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受三攻太涨了

黄雨欣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坏了,她本能性的挣扎,可根本就无法挣脱。

又突然看到宁远的表情,似乎很是痛苦的样子,也就放弃了抵抗。

然而,就在她准备束手就擒时,宁远却停下手中动作,并且狠狠地扇了自己一记响亮的耳光。

黄雨欣很是不安的问道:“宁远,你怎么了?”

宁远没答话,而是取出一枚银针,扎入天突,璇玑两处大穴,恢复了少许的理智。

“我没事,你自己先走!”

黄雨欣闻言一怔,满是担心的说道:“你这个样子,怎么能是没事?”

宁远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说没事就没事,快走!”

“宁远……”

黄雨欣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才刚刚喊出两个字,就见宁远又瞪着血红的眼睛,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句。

“赶紧走,滚啊!”

黄雨欣无奈,踉踉跄跄的下了车,见远处有几家灯火,就急匆匆的跑了过去。

打发走黄雨欣后,宁远就近找到一条河,一个猛子就扎了进去。

良久过后,他这才慢慢浮出水面,脸色也渐渐恢复健康的红润。

刚才《九转玄天诀》突然发作,让他差点酿成大祸。

宁远简单调了调气息,感觉浑身虚脱,湿漉漉的躺在草丛上,嘴里嚼着一根青草,仰望浩瀚无限的星空。

“老家伙,你留的什么破功法,可差点把我给害惨了!”

老家伙,也就是住在宁远他们村,自称无极道人的老者。

由于老者是一个为老不尊的主,所以,宁远也就经常称呼他为老家伙。

“乌拉,乌拉……”

就在这时,一阵刺耳的警笛声音,突然在空旷的山野之中响起。

很快,宁远就在人群之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女警沈晴!

沈晴看到宁远后,显得有些意外。

“宁远,你怎么在这?”

宁远贼溜溜的眼眸来回打了个转,说道:“见义勇为,被狗咬了!”

说话时,他还抬了抬自己的小腿,给沈晴看上面的狗咬的牙印。

沈晴看了看宁远的小腿,说道:“我们先送你去医院,今晚的事情,还要找你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希望你能配合我们调查!”

宁远使劲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一定配合。

随即,他就坐着免费的警车,住进了市人民医院。

宁远见一个护士小姐姐来给他注射狂犬疫苗,就随口问了一句。

“小姐姐,你们这里的狂犬疫苗是真的吧?”

护士小姐姐汗颜,表示他们这里的疫苗都是真的,有相关部门的检验合格证,还请宁远务必放心。

打完狂犬疫苗后,就又是各种检查,好不折腾。

与此同时,金华会所:

二兵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

通话时间很短,不过短短的半分钟而已。可二兵的脸色,却在瞬间沉了下来。

“二兵是谁打来的电话?”

二兵定了定心神,笑呵呵的说道:“大哥,泰勒得手了,不过出了点小意外。他现在就在楼顶的天台上,让我们上去交易!”

孙病虎心头一阵狐疑,不过事情得手,他心情不错,也就没理会这些。

“也好,带上钱,去天台!”

金华会所一共有二十八层高,是这一带最高的建筑。

站在楼顶的天台上,俯瞰万家灯火,颇有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既视感。

此刻是深夜,万籁俱寂!

寒风乍起,发出呼啸的声音,犹如狼嚎,令人不寒而栗。

孙病虎在楼顶上,朝左右看了看,并未发现任何人影,不禁泛起了嘀咕。

而且,不知为何,他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心跳莫名加速,总感觉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

“二兵,你不是说,泰勒就在天台嘛,怎么没看到他人?”

二兵朝前面指了指,对孙病虎说道:“大哥,那不是泰勒嘛?”

孙病虎诧异,疑惑的问道:“哪呢,我怎么没看到?”

可就在孙病虎顺着二兵手指方向看去时,突然感觉背后有人猛地推了他一把。

孙病虎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直接就从楼顶摔了下去。

在即将坠楼的刹那,他看到二兵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

今天有点事情,更新晚了,真心抱歉,作者君会努力更新,谢谢!

<sript>haptererror();</sript>(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