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木马的木棒上

他们简单收拾一二,只拿了必须的护照证件,便直接启动私家飞机。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  首发

简荨对坐私家飞机向来排斥,但是这一次也顾不上了,只是随着他直奔悉尼机场的私家飞机停机坪,迫不及待地登上飞机,恨不得下一秒就能落地香港。

她没有心思享受机舱内的美伦美奂,也没有心思欣赏她最爱的窗外五万里高空的云端景致,她脑海里满满都是那个人曾经说过的话,确切说,是暗示过的话。

......认识其他男人,已经不是你简荨可以做的事......

......既然我说你是我的妻子,那你就是我的妻子,我没有同你开半分玩笑......

......正是因为法律,我才敢同你这样讲。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如果你敢让其他男人靠近你一步,事情不会再简单......

当时她听到这些时,感觉到诧异,更感觉到不安,可是总也琢磨不出其中的含义。

现在,她才恍然醒悟,原来这些话语都是赤.裸.裸的暗示。

这时谨言拨通律师的电话,他看了她一眼,捏了捏她的手心,便去机舱的卧房里讲电话。

她清楚他不想给她压力,所以就在沙发上静静地等他。

过了一会,他从房间出来。

“怎样?”她急切地问。

“不用担心,有我在。我可以搞定。”他坐在她身边,将她揽进怀,在她额上落下一吻。

“好,我不会担心,”她点了点头,紧紧倚在他的怀中。

有他在,她总能感觉安心。

然而,她更加感觉到一个无形的压迫。

她需要一个解释,那个将她婚姻状态改成“已婚”的某个人的解释。

两个人相拥着,他轻轻拍着她的背,下巴抵在她的头顶。

......你们很快就会回到香港,而且是迫不及待......

呵呵,如他所说,这个沉重一击,果然给了他们一个迫不及待。

谨言的脸色已然阴沉到极点。

————————————————————————————

到了香港,车子已经在等候。

在车后座,他握住她的手:“我先送你去我住屋那边休息。”

“你是不是要去找他?”简荨反握住他的手急急问。

他没有答,只是说:“先回我们的住屋,好好休息,其他的我会搞定。要不要见你妈咪?想见的话先送你去你妈咪那里,但是必须去我那里住。晚上我去接你。”

她没有听进去,攥住他的手坚决地说:“我同你一起找他摊牌。既然决定嫁给你,我希望在所有的问题上,我都能与你一同面对。而且,有一些话,我同他说更好。”

他蹙了蹙眉,没有立即答应。

看出他的顾忌与犹豫,她认真地劝:“答应我,好不好?带我一同去。有些话,我也要同他彻底说清楚。而且我们一同去,可以让他看到我们的决心。”

他深呼吸一口起,终于点了点头,“好,我们一同去。”

她微微笑了笑,又轻松地说:“不过能不能先去我妈咪那里,她什么都不知道,已经在等我们一起吃晚餐,就当是拜见我妈咪,告诉她我们要结婚的事情。吃过饭后我们再去。”

顿了顿,又补充道:“即便要同他摊牌,我们也不可以饿肚子啊。”

他笑了,将她揽进怀,答允道:“好,先去你妈咪那里。”

————————————————————————————

看到他们突然回香港,陆明月心情不错,让佣人将热茶端给他们,又让他们喝刚炖出的汤品



“怎么回来的这么匆忙?一个小时前才临时通知我。如果早些告诉我,我好安排车子去接你们。”她开心着说。

谨言礼貌地答:“谢谢伯母,我司机有来接我们。”

陆明月笑着点点头。

又伸手摸了摸简荨的脸:“怎么瘦了这么多?没有吃好?还是太辛苦?”边说边用略微责怪的眼神看向谨言。

听出她语声中的不满,简荨放下汤盅,为他辩解:“没有,他把我照顾的很好,他的厨艺很好。”

“不过你们的脸色都不太好,还这么突然回香港,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陆明月担心,追问道。

简荨摇摇头,轻松地说:“连赶十几个钟头的飞机,当然会很累。”

陆明月又看向谨言,笑问:“这次在纽约看了你妈咪,她怎样?”

他答:“妈咪很好。她让我问候你。”

这时简荨拍拍他手背:“你陪妈咪聊聊天,我去厨房看看。”

从小到大几乎与厨房绝缘,即便在慕尼黑一个人居住时,也只是用外卖打发,陆明月感觉奇怪,在她身后喊:“你去厨房干吗?佣人正在做饭。”

与谨言聊了一会,陆明月跟着走去厨房,刚到门前,就听到:

“lisa,这道菜不要多放盐,他不喜欢吃太咸。”

“lisa,麻烦你把这个煮一下,他最中意吃这个。”

“这个洗干净一些,他有洁癖,有一点沙子他就不肯再吃。”

“等等,这个不要放辣,他不太能吃辣。”

“这个做成沙拉,他从小在美国,比较习惯生吃这道菜。不用炒熟。”

“还有这个......”

......

言里辞间都是细致而认真的嘱咐。

陆明月又仔细看了一会,蹙了蹙眉,终于叹了声气,回到沙发。

思忖一会,她对谨言缓缓开口,“,我不会怀疑你对jennie的真心。但是她曾经受过一次伤害,我不希望她被伤害第二次,尤其是被你。”

瑾言放下手中的茶,认真地说:“伯母,我既然能等她这么多年,我只会珍惜她。”

“那你堂哥那里,你打算怎样解决?”她开门见山地问。

瑾言微不可察地一怔,随即垂眼笑笑,“我会有办法解决。”

这时简荨从厨房回到沙发,打断道:“妈咪,他刚飞完纽约的航班,就直接从澳洲来香港。他很累的。”

又坐在他身边,轻声问:“累不累?”

他笑,捏了捏她的脸颊,轻声答:“不累,不过,很饿。”

“很饿?”简荨不顾他的阻拦,赶忙从沙发起身,“我去催一催lisa。”

望着她的背影,陆明月神色无奈,微微叹了声气。

晚餐时,简荨不停歇地给他夹菜,细细地剔除鱼刺,又吹了吹凉才放到他碗中。

“来,吃点这个,这个是lisa的拿手菜。”

“等等,还有一根鱼刺。”

“好吃吗?会不会还是有点咸?我让lisa少放盐了。”

......

陆明月手中端着碗筷一口口吃着,眼睛望向这一对年轻人的互动,目光若有所思。

饭后,没来得及吃餐后甜点,便匆匆告别,只说同朋友有约。

“不要怕,”路上,谨言紧握她的手。

“我不怕。”简荨给他一个安定的微笑,回握他的手,相互传递信心。

——————————————————————————

半山的汤宅,三楼某个房间里,一双半敛深邃的眸紧紧追随着一辆驶进庭院的车。

谨言直接将车开进花园,在门前停下,管家过来开门,“很久不见二少爷,你终于回来了。”

他将车交给司机,不多说,直接问:“他呢?”

管家答:“大少爷从公司回家,就一直在书房。”

去书房的一路,佣人们恭敬地喊“二少爷,”同时对被他紧紧牵着的一个女孩投去诧异的目光,却也不八卦地窃窃私语,继续淡定地各司其职。

到书房前,先敲了敲门,没有人应答,索性自行打开书房门,一眼看见在窗前静立的身影。

雅梵淡淡地说:“你们比我想像的要过来得早。果真如我所料的迫不及待。怎么?不去注册结婚了?也许我可以送给你们一份结婚贺礼。”

语声不加掩饰的嘲讽。

他们相互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进门后,谨言将门关上,先将简荨摁坐到沙发上,手放在她的肩头上轻轻捏了捏,示意她安心。

简荨抬手盖住他的手背,向他点点头。

透过玻璃窗,这番细微的互动落入他的眼帘。

雅梵的眉头愈加深蹙。

不过比起在纽约时,在那间给他带来噩梦的酒店房间内,在浴室门前看到和听到的,这个已经不算什么。

谨言来到桌前,在坐椅上落座,淡声:“我已经让律师拟了一份离婚呈请书,明天会送到你这里。”

雅梵转过身,同样在桌子的另一个边坐下,食指敲着桌面,笑意讽刺:“我名正言顺的太太,不但在澳洲同其他男人夜夜偷情,回到香港后不回到该回的家,反而和情夫手牵手来见自己的丈夫,然后让情夫向我转递离婚呈请。”

雅梵拍掌,“呵呵,简荨,你果然给了我一个惊喜。”

“汤雅梵,你不要太过分!”简荨忍不住从沙发起身,走到桌前,双臂撑在桌面上,俯过身怒:“话不要说得这样难听!他是我的未婚夫,我未来的丈夫,名正言顺的是他。相反,你是真正的卑鄙!”

“卑鄙不卑鄙,你都是我法律上的太太。”雅梵对上她含怒的目光。

“你......”

简荨还未有将话说出口,便被谨言打断。

谨言摁住她的手背,用微笑示意她冷静。

随即望向对面,语声认真而淡定:“雅梵,既然当初选择放弃,现在又何必同我相争。”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