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明明知道全文H

总是会有不同的声音带着不同的嘈杂,有一丝风吹草动都会让人心烦,但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又让人心慌,明明就可以不是这样的剧情是吗?到死都是人的变化太快,计划赶不上变化。

电视上的出席活动,是那西装笔革的俊秀的脸,牵着那白嫩的手走过那一条条人涌的道,就像以前带着她走一样,但是,终究没有这么甜蜜。

温灿安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她冷眼旁观,观什么呢,要是真的不在乎,那根本就没有冷眼这回事不是吗?

突然,电视横屏上突然出现了一行字,“佳期于下个月1月15日举行。”没有任何预兆就如同晴天霹雳,那一抹浅笑与昨天那愤怒的样子如同两人,要结婚了啊,嗯。要结婚了。

与世隔绝了两三天,醒来打开电视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个好喜讯,普天同庆是吗?电视上的人物均是待人和蔼可亲,礼貌动人,二人皆同出同入,温灿安靠在沙发上,既然他都能接受不是朋友就是敌人,自己又有何不可?深沉的感觉怎么样?再怎么做都是矫情!

第二天,温灿安一身粉色短裙给人安静淑女,就像茉莉花,香远益清,惹人怜爱,她注视着那高大修长的身影走后,才悻悻的呼出一口气,不明白自己在怕什么,就是不想再见面,她走进集团,顿时有很多人围上来,

“温秘书没有事吧,”

“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好好的怎么突然要离职了?”

“为什么突然之间顾总裁便那么残忍了?”

温灿安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残忍吗?是谁的错,亦或者,根本就没有错。她也想知道为什么这一切为什么变得那么快,可又何时有人告诉她?她淡淡浅笑,话语温柔沙哑“好了,大家去工作吧,以后这里都没我什么事了大家也不用太惦记。”她说完便低着头走进那间又重新整理好的办公室,她随便收拾了几叠自己做得策划稿还有一些零碎的东西,时间不过在十来分钟,连环视的眼神都没有停留,人去楼空,又有什么好留恋的?

她有点夸张且心慌的走出办公室,就像是下一秒,就将担心他会回来一样,会回来,然后呢?她抱着一个小小的箱子,看着电梯的楼层从一楼开始往上升,心里立马提心吊胆了起来,他,会不会回来了?白白的小脸没有一点血色,目光全神贯注的看着上升的楼层,88....89..90...一层一层,

“叮-!”

电梯门缓缓的开了,在看到了那黑的发亮的皮鞋,她终究是瘫软在旁边的墙上,努力咬着牙,假装站在地上,顾夜以冷冷的憋了她一眼,眼神里的惊讶一闪而过,那丝粉红的身影依旧是那么娇小,温灿安逃避开他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地面,直到那抹身影从自己身旁走过,她开始近似疯了的冲向电梯里面,里面一个人立马带着点劲儿的撞了出来,顿时“啪啦——”一声,狼藉满地,一本本文件书本翻腾覆海的倒在地面上,所有人都停下脚步来盯着这个场面,“哎呀!!!你怎么走路的乱冲乱撞也不晓得看着点人,失了魂似的!”何艾瑄不满的嘟囔着,斜着眼不顺的望过去,跨着高跟鞋就从温灿安面前走过去,人群里一片安静。

“哎哎都愣着干什么啊!赶紧帮温秘书收拾收拾啊!”

气氛诡异的让人不敢出声,两人均背对着各自,没有半点呼吸声。

“我来吧..”声音淡淡,忧伤的让所有人止不住手,“没事没事我们来帮你!”

站着的身影依旧没有回去,也没有任何动弹。

“温秘书,...你..你的这个小盆栽...碎了..”

刚说完,温灿安激动的一把挪开别的东西,慢慢的移开书本,看着地上的残骸枝叶,眼睛睁大的不可置信,结束了,真的结束了..连..呵呵呵。顾夜以回过头,刚好就看见那滴眼泪滴在地上,瘦削的手快速一抹,只见温灿安捧起地上的泥土叶子,往箱子里一放,抱起箱子便毫不犹豫的走进电梯,在电梯门慢慢关闭时,顾夜以只看到了那双幽暗的眼睛,深不可测!题外话:

电脑坏了连wifi总是受限,刚去把win10换成win7,稿子尽快赶上,sorry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