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城时代老板冯轲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混乱一片的现场,刑依依像只撞进狼群的兔子,看着一头头长满獠牙的狼预备互相发难,无措得不知道该怎么办,而在她还未想到对策之时,长鸢已经跟朱雀打起来了,凌厉的斗气竟刮得她的脸生疼。弥尔急忙把刑依依拉到身后,谨防她们殃及池鱼。

对战僵持了很久,朱雀和长鸢的实力不相伯仲,一个也不肯先露出倦态,不一会儿,弥阎也加入了战局,朱雀明显的力不从心了。以多欺少,太不要脸了!刑依依一面担心着朱雀,一面又害怕缚皖珏对安雅下毒手,再三想了想,最终决定,暂时放下他们的战况,她在这儿干站着也不能帮助朱雀,她一介凡夫俗子更是没有那个能力与法力如少城时代老板冯轲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此高强的冥界王子、公主对抗。

趁弥尔分心的空档,刑依依转身给缚皖珏递了个颜色。缚皖珏竟然看懂了,另一只手也变成了树根,悄无声息的伸出来,把刑依依拖进了庇神网。

“依依——!”不愧是弥尔,他几乎是同一时间发现了异样,立刻转身,但终究迟了一步,刑依依已身在庇神网内了,他微微眯了双眼,无不冷酷的警告着缚皖珏,“你要敢伤了她一根汗毛,我弥尔势必灭了你全族!”

刑依依本想过滤掉弥尔焦急的呼唤,结果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脑子就瞬息卡带,而他后一句话也不停在脑袋里重复。为什么要这么说,明明之前表现得对自己满不在乎,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却说这样的话?刑依依强迫让自己不多想,因为当下最最重要的是救出安雅。

对,先把安雅救出来,其他的都可以压后再说。刑依依急急忙忙把早已准备好交给缚皖珏的种子和头发掏出来给他,“缚皖珏,东西我都拿到了,你可以把安雅放了吧?”

缚皖珏看着手里的东西,低低的笑着,像嘲讽,更像得意。把种子收到自己的衣服内,却把头发还给了刑依依,“这是属于你的。依依,对不住了。树青,我们走……”

听他这么唤了一声,刑依依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向安雅,只见安雅身泛绿光,摇身一变,变成了小树青?怎么是小树青,安雅呢?我的安雅呢?!!已来不及质问,他带着树青早就冲上云霄,只留下了两句话,少城时代老板冯轲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你对倾城的爱也不过如此,早知道,我就不必等这么久了!”

不想费脑子去揣摩他留下的话,也没那精神了,刑依依瘫坐在地上,紧绷的神经完全垮了,浑身疲惫得像被重物压过那般,头也一阵阵的疼。

费了这么多事,纠缠了这么久,到头来却是一场空。她不敢想,却又不得不去想安雅是否已经不在了,是否已经被缚皖珏杀了。

“依依……”不知不觉,弥尔把刑依依抱住,冷冰冰的身体在此刻竟让刑依依觉得无比温暖,他轻声安慰着,“她还没死。”

是安慰吗?至少还有人安慰我,刑依依惨淡的笑笑,“真的吗?那她在哪儿,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真的,别忘了这是冥界。她如果早就死了,我们不会不知道。”

刑依依想起了弥尔是死神的事,也许他说得对啊,希望回复了那么一点,“真的啊,你是死神,你不可能会不知道的。”

“是啊,她兴许已经离开冥界了也说不定……”

弥尔的说法,刑依依果断否认,“不可能,她不会丢下我不管的,对了!朱雀!安雅要是没死,朱雀能找到她!”如果说弥尔的话点燃了她希望的星星之火,那么朱雀就是把星星之火燎原的东风。正高兴于此呢,朱雀就出现了,只是出现的姿势有点不雅观,是从天上摔到她面前的。嘶……她怎么忘了他们还在打架这一碴儿了!

刑依依把朱雀扶起来,看她脸色苍白跟一张纸一样,就知道伤得挺严重的。新伤刚好,又添旧伤,而且两次都是因为她,这怒气也自然而然升了上来,压也压不住,顺便也把安雅这事儿算在了这些人头上,因此,她站到朱雀的面前,指着长鸢和弥阎吼道,“我说过安雅要是出了什么事,要你们通通偿命!你们都以为我这是开玩笑吗?!”

“哈哈哈哈,真好笑,偿命?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让我们偿命法!”得势的长鸢嘲笑着蔑视刑依依,“凭你身边唯一的一个朱雀?你看她现在的样子,有办法达成你的愿望吗?”

“你不信?”刑依依并没有理会长鸢的嘲笑,脸上扯出一个怪异的表情,“真的……不信?”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