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玲和她的公第二部

番外

妖族的逆袭。

“陛下说过了,他最近在人界玩的很开心,不许任何打扰,你们想去可以,但暴露妖身的通通都要滚回洪荒去,明白了吗?”黑蛇妹子一声咆哮,无数腥气从她的血盆大口里涌出,熏的无数花草鸟兽退避。

“明白!”

……

“最近副本都打完了,装备最高,战场封顶,公会的老友大多结婚生子去了,新的资料片又没开,好无聊……”姬夷召抱着怀里的大白抱枕,觉得自己无聊的要发霉了。

阿丹在一边算帐,分心安慰道:“没事的,听说ed又要出新游戏了,我到时一定去排队给你买。”

“打久了感觉游戏千篇一律……”姬夷召抱怨着,然后转头:“亲爱的阿丹,我们今天出去玩吧!”

“好啊。”阿丹放下计算器,抬头微笑,“去哪?”

“去好玩的地方,”姬夷召调开电脑,百度地图一甩,然后一口气把全国的景点画了个一笔画,才放下鼠标,“先玩这一百个地方吧。”

“太多了,晚上还要接召丹回家吃饭呢。”阿丹看了一眼,又低头继续算账。

“你真把他当小学生了?”夷召从椅子上站起身,然后去阿丹耳朵上吹了一口气。

“不认真,你为什么要他必须考第一?”阿丹用耳朵在夷召唇上蹭了蹭,然后转头亲了他一下,继续算账。

“谁叫那小子宁愿天天上小学,也不回去。”夷召被亲了一下,然后觉得心里痒痒的,于是准备来一发,伸手拖亲爱的上床。

“别,算完这点我要出摊了。”豢丹按住恋人盘上来的手臂,终于结算完卖菜的收入。

“搞毛啊!”夷召大怒,“白天卖菜就算了,晚上还出去贴膜,还给不给我关怀给不给我性福生活了?我还没有钱重要吗?”

“可是召蛋的上学费用很高啊……”豢丹熟练地把夷召扑到床上亲几口,安抚对方的怒气,“生活费还有兴趣班都不少,只要他不惹事,我们就宠他一点了。”

“在你心里他是不是比我重要了?”夷召微微眯眼,温柔的地问。

“没有人会比你重要。”豢丹温柔地看着他,清澈的眼眸带着一丝缱绻,“夷召,我爱你。”

夷召满意的都想翘尾巴了,不想离开阿丹,于是那么就……一起出门嘛,我还没摆过地摊呢。

无论大小城市,无证商贩都是和老鼠一样无法消失的生物,自从开始贴膜后,阿丹的重心已经从卖菜转到这里了。

“蔬菜都不挣钱,虽然都是我从洪荒带来的,但那边产量很低,鱼和动物拿到这里都是保护动物,有几个野生动物组织已经盯上我了。”阿丹轻轻叹息,倒是有几个专门做野味的来他这里想高价卖,但豢丹左思右想还是算了,听说情节严重会上通缉名单的。

“找你贴膜的很多嘛。”夷召在路边坐着小凳,看着阿丹被很快被一群少女围绕。

阿丹的摊上不止是贴膜,还有小的手机配件和他自己做的手机饰品,都是一些木质的小动物,但原木雕刻的很有灵气,卖的也不贵,很讨人喜欢。坐在那里的空闲他还自己编手机链,简直多才多艺。

最重要的是,我的阿丹特别帅,看看那深刻的眉眼,看看那性感的嘴唇,还有那居家暖男的气质,真是越看越喜欢。

“帅哥,那边是你的女朋友吗?”选配件的女生问。

“对。”豢丹大方点头,“喜欢随便看。”

对方非常遗憾,随便看看就走了。

于是那天阿丹的收入折了一半还多。

而夷召喜欢上这种存在感,天天去陪。

造成的后果是……

一周之后,某高档别墅小区,一名萌萌的正太怒怒地在桌上啃着西瓜。

“不就是零花钱不够吗?”孔雀轻蔑地道,“做为一名大妖,你这点事情都解决不了吗?”

“他们又不准我用妖法。”姬召蛋——啊不,是姬召丹将西瓜皮甩开,然后突然一怔,微笑地坐到孔雀身边,“您告诉我,该怎么办我才可以存够买ps4的钱?”

孔雀也露出和孙子如出一辙的微笑:“保、护、费!”

正太猛然拍手:“果然妙计!”

门外,正掏钥匙开门的姬惠动作默默一停。

门里大小两只鸟同时打了个寒颤。

-------------------------------------------------------------------------

这件事情的结果是小孔雀被家长领回去重点教育,而孔雀……睡了一个月的客厅。

教训惨烈,教训惨烈。

“爷爷,怎么办啊。”小白孔雀伸爪子挠着旁边的大孔雀,想啄下一根羽毛,自己的毛太素了,没颜色不好看,哪像父亲和爷爷这么漂亮,羡慕嫉妒恨,啄啄啄。

“我也很穷啊,为了帮你,我的卡都被阿惠冻了,以前他从来不对我这么绝情的……”孔雀看着淘宝里满满的购物车,再看看自己余额上大大的圆圈,觉得简直没法过了。

“耶耶,你认字了?都可以网购了?”姬召丹忍不住瞪圆了眼睛,孔雀眼睛本来就大,他一瞪简直吓人了。

“不认识,我才不学人类的字呢!”孔雀高傲地说,然后又得意地道,“这都是阿惠给我找出来,然后按我意见选的。”

“哼,真没出息,”姬召丹连鄙视都懒得了,“我居然会找你商量,算了,我还是继续自己赚吧。”

“你怎么赚?”孔雀吓的立刻从地毯上站起来,“可不要是收保护费啊,阿惠说你惹真的这么做了,他说和我离婚。”

“我哪敢。”姬召丹悻悻道,“父亲说若我真敢这么做,就抽我,爹爹还在一边幸灾乐祸地拿了他的凤凰鞭出来。”

“那你怎么赚?”孔雀好奇地问。

“帮写作业,一元一页,十页以上八元。”姬召丹从包里拿出一把零钱,“这个月一共四百二十九块,比我父亲给的零花还多,这样看来赚钱也不是很难啊,半年我就可以买个ps4了。”

“主机买了,软件也是要钱的。”放下手中的一份文件,姬惠淡淡道。

“阿惠你终于理我了……”孔雀感动地在地毯上一滚,就圆润到了阿惠的脚下,伸爪子摸……

爪子被拖鞋踩住,不用言语,姬惠只是淡淡看他一眼。

孔雀悲伤地滚回召蛋身边,团成一团默默流泪。

“唉!”召蛋老气横秋地叹气,“我们这种二等公民的地位什么时候才能改变呢?”

“等你们,不用法术也可以赚钱的时候。”姬惠抬头看了两只鸟一眼,然后又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两只孔雀对视了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熊熊的决心之火。

第二天。

豢丹一晚上都忍不住嘴角的笑意,在摊子旁边频频看向一只葵花头白鹦鹉。

这是召蛋从他的一位鹦鹉同类那借来的羽衣。

“一元一摸。”

“卖萌五元。”

“喂食一次三元。”

“唱歌五十。”

“点歌一百。”

“聊天三元一句。”

白鹦鹉用他那萌萌哒的声线勾引着过往行人的心。

姬夷召则用一种鄙视的眼光在男人和儿子之间循环,极想装出我不认识这两货的表情。

“好聪明的鹦鹉。”有少女称赞。

鹦鹉点头表示那是当然的。

“美女,鹦鹉你卖吗?”有人问夷召。

“走开,走开,我是他儿子,不会卖的!”鹦鹉大怒,上前啄人。

“好聪明,我摸摸。”有少女把持不住了,直接拿了五块钱。

“钱给我,不要给他!”鹦鹉把钱叼过来,然后主动把头伸了出去,“记得啊,五下。”

“我还要他唱歌……”少女眼睛简直要冒星星了。

夷召默默地捂住脸,要豢丹看住儿子,然后逃回家去了,路上将一个想调戏他的男人揍了五分钟来缓和自己破碎的三观。

……

姬召丹洋洋得意地秀自己的钱包:“我一晚上赚了一千块。”

可比写作业赚的多了,来一个星期别说ps4了,和白小花去泰国旅游的钱也可以有啦!

孔雀在阿惠脚下闷闷不乐,现在就自己一个人还在吃软饭了……连几岁的孙子都比自己能干……

不开心……

姬惠看着网上已经有了上千万点击的新闻视频,给阿丹发了条短信,要他晚上遇到来偷鸟的贼时,不要让夷召吃人。

阿丹很快回复收到了,一定。

于是在那天晚上,阿丹他们住的那栋三楼小家里,一共掉下七个断手断脚的伤员。

姬召丹收到禁止变鸟买萌的通知。

简直让鸟痛不欲生。

孔雀一连好多天食欲不振,性欲也不振,看到什么都没兴趣,让姬惠都有点担心了。

无聊之时,孔雀就拿着老婆给他新买的手机刷微信。

我就是现充:儿子,你父亲现在对我很冷淡,我觉得这里人太多了,都不能自由的亲阿惠了,能不能烧点地方?

凤是公的:父亲你脑子没事吧?

我就是现充:对了,儿子,你父亲公司里有好多人在追求他,怎么办啊?

凤是公的:你当年是怎么对付那些蜜蜂蝴蝶的,现在一群凡人,怎么还束手束脚的。

我就是现充:我答应过阿惠不要太过分的,你父亲我还不知道吗?没有足够的理由,真吃掉几个人,他一定和我离婚。

凤是公的:你也别疑神疑鬼了,想想看,当年殷流云那种暖男和姒喟那种霸道男都没把他抢走,你不要太担心了。

我就是现充:我当然没有担心,我只是想当你父亲的小秘,和他一起工作……

凤是公的:……

我就是现充:想法很好对不对?

凤是公的:对你妹啊!

……

“这就是你不开心的原由?”姬惠抽手走机,认真收听了一圈记录,问。

孔雀委屈的点头。

当个小秘而已,想要直说便是,倒叫我担心了几天……真是愚蠢。

“明天和我一起去。”姬惠拎着孔雀进房间,看到对方兴奋的眸光,冷淡地补充的了一句,“如果你今晚表现的好的话。”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