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海沉沦

文学楼手机阅读,

易凌额头不断渗出汗珠,虽具备阿尼敦法王的一条手臂,但毕竟没有具现法王的整体肉身力量,这与他脱离苍天域时的肉身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此时,这条手臂完全在抽调他灵塔中的灵能给养,源源不断地抽出,灵能储备即将告竭。

“这,就,是擅用仙躯的代价吗?不过,已经向大家许下了愿望,如若不能推开”

易凌低垂的眼睛突然瞥到数道光影,是他的七位同门都伸出手臂,使用刚刚恢复不多的罡气与他一同撼动天门,没有打通悬塔的,亦是用人类微不足道的力量加以辅助。

用这人类打破桎梏最艰难、最原始的方式叩响门扉。

“咯咯咯咯!”

天门洞开,九道疲惫不堪的身影伫立在辉煌通道的起点。

更`新最lr快!*上y|酷:匠网z、

那其中金砖直铺千万里之外,之间空无一人,在通道的尽头,一个亮点越来越近。

豹跃虎跳,几人冲刺向前,贪婪地吞噬着飘飘提供的泽惠丹与滋生丹,简直是混用。毕竟,这样的连续战斗他们在灵力场中也经过无数次,那猛然膨胀的血脉供给之力,早已适应。

“诸位,快些回复实力!尽头即是脱离灵力场的最终界限!不知有什么突然事件会发生!一定要保证全盛实力!”

易凌服下千饮猴,将三十万罡气加身,沙文鳄鳞甲发出油亮光芒,将他敏锐的身姿角度调整到最佳,手脚拍地,掠地十里,像是一只狂暴的大狒狒。

“嗖~!”

“嗖~!”

陆涛振翅休顿,聚集凶屠鸟利剑羽翼的飞行优势,纵天而逝,从易凌耳边飘过,只留下一道残光。飓风席卷而过,恶魔脸甲飘忽闪烁,火麒麟驾驭火云飞腾,九道狂野身影穿过光点。

面前是一层不断变换光芒的薄膜,一闪而过,众人眼前开阔。只见在古老庄重肃穆的大殿之上,两旁伫立衣着华丽的高傲弟子,都是面目清秀睥睨,看向他们这几个慌慌张张的少年。

易凌眼中晃了一晃,发现在这些弟子簇拥的高台上,坐着一位姿态慵懒的年轻道人,他盘玩着手中的一颗翡翠珠子,面前的千级楼梯上正缓缓蠕动几个卑微的身影。一、二大约六个,金组?银组?

“超过他们!”

易凌低吼一声,几人身姿毫不留步,纷纷爆发最强力量,从那些神色嚣张的紫袍弟子面前飞速穿过。他们眼见这几个少年的身法手段,脸上的冰冷神色都露出一丝恐惧的样子,他们不敢议论纷纷,只是眼中充满了怀疑,仿佛在默念着“不可能”三个字。

“轰!”

易凌见那年轻道人缓缓露出出乎意料的笑容,心中更是笑得开怀!这,是最舒心的事情!是最让人热血沸腾的事情。他跃起,三十万斤罡气的动力加成不可小觑,灵凤身法调动到最迅猛的地步,成为一个黑点,狂暴地砸在了道人的面前。

将他震得发髻一晃,急忙摸了摸,生怕被眼前这个无礼的小子弄乱了逍遥态。

其余八个,都站得极稳,神色稍显恭敬地站在易凌的身后。他们,身上的气息在雍籍门少年弟子中,可真是强横得很啊!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吧。

“放肆!”

年轻道人一改慵懒的模样,伸出一根指头敲在易凌头上。

“嘭!”

易凌不可控制地跪倒在地,头颈压在地上,将金砖都碰出一个窟窿。

易凌咬着牙心中狂怒到极点,一见灵塔稍微恢复了些许灵能,立即使仙臂发出黯然光彩,他被年轻道人压住的头颅,颤抖着抬了起来!

他眼中全是凶猛的颜色,死死盯着道人眼中吃惊的神色。

高台下的弟子中,终于有人忍不住发出了惊叹声。

“聂,震,长老,我们,能不能算是外门第一?”

易凌仙臂捉住道人的手指,发出最后一点力量向外甩脱。灵能告竭,暂时灰暗一片。

道人喉头一动,拂袖端坐下去。

眼中所见,这铜组的八人都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与他们身后走上高台的另外一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眼中一亮,却是看向了从易凌身后走出的繁华。

“聂震师父,弟子来看您了。”

繁华朝他毕恭毕敬地参拜,易凌还从未见过这女人露出这样尊崇的模样。

“哈哈,是繁华。看你走出了灵力场,那么一定是成为了这其中某人的本命灵兽了吧?”

聂震见是心爱的小老虎回还,将刚才的一丝不悦也抛到了九霄云外,指着那胸脯起伏不定的易凌。

“是这小子跟你签订了契约了吗?”

繁华俏脸一红,没有言语,那聂震看向易凌的眼神却陡然变化。

“小子,过来。”

易凌还未做出反应,身体便被一鼓强大吸力控制住,聂震赤手空拳,五指犹如铁钳将易凌的前胸扣在手上。

“啊!啊!好痛!”

易凌狂吼起来,他这才感觉到与眼前道人之间实力的鸿沟。以一条仙臂的力量也只能勉强与他的一根手指对抗,可见,这功法长老聂震,确实不枉雍籍门仙道十二派的名声。

“有趣,你的灵塔呢?既然没有打通,又是如何与繁华签订的契约呢?”

聂震喃喃自语,将易凌丢在一旁,转眼看向后面那组走上来的人。

易凌捂着胸口,窥见铜组各位都一副吃惊不小的样子,忙道:“聂震长老,你为何在我们铜组的灵力场中,放置繁华虎这样凶悍的灵兽?”

“你说姑奶奶凶~”繁华脸色渐渐不悦,又知情形不同,于是隐忍不发。

“恩?其余两个灵力场中,也有繁华同等级别的灵兽嘛。我再怎么说也是堂堂功法长老,这样顾此失彼的事,是不会做的。”

聂震转变神色,变成一副耍赖的模样,他确实是把繁华当成了自己宠溺的孩子。之所以把那片铜组的灵力场作为她的栖身之所,说明他根本就没有想到铜组之人能够有实力打败它。

“这个铜组,居然战胜了繁华虎。”

“不得了,那个穿黑甲的外门少年,好像还驯服了这繁华虎?”

“五行罡术,聂震长老的独创武技也被这繁华学会了。它早就化为人形,是有能力争夺今次的内门首席的!”

下方的弟子都左右议论起来,这严肃气氛顷刻间便被各种传言打破。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