵的足一踏上阶梯,迎接团体便爆发出了剧烈的喝彩。

这是是帝国最强大的机甲战士,是帝国未来的继承人,是他们的王!

高台之上,那俊美如天神的王子殿下,在众人崇拜的目光中,仅仅走下三*级台阶便出乎意料地转了身,面向大开的舱门。

关容天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一时间,周围的呐喊他已听不见,整个世界都只剩下那个狭窄的舱门。

里头载着魔鬼。

金属船身在灯光映照下泛着冷硬的光辉,没有丝毫温度,冰冷的门框之中,缓缓走出来一个衣着干净整洁的少年。

即便是高大的王子走下了三*级台阶,仍旧比他高出一些。只是这高度差极小,小小少年一时半会儿感觉不出来,他只知道重生后一直以来需要他仰着脖子看的人,终于不那么碍眼了。

所以尚卿难得地给了蒋琦一个好脸色。

只是这一点点甜头,便叫蒋琦如沐春风。哪怕是伸过去的胳膊被人一巴掌拍开也丝毫不影响。

天神转身的那一刻,关容天听见了末日来临的声音。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