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火红之森内,鬼胎血莲发光,几乎与天等高的虚影塞满天际,紧闭的双眸缓缓张开,两道血色的光芒利剑般射向天际。【鳳\/凰\/ 更新快  请搜索】

黄金骨发呆,鬼胎血莲天地奇珍,孕育万千骨骸而生,千万年而生一鬼胎,实在是夺天地造化,凝大道神光,具有神鬼莫测之效。

此等天地奇物出世,必有异象发生。

但如现在这样虚影凌空,塞满天际,双眸绽放神光,却远远超出了黄金骨的预料,这是要通灵化妖吗?

他疑惑,黑白两色眼眸闪烁。

鬼胎血莲眸中神光迸射,如同横过长空的闪电,瞬息万里,东西北三方几乎同时有巨大的虚影凌空,眸子中各种光芒齐齐射向虚空。

八道光芒在空中交错。

轰!

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传来,身下的土地突然剧烈的抖动,宛如引发地震,碎石崩空,山岳倒塌,巨大的裂缝绵延千里,露出里面黑黝黝的岩浆。

“这是怎么了?”古雪娇祭出罗盘,托住二人升上半空,青玉罗盘发光,蒙蒙的青色光华,将碎石、飞木等等挡在护体光罩之外,她抬眼看向远方,那儿八道目光交错,发生了什么?

“鬼胎血莲!”陈青山惊呼,差点咬掉自己的下巴,终于认出,《九天异物录》记载,鬼胎血莲性喜阴地,吞噬万千骨骸而生,**力者得之,可炼化为身外化身,能飞天遁地,无物不破。

“走!”陈青山长喝,二人急速远去。

外界,镇天候凝视着周天神镜,镜中景色突然氤氲,随即一道道刺目的强光如同犁地的耕牛,将周天神镜瞬间给耕了一遍,接着镜中陡然浮现一座小桥的血坟,上面一株龙蛇怪树枝叶摇曳。

这座微缩版的血坟出现,镜中其他的景象霎时消除,变得白茫茫一片。

“嗯?”镇天候凝眉,众人发呆,愣愣的看着周天神镜,镜子中除了那孤零零的血坟,竟再没有其他任何的死物、活物,三个死囚、三十三个四极境的弟子统统失去了踪迹。

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怎么会如此?

他们死了?还是依然活着?

这血坟的诡异,此时严重超出了众人的想象。

难道真的如老祖所说,大劫即将临世了吗?有人心中忐忑,怕自己应劫之后,无力争渡,会死在这次大劫之中。也有人兴奋,想要迫不及待的应劫,觉得自己能够在这次大劫中获得机缘。

周天神镜的异变,让这些人警醒,彻底了解了血坟的诡异莫测之处,他们纷纷将这儿发生的变化,传讯到了各自的宗门。

宗门震动,各宗都有天骄进入,其中李龙骑更是镇天候的儿子,玉灵仙儿则是神门宗掌门的弟子,其他还有神剑门太上长老的一个子侄,再加上古雪娇,陈青山。

消息传来,不亚于一场小型地震。

三大宗门,霎时动了起来……

镇天候大手一挥,浑山谷直接开始现场组织营救,反正周天神镜不能用了,他干脆又放了三十人进去,并嘱咐他们务必把少主带回来。

而此时,血坟世界中,陈青山和古雪娇再次来到了火红之森外围。

眼前气象惊人,整个森林已完全被迷雾裹住,朦朦胧胧环绕的雾气中,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独头鬼幽幽的出没,无数的啾啾声在鬼雾中时隐时现。

而在迷雾的中心,鬼胎血莲单腿直立,双手合十,塞满虚空。

“有什么异变发生了吗?”陈青山喃喃,鬼胎血莲显化,自主发光,且双眸绽放神光,射穿天际。

这严重超出了他的想象,《九天异物录》也没有这种记载,鬼胎血莲毕竟是吞噬万千骨骸由鬼莲开花而生,还属于植物化生的奇珍,这种奇物出世,就算有天地异象出现,也断不会如此惊人。

“难道通灵化妖了?”陈青山不由打个寒颤,鬼才知道这种东西一旦通灵化妖,会具有什么样的威势。

那根本就不是他能染指的东西。

震动终于渐渐停止,八道目光交汇之处,一个巨大的,无法形容和想象的怪树升了起来,它状如龙蛇,上面长满了奇形怪状的叶子,且每柄叶子都在发光,璀璨盛烈,殷红如血,让人不可直视,看不清它们具体的形状。

随着怪树升起,轰隆隆一声巨响,一座血坟彻底隆出地面,轰的一声定在了虚空之中。

漫天震动消失,地表霎时恢复原状,裂缝平复,山岳直立,河流倒回,树木落向地面,扎根重生……

鬼胎血莲眸中血光消失,双目开阖,宛如沉睡千万年之久,正缓缓醒来,一丝威压渐渐溢出体外。

砰!森林中鬼雾突然炸散,无数独头鬼啾啾嘶鸣,四散奔逃,只是一丝威压溢出,便有如此惊天威势,炸散了漫天迷雾,使火红之森恢复清明。

陈青山大骇,一把抓住古雪娇:“我们走!”

外丹田内盗种疯狂运转,一扇盗天门无声无息的开启,陈青山一步迈出,便要遁走。

轰!

便在此时,异变陡生,鬼胎血莲震动,眉眼微微又开启一丝,虚空骤然震荡,肉眼可见的空间涟漪波荡传来,本已开启的盗天门被涟漪轻轻一扫,化为虚无。

陈青山不由苦笑,再次运转盗种,但巨大的实力差距,盗天门无法开启。

他不由凝眉,二话不说,抖手祭出龙骨飞舟,拉着古雪娇便要飞身其上。

嗖!

火红之森中却陡然射出一团金黄的物体,如同流星般坠落,直直的向着飞舟砸了过来。

“黄金骨!”陈青山惊讶,看清了那团物体正是黄金骨架。

这黄金骨架诸般诡异,陈青山摸不清它的底细,但一身骨架却坚逾钢铁,能和陈青山对决一拳而占据上风,再看看小巧的龙骨飞舟,陈青山还真担心被它一下子给砸穿喽。

无奈之下,他冲天而起,内丹田骤然开启,潮水般的鸿蒙真元汹涌的涌入浑身经脉,他陡然长喝:“开!”

轰然一拳向前捣去。

拳风震荡,拳头上缭绕电芒,他如同战神冲天,双目怒睁成圆,浑身肌肉蠕动组合,源源不绝的提供力量,周身经脉蹦蹦作响,体内的血液如同长江大河,发出轰隆隆的震动,《原始三解》疯狂运转。

一霎时,他调集了体内一切能够调集的力量,汇聚于一拳向前捣出。

“小子,它是半死的!”紫塔不知怎么突然幽幽冒了出来。

“呃!”陈青山一窒,好不容易凝聚的气势莫名的一收,体内真元霎时鼓荡,四处乱冲,噗,他一口逆血再也忍不住,喷了出来,血花四溅。

砰!

黄金骨直直砸进龙骨飞舟之中,飞舟向下急坠,砰的一声落在地上,激起漫天烟尘。陈青山真元在体内乱冲,身体霎时失去控制,也打着旋从空中坠落,也跌进了飞舟之中。

“啊!怎么了?你……”古雪娇尖叫,忙不迭的扑了过来,却于半空中陡然住声,俏脸霎时变得冰寒,周身真元冲突,一只硕大无朋的火凤瞬时凝形而成,发出惊天嘶鸣,双翼展开,滔滔火光冲天而起……

“小心!”紫塔这时也突然再次发声。

陈青山强行压下经脉中的震荡,抬头,远方十一点寒光,泛着冷幽幽的光芒,内敛压缩了全部的煞气,正跨空袭来……

轰!火凤尖唳,双翼扇动,漫天火光冲出,凝成一堵火墙,欲要阻住十一点寒光。

啵!

如同烧红的烙铁进入牛油,十一点寒光毫无阻塞穿透漫天火墙,如同电光,奔突而来。

“穿云箭!”古雪娇娇呼一声,双眸幽幽凝视着陈青山,嘴角隐隐噙着笑意,仿佛呢喃,又仿佛要告诉他知道:“这是军中特制的穿云箭,专破各种护体罡气。”

说罢,她纵身而起,挡在陈青山身前,火红战刀瞬间来到手中,举刀斜劈而下……

砰!

便在此时,穿云箭骤然发光,十一只寒金铁打造的箭身上,陡然浮现一个个玄奥的符文,随即,十一只长箭陡然变向,交错,在空中互相撞击,变化了方向,竟齐齐的绕过了战刀,依然飞速奔向陈青山。

这是铁了心要杀陈青山啊!

古雪娇大怒,心中莫名的悲哀涌起,能有军中特制的穿云箭,且恰好能发出十一只的,只有一人。而这一人却还是和他们一起进入的伙伴,但此时却显然要杀了他们。

这是为什么?

她不懂!更感到了深深的无力。

李龙骑不可怕,可怕的是那十一个人,铁血杀伐,从尸山骨海中爬出的怪物,且每一个都走到了四极境的绝颠,拥有着化生期巅峰的实力。

面对这种堪称冷血的刽子手,他能躲过去吗?

瞬息之间,思绪万变,古雪娇定定的再次看了陈青山一眼,仿佛要深深的将他的相貌铭刻进骨子里去。

随后,她灿然一笑,如同春花盛开,美艳不可方物。

水蓝色的战甲瞬间附上娇躯,她张开双臂,直扑而下,赶在穿云箭之前,扑向了陈青山身上,竟以柔嫩的娇躯挡住了穿云箭的方向。

噗!

噗!

噗!

啊!

陈青山终于缓过那口气,身形飞天而起,却骤然看到眼前一幕,心中瞬时如同刀绞,仿佛有千万座火山突然压在心中,重的让他喘不过气来,接着这千万座火山又突然喷发,烧的的他心神具焦,双眼一片赤红……

啊……

他双手颤抖,仰天长嚎,声音嘶哑惨烈,如同深夜失去伴侣的孤狼……</p>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