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别摸啊摁摁

花靡靡这一世还真一生未嫁,在陆家做了一辈子的待嫁闺女。

她身为活了几世的老“仙女”,而那么几道异样的目光也就丝毫不在意了。

但是,却把深怕宝贝闺女嫁不出去的陆父陆母给愁得白头发都多了几根。

尤其闺女控的作用下,既愁嫁又舍不得,看谁都不顺眼……花靡靡就这么被剩下了,过着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小日子。

当然,陆家人都是尊重她那不愿结婚的想法。

张惠美这只海归也不负众望地带回了一只外国产的女婿,而包果果更是幸运地从那量产的相亲中,找了那个对的人迈进婚姻的坟墓……口误,是殿堂。

终得善终。

最后,花靡靡欣慰地合上了双眼。

但这一世于她而言却太过漫长了,一一送别了在意的人,几世来第一次让她感到让有点撑不下去。

一个人,终究太过形单影只;虽然,踏遍了千山万水,看尽世间繁华,也只是让她从日常琐碎中脱身出来。

就好像问为什么你还是一个人,为什么不找个伴?

而且,有时看着身边人的幸福,同时心里也不免为原主感到惋惜,自己为她重活一世,却永远不可能替代她。

她毕竟,不是陆瑶。

其实,陆家人不是没有察觉到的,却在相处中认可了自己。

不过是,以真心换真心。

大家都默契地不去打破这层隔膜,而是把自己当成另一个女儿(妹妹)来看待。

想起陆母离去时的那双明亮的眼睛,花靡靡心里就控制不住涌出一股难受。

“小奕,可记得妈交代你的事,做不到打断你的腿!”

声音已经苍老到无力,态度却是一如既往,眼眸里带着深深的不舍之泪光。

她眼前的这个平日里稳重成熟的男人,此时却哭得像一个孩子,她的儿子,他们的骄傲啊。

“别哭,妈只是找你爸了。你出去叫小宝贝进来,让我和宝贝儿待一会儿。”

“嗯…”陆奕哽咽地应了一声。

一会儿,花靡靡走了进来,双眼红肿着,嘶哑地喊道:“妈咪......”

“宝贝儿,不哭哦…眼睛红得像兔子一样,来妈咪这里,让妈咪再好好地看看我们家宝贝儿......”满是皱纹的手已经有些冰冷,此刻仿佛花尽全身力气紧紧握住花靡靡的手似的。

“妈,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她不过是占了陆瑶躯壳的一缕孤魂而已......

陆母温柔地笑了笑,“傻女儿…你…是妈咪的宝贝,不对你好……对谁好?”

“你们不是已经......”

“嘘……”嘴巴被冰冷的手温柔地轻捂着……

花靡靡怔住了。

良久,才听陆母温和地说道:“我知道你不是她,只是来帮她…不过,妈咪现在也要去和她、还有你们爸爸团聚了......妈咪知道你不是常人,可仍是我们的女儿......”

“……”花靡靡眼框湿润,模糊地看着陆母亲和依旧的脸庞。

咬牙开口:“妈咪…我是靡靡,花靡靡……”

陆母笑了,嘴型似乎在喊着“靡靡”,花靡靡僵硬地看着她缓缓地合上了双眼。

这一刻,初到异世的无能为力再次袭上心间,而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命运仿佛早已设好了它的运行轨道。

人世间,最苦的莫过于生离与死别。

无声息的眼泪也止不住地沿着脸颊滑落,滴到陆母为她精心准备的粉色裙子上。

而纯白色的床上,陆母已经安详地沉睡过去了。

直到寿终回到虚空之中,花靡靡还是有些浑浑噩噩的。

人非草木,难逃情字。

可以说,这是几世以来用情最真的,毕竟她是做了一辈子被人宠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无忧地承欢于膝下。

恍惚的花靡靡是被闪闪金光的刺激下才回过魂来。

只见上面的字体显示着任务完成的信息:

祈愿者:陆瑶

心愿:1.护住家人不受牵连;2.保护好朋友张惠美,远离不值得之人。

完成度:100%

愿值属性点:4(可分配)

奖励:感恩之心*1,幸运值*1

感恩之心又是什么鬼?花靡靡无语地摸了摸鼻头。看着得来不易的属性点,想了想还是把她分配到体质上。

仿佛金碑似有人性般,知道她回魂及心中所想,接着碑文呈现出她的属性值:

契主:花靡靡

性别:女(可变)

魂龄:24(仙龄1292)

形貌:30/100(整体值)

智力:68/100(智慧值)

武力:10/100(初始值)

体质:49/100(身体抗力强度)

精神:50/100(精神力值)

魅力:50/100(亲和力表现)

幸运值:6

能力:演技(精通)、乐技(中级)、精神技能(初级)

天赋:五音

装备:祝福之心*1、平常之心*1、感恩之心*1

忽略掉那凄惨的武力值,其他的看着其实还挺顺眼的。

此时头脑冷静下来的花靡靡对之前郁郁寡欢作死的自己,抽出来捶打一顿。

枉她活了那么久了还看不明白凡世间这点小事,觉得亏欠了弥补就好,蠢得跟自己过不去。

在这个现代世界,她作死地才活了69岁。

而这时那金色石碑像是感知她的想法似的,属性版的字体渐渐淡去,又显现出新的内容,这次是功德记录。

与上次所得的功德福缘化作光点融合于魂识不同的是,这一次却没有,还多作了文言解释。

大概意思就是……她可以修补灵魂,提升人品……等等,她灵魂啥的还要修补?提升人品什么鬼?她人品怎么滴了?

“呵呵,你灵魂回归,不全是理所当然;天道宠儿无不是有功德在身,运气加值之人,而你……”

系统无波的声音突然出现,吓了她一跳。

卧槽,她怎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刚刚在冰冷声音里听到的嘲讽不是她的错觉?她这么衰是因为还没得到天道认可?

“功德赐福之意是你放弃这次所获得的福缘,赠予他人。”

“那这样不是可以祈愿者自己重生去完成心愿?”花靡靡疑惑不解。

“修身功德,三界有序。异想天开,若什么人都可以重生,那世间岂不乱套了?”

“那我……”

“这不是你目前该知道的,还是潜心修行吧,该知道的自然会知道。”话刚说完,系统的声息便完全察觉不到了。

“……”留下她一个人无语凝噎。(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