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在花园含乳

“好啊,小子,连我都敢得罪,我看,你是活腻了吧!”

眼看秦朗仍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孙常杰怒吼一声,身上顿时真气涌动。

面对对方所表现出来的澎湃的压力,秦朗不由地也点了点头,光是这股子萧索的气息,就不是秦飞他们可比的。

呼!

一阵飓风袭击过来,孙常杰率先发动了攻击,秦朗脸上一变,这家伙果然是常年挣扎在刀口上的人物,一上来就是杀招。

不过,秦朗也不示弱,真气爆涌而起,离了最近的几人忍不住身形一晃,齐刷刷退后了几步。

虽然知道能成为校尉修为定然不俗,但众人也是头一次见到秦朗露出真正的实力,‘狼牙小队’各队员之间除了担忧之外,隐隐目光中还带着几分期待。

刹那间,几乎是电光石火之间,两人就已交手到了一起,只见秦朗足踏虚空步,行踪飘忽,那孙常杰的攻击虽然凌厉,但却似乎连他衣角都未曾沾到!

其实,秦朗的实力已经稳固在了灵武境八层境界了,不夸张地说,按照白自在的说法就是,同境界中没有敌手!

之所以与这孙常杰多做纠缠,而是心中却有着另外一番打算。

随后,随着秦朗一掌夹带着浑厚的真气拍去,处身其中的孙常杰面色才渐渐变了,咬牙迎着秦朗的攻击对轰在了一起。

地面顿时开始崩溃,尘土飞扬,就在众人看不太清晰之时,一道人影一闪而没。紧接着,四周的尘土渐渐散开,秦朗已笑吟吟地站在了孙常杰的位置上。

“没劲,看来想要锤炼玄气,还需要找同等级的对手才好!”

自从修炼了那所谓的‘傲天诀’后,秦朗就已经知道,自己走上了一条旁人难以想象的道路。

而此刻的孙常杰,脸上显然已没了当初的傲气,整个人如一只斗败的公鸡般,半握在秦朗的身前。

“记住,我叫秦朗!回去告诉你们都统,我三组的事自有我三组的都统管辖,用不到他操心!”

说完,秦朗看也不再看他,转身之后,周围掌声已经响起,‘狼牙小队’成员此刻的目光,都带着深深地崇敬之色。

“怎么了,陈昊!怎么带着一副不开心的样子,这一次秦校尉可给我们大家长脸啦!”

一名士兵狠狠一巴掌拍打到了陈昊的肩膀上,这一幕恰好落在了秦朗的眼中,他不动神色地跟着众人庆祝着,最后眼看只剩下了陈昊,忍不住问道:

“有什么问题吗?”

陈昊摇了摇头,脸上的神情丝毫不见和缓,

“这一次,恐怕麻烦不小……”

“哦?”秦朗微微一笑,

“说来听听……”

陈昊道:

“师叔,可能是你刚来,对于我们百草门的规矩还不算太了解。在我们这里,虽然并不禁止彼此之间的相互私斗,但他们是从战场上撤下来的,对我们百草门而言,是有功之人,而你今天打了这孙常杰,恐怕他的哥哥,也就是那孙常英,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秦朗沉吟了片刻,还真是多了几分担忧,倒不是因为担忧那孙常英尘武境的修为,自己怎么说也是白自在的关门弟子,谅他也不敢怎样自己,但若是对方想要整‘狼牙小队’的话,却还是易如反掌的。

当然,这些担忧只是出现在心里,秦朗并没有对陈昊说出来,

“好了,天都大亮了,你们该滚出去训练了……”

秦朗的房间中。

小心翼翼地关上房门后,秦朗在心里开始跟蝶舞交谈着,

“蝶舞姐姐,如今妖丹,灵药,火属性真气和鼎炉都有了,接下来要怎么做呢?”

“傻瓜,接下来就是寻找材料,炼丹哪!”说完,蝶舞不由微微一笑,

“对了,我忘了,这里有几张一品和二品丹药的炼制方法,你可以先拿去试试方法,不过现在首先的,就是你要把这枚妖丹和灵药融合到鼎炉当中,你准备好了吗?”

紧紧地盯着蝶舞的眼神,秦朗坚毅地点了点头。

随后盘膝坐在了地上,将那枚妖丹以及灵药放入了黑色鼎炉当中,同时双手一搓,一丝淡淡的火花就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随后,秦朗缓缓闭上了眼睛,紧凭意识来感应,操控着掌中的火属性真气。而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那妖丹和灵药同时被火光所吞噬。

而就在此刻,那鼎炉之上的火焰陡然间大涨起来,激起了一股强烈的热量,火光足有半丈高,随后才逐渐减弱了下来。

“啊!”

感觉到体内真气正迅速流逝着,秦朗咬紧了牙关,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而一旁的蝶舞脸上也稍稍有些紧张,

“秦朗,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现在,是你能否成为一名丹师的关键时刻!”

渐渐的,鼎炉之中的火焰变得越来越稀少,反而四周突然起了一片浓雾,遮挡在秦朗眉头紧锁的面孔之前,凭空给人增添了几分神秘。

从刚刚剥离那妖丹精华时刻,秦朗赫然发现体内的真气又有了一些变化。

“我明白了,这就是师尊口中所说的,兽火!”

想到这里,他再次闭上了双眼,感受着灵魂深处真气的一举一动,自己的真气中,本就蕴含着修炼外功而来的玄气,又有火属性,现在突然有了这发现,无疑令他心中大为兴奋。

随后,只听他怒喝一声,刚刚学会的‘凝气引火诀’完全施展了出来!

又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后,那鼎炉中的火焰彻底消失了,而秦朗紧闭着的双眼也是同时睁开。

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向着蝶舞说道:

“没想到丹师也能改变真气的性质,竟然对实力也能有所提升!蝶舞姐姐,怎么样,现在我具备炼制一品丹药的条件了吧?”

蝶舞向前看了看,只见那黑色鼎炉中,原本的妖丹和灵药早已消失殆尽,化作了几道脆绿的光芒,围在了鼎炉内部四周。

蝶舞点点头,

“不错,不过你别高兴地太早了!吸收兽火一开始的确能让你的真气更加强劲,往后的效果却不大!至于你能吸收这妖丹中的兽火,也是因为那‘凝气引火诀’,至于以后遇到更为强大的妖丹的话,就还会需要更为高级的丹师技!“

郑重地听完蝶舞的话之后,秦朗重重地点了点头。

时间就这样悄悄地过去了,几日来,每日除了前往‘狼牙小队’转转,监督他们训练,就是闷在家中修炼,时间一长,秦朗难免有些心烦。

这天修炼之余,一个人正想到山下去转悠转悠,突然转头看到了急匆匆的陈昊的身影。

“师叔,不……不好了!“秦朗一把扶住了他,

“怎么回事?慢慢说……”

大口大口地**了几下,陈昊接着说:

“败了,我们败了呀!有三位都统从前线回来了,一个个都是身受重伤,其中一个已经身死,师伯已经率人赶赴前线了!”

都统身死?

秦朗的眉头紧锁起来,看来百草门和青云门之间的战斗,还真是异常惨烈啊!

“你马上回去好好训练兄弟们,随时等候着我!”

陈昊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兴奋地双手直搓,随后往回赶去了。

一个人怔怔地在原地发了会呆,随后秦朗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是啊,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战场,才是一个男儿向往的地方……”

随后,他不再多做停留,朝着白自在所住的方向缓缓走了过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