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口供无翼全彩漫画

暖暖夏日,暖阳的杨柳岸咖啡屋内,浓妆艳抹的苏昕儿嘴角挂起得体的微笑,缓慢的搅着咖啡,看着对面嘴巴嘚嘚不停的‘小白’某杨姓男银。

“苏姐,我的计划是这样的。你看你的年龄也不小了,我爸妈也希望我早点结婚成家,正好我有车有房,你嫁给我家也不需要太多彩礼,你balaba.........”对面看起来20出头长得白嫩嫩的某杨男银看着她,自自有些得意的继续嘚啵道。

“是啊,我年纪大了,过2年都30了”

要奔三的苏昕儿微笑着端起咖啡杯,站起来在他眼前转了转,下一秒手一抖泼在他小白白干净的脸上,“老娘老了,非你不可咋了?!就你这样的小白杨,在用多少咖啡洗礼,你老娘我都不会看的上!”

‘啪啪’

“好,咱家昕儿果然霸气,怎么是这种啧啧...能娶的起的,昕儿,你看看我咋样,一定比这小子强的多....吧?!”

一阵拍掌声,在此处已经埋伏已久的路人甲童鞋,从她身后的座位走出来,如此笑眯眯的来到她身边,揽过她,死盯着对面傻掉的情敌,语气带几分自我推销说笑道。

“你,你,你们.....“

一瞬大脑充血鸡冻完过后的苏昕儿,深吸一口气,僵硬的维持住嘴角的笑意,撇开某人的熊爪,看着气急败坏结结巴巴愣着中的小白杨,边掏出百元毛爷爷pia在桌上,边说道:“别误会,我和他不熟。今天就到这吧,我先走了”话完,不理会俩面面相觑男银的神情,拎着包优雅的走了。

“哎,昕儿,我们怎么不熟了?!等等我啊!”生米都煮成熟饭了,还不熟啊......

路人甲童鞋见她推门走远,瞪了小白杨一眼,急匆匆追了出去。

“昕儿,怎么生气了,别啊,为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那我为你生气就值得了吧!”

苏昕儿顿住脚步,转过身怒视这个不知何时起一天到晚像粘着自己身后,像极牛皮糖的某人。

“我当然值了。你看我玉树临风貌似潘安........最重要的是,我是真心的,真心,怎么看的都比那小子好多多多,你就嫁给我吧,不行,我娶你也行”路人甲挺挺胸膛,认真看着她,半自恋半诚恳的说道。

“人型同志,你这话对多少女孩说过我最清楚不过,所以...别拿老娘当那些还在啃着棒棒糖的幻想娃娃骗,否则后果自负”

“......”他好像没有泡过吃棒棒糖的娃娃吧?!

“我就一天再多啰嗦一遍我、和你、不、可、能”一早就被不知从哪个山沟沟回来参加妹妹婚礼的坑娃爹妈,逼着来相亲的苏昕儿,在面对他时连嘴角牵强伪装的笑意都省了,听他如此说,坚定的摇摇头否决后,转身欲走。

路人甲童鞋见她还是不肯接受自己,立马拉住她的手,画风一变,苦着脸可怜兮兮说:“哎,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忘了我们之间已经...唔唔”

看他这神情,会意他接下来要说啥的苏昕儿火速抽出手,捂着他的嘴,自己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打断他小声道:“不就是419,怎么你**大少竟然还会在乎这个....”艹,早知今日会被这货死缠上,当初打死他,她都不会再在自家妹妹婚礼挡那些酒水。

“唔唔”其实他的节操还是在的......

“人型!对于那晚的事情你要是再到处多说一句,老娘就阉了你”看他还是不死硬着不愿放弃,她暗暗叹了口气,无奈下只好恐吓一番后,放下手,在他衣服上擦干净口水,撩撩耳边散落的头发,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从容的离开这。

“苏昕儿,劳资是认真的,劳资这辈子就非你不娶了”被她话语激的愣愣的任鑫,目送她远走后,揉揉嘴唇,化身被遗弃的咆哮帝怒吼道。

砰----

正抱着抱枕看新下的喜剧片的苏小暖,扭过头见她怒火勺勺的摔门回来,滕然起身干笑道:“姐,你怎么早就回来了,相亲怎么样了......”

苏昕儿烦躁灌了口茶几上的可乐,怒瞪着突然嘣回到家中的妹妹,说道:“苏小暖,你以后再多管老娘的事,老娘连你一起斯你信不信?!”难怪这几天她到哪,他都能事先知道,原来自家妹妹早就‘叛变了’........

“信,姐,我错了,你不要生气了,我以后再也不会了”苏小暖尴尬的咬咬唇,上前抱着她手臂,低头认错道。路人甲是因为她和沐子墨游说才追她姐的,经过伪现实世界,她本以为他们很相配,如果在一起也一定会开心,老姐也能解开心结,没想到是自己想太多了,太自以为是了.......

“好了,我就原谅你这一次,爸妈呢?”知道她是好意的苏昕儿如常般轻轻戳戳她的额头,略过这件事,问道。

“他们和老同学聚会去了,姐,你真不生我的气了?”

“真的,看你都成婚的人了,还天天往娘家跑,不感到丢人啊!”她拉着她坐下,揉揉她的额角头发,调侃笑道。

“才不会喃”

“你啊,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小暖,你一直这样就好,永远不要学会‘长大’。

几日后......

“苏姐,下班了,要不要一起去吃火锅啊?”

公司楼前,苏昕儿对新来的小姑娘摆手笑了笑:“不了,我最近上火,你们去吧”其实她和小暖一样,胃不好,吃一顿火锅,怕是又要躺几天医院了。

“那我们去了,苏姐,拜拜”

“拜,啊,阿嚏---”走了几步打了个喷嚏的苏昕儿,捏捏鼻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消声觅迹有几天的路人甲,从后方蹦出来,脱下自己外套披在她身上,语气责备道:“昕儿,怎么穿这么少,万一感冒了怎么办啊.......”

“你怎么又来了?”

“嘿嘿,怎么几日不见,分外想念我了吧”

“去死,我不冷”

苏昕儿眼皮不受控制的跳动了几下,抖抖他的衣服。

“乖嘛,穿好,不然会着凉感冒的”

“大热天的,着凉泥煤啊,说,你到底来干嘛的?”苏昕儿推开他,往后退了两步,忍不住不顾形象的吼道。

“真不乖,我今天得意来是为了带你去个好地方”路人甲捡起掉在地上的外套,拍了两下,颇为自然的上前拉住她的手,往一边他的停车位置带。

“什么好地方啊,你tm要带我去那啊?!”被某人硬塞到副驾驶座上的她,皱起眉头问道,要不是熟知他还没有疯狂的拐卖人口地步,她一定一巴掌pia他下去。

“相信我,到了,你一定会喜欢的”路人甲锁上车门,启动车子,微微撇过头看着她,笑眯眯回道。

大约半小时后,开到目的地的路人甲瞅着面色愈加阴森森的她,连忙下车为她打开车门“到了,女王陛下可以下来了”

最近感觉自己头顶有朵挥不去乌云的苏昕儿,捏着拳头下了车,可当看到眼前景色时,却把要出口教训他的话,又吞了回去。

“你要是把我带到鸟不拉屎的地,你看我怎么”

“咳咳...怎么,喜欢吧?”

苏昕儿望着夕阳无限好之下的海滩上用鲜艳红玫瑰摆成的‘苏昕儿嫁给我’六个大字,呆愣了一刻,转头看向身边的笑的灿烂,如小孩做成一件事炫耀的他。

“喜欢”想当初她十八岁时也曾许下天真烂漫的愿望:‘希望未来能遇到一个白马王子,懂她照顾她真心爱她’可之后许多年中,随着一次次爱过,错过,伤过,负过....那个愿望都就被她pia出脑海了,她本不抱希望去爱了,打算找个看顺眼的把自己嫁了,却被他缠住了。

正当她感伤那些年青春时,悄悄退到车后的路人甲,抱着一束玫瑰走到她面前,单膝跪地道:“昕儿,嫁给我吧,我保证从此以后,今生今世只对你一人忠心到老”

忠心,表忠心....尼玛,还有这样求婚的?!不过.......

心思有些歪歪的苏昕儿,抿抿红艳的嘴唇一笑,随“噗---人型同志,我们的关系好像除同学以外,我还没有认可更近点的的牵扯吧,你现在求婚,不觉得太早了吗?”

“女王殿下,不答应也没关系,我以后可以再求,但现在,请你收下我这位非你不可忠心的‘忠犬’吧?”

“好,起来吧。我的忠犬先生”她接过他献上的玫瑰花,笑道。

“昕儿,你这是答应我了吗?”事实上今天没抱多大希望的路人甲,站起来直视她,声音颤颤的问。

“算是吧,不过不是嫁给你,是想‘考验’一下你有多忠犬”她低头手指随意的点着玫瑰花瓣,躲开他的目光。

这是认命他是她男盆友的意思吗?

愣怔缓冲半会的路人甲童鞋,又木呆呆盯了她一会,确定自己没有幻听后,兴奋上前抱着她,开怀大笑道:“哈哈....太好了,昕儿愿意了,我以后就是昕儿正大光明男银了,昕儿是劳资的了”

正大光明,尼玛,这货语文当年不会是政治老师教的吧?!

“......”苏昕儿有些哭笑不得的任某人发疯,也许在错过多次之后,这次她真遇到了她的‘白马王子’。

-----全文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