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弟放松为师进不了H

他这

同一时间,薛浩然也是跟上司打好了年假报告。得到批准后,他就迅速的收拾东西,包袱款款的就准备回家去找他的亲亲老婆了。

其实秦天不知道的是,他自己就是一个小炮灰,就是上面两个派系之间争斗的牺牲品。

刁民解决后,指使二癞子这么做的身后之人也被抓到了。牵连到了许多当地的官员,比如当地的县长,也就是韩芳丈夫的爸爸,还有他们c市的二把手秦天。为的就是把跟韩菲家亲近的市长杨帆拉下马!这样他就可以升职做一把手在这是作威作福了。秦天也没有想到,他只是让县长朱刚找人给跟市长亲近的那个所建造的农家乐的人家找点麻烦,然后他在找个机会栽赃市长利用公职谋钱财。谁知他的计划还没有开始就胎死腹中了,这样,他在牢中恨死了那个朱刚和二癞子。

这让纪宁晋咬碎了一口大白牙,明明他来这里是想跟韩菲没事比比武,顺便见见他口中所说的伙伴,谁知他来这里那么多天了,伙伴也没见到,武也没有比成,还得帮这个变态死女人收拾烂摊子,怎一个憋屈了得?偏偏他要是反抗的话,变态死女人的一张毒嘴就能把他说的无地自容,恨不得以死谢罪才好。

“等等,还有我差点忘了,你们扔的垃圾你们给我弄干净了,还有,如果你们不想你们以后的儿子、孙子跟你们一样因为自大惹到我的话,最好就把你们所有的恶习给通通改掉,不然到时候你们的儿子孙子,因为学习你们的陋习惹到我,到时候他们缺胳膊少腿或者是被我送进了监狱,可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们,要知道我现在就是钱多的没处花,我只要随便散点出去,你们一家都没有好日子过,我想我这么说你们应该明白以后怎么做,如果你们认为向法院告就能告倒我的话,我非常的欢迎。”说完韩菲跟着家人对着老村长表示了一番感谢后,头也不回地进了屋里,外面的一切都交给了纪宁晋管理。

所以,他们一个个的只好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下山。在走的时候,菲突然开口,让那些刁民以为她又反悔放过他们了,谁知道听到的话语,直接让他们整个人都害怕的颤抖了起来。

他们也不想想不是他们心中起了邪念,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下场?

众人要是知道韩菲怎么想,肯定会在心里大骂“得了便宜还卖乖”,虽然他们来找麻烦不是第一次了,可是每一次都没有讨到好,尤其是这次,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挂了彩,好处没讨到,还要自己掏钱去医院看病,比他们还要可悲的吗?

韩菲也不想在多废话了,她肚子已经饿了,既然该给的教训已经给过了,她也就放过他们好了,如果不是肚子里有三个小娃娃,她是绝对不会就这样简单地放过这些刁民。

因为那天下山之前,韩菲的一番话彻底打翻了他们心里的观念。

经此打击后,韩家村在没有人敢找韩菲家的麻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与韩菲家交好的人家越来越富有,日子也过的越来越好。心里即使嫉妒,也不敢再有什么小动作了。

其他刁民看着带头的二癞子都开始自打嘴巴道歉了,形势比人低,他们也是非常有自知知名的道歉认错,并且保证他们以后再也不会踏入灵洞山一步了。

作为墙头草的二癞子,即使被打的看不出原形,却还是非常狗腿的道“承受得起承受得起,是我们不对,是我们错了,该罚,都是我这张嘴惹的祸,我打!叫你乱说话,叫你得罪贵人。”

韩菲虽然笑着,但是眼睛里的冷意却让那些人从心里面生出不敢反驳的心思。

一个时辰过后,韩菲看着全都倒地哀嚎的刁民,轻笑一声开口道“哎呀,各位大叔大婶们,你们这是干啥呢?干啥给我行这么个大礼呢!我承受不起,承受不起呀!”

接下来惨叫声不绝于耳,而造成这一场面的罪魁祸首却是非常淡定的吃着零嘴。

纪宁晋虽不满意和这些刁民动手,但聊胜于无。更何况这些刁民他也不爽很久了,既然那个变态死女人都发话了,那他就勉为其难的动手好了,权当松松筋骨。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心中的猜想变成了事实。

二癞子第一次有些后悔接了这个活,这个美的不似真人的女人,真的是不好惹!而且他虽然混蛋,喜欢听手下说的奉承话,但不代表他听不出来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是假话。而眼前这个叫韩菲的女人眼里透露出的信息他可以清楚的知道,这个女人说的话全部都是真的,她真的会说到做到。

众人听着韩菲无情的话语,仿佛身坠冰川之中,具是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看着那浑身泛着冷酷气息的人,那些找茬的刁民才有些害怕。

“为了让你们这些刁民彻底的清醒清醒,我决定速战速决,纪宁晋作为我家的护卫,却让这些刁民乱丢垃圾在我家的院子里,你失职了!所以那些刁民你负责搞定,给他们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打死了我负责找人埋!打残了我负责出医药费!”韩菲冷冷的说道。

唉,家里有这样的老人真是让他们这些小辈们心里鸭梨山大呀。

而韩智、陆游等人则是黑线挂满额头,心里忍不住腹诽道:有你们在才麻烦,要是等会真打起来,他们才不相信他们的爷爷奶奶们不会掺和,到时候还不是给他们增加麻烦?!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