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好湿好污不行的小说片段

宫中缟素一片。wenxue6.com《

大太监立于殿堂之上, 手执圣旨,面色肃穆。

"奉天承运, 皇帝昭曰:为大郯江山之永固, 祈天地福佑,储贰之重, 朕缵膺鸿绪、夙夜兢兢。仰惟祖宗谟烈昭垂, 付托至重。承祧衍庆、端在元良。朕十三子夏侯慈文成武德, 御善奇格,天资萃美, 宏图夙著, 可立为新帝。唯新帝年岁尚犹, 故着翼王辅佐,待新帝行弱冠之礼后交权。所司具礼, 以时册命。"

满殿群臣哗然。

夏侯慈随着菱妃跪在后面, 隐约听到自己的名字,匆忙中只看到了九哥和杜月芷背影一眼,两人皆未回头。

太监走到夏侯慈面前, 声音悠悠:“陛下,接旨吧——”

夏侯慈只好磕头谢恩, 接了圣旨, 再转眼一看,周围的人神色各异。唯有他的母妃菱妃,紧紧攥住了手,平静的目光露出几分隐忧。

“母妃!九哥!九嫂, 这是怎么回事?父皇他怎么会立我为新帝?”夏侯慈皱着眉头。

夏侯乾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十三——”微微一顿,换了称呼:“陛下,不要担心,父皇立你必有他的用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万事小心些即可。”

夏侯慈听了那句"陛下",眉头皱的越发厉害,英俊的面容添上一层忧思。

菱妃心疼地抚摸着他的眉毛:“慈儿,勿怕。”

杜月芷笑道:"是呀,陛下,你现在是一国之君,跟以往不同了呢……"

"我还是我!月芷……九嫂,你们可千万别抛下我不管!"新帝惴惴不安。

“知道,知道。看,大臣们都在等你呢,你跟你九哥去吧。”

夏侯乾又握了握杜月芷的手,夫妻二人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夏侯乾沉声道:“芷儿,我们去去就回。”

杜月芷笑着点点头,二人走后,她转身看着那空荡荡,万人之上的龙椅宝座,再看看被朝臣围着的夏侯乾和夏侯慈,忽而自顾自笑了笑。

真是想不到。

原来是夏侯慈。

她重生之前从未关注过夏侯慈,只以为即位的要么是太子,要么是准备违逆的二皇子,现在看来,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当年那个被其他小皇亲贵戚排挤的孤僻皇子,被视为\"怪物\"一般的存在,居然一朝登上帝位,成为国君,若是时光倒流,想想当初的景象,倒也真是要感慨一番。

“陛下居然立了十三皇子为帝,还要翼王辅佐,这翼王诚然成了摄政王,他们兄弟感情好,将来翼王想登位,只需十三皇子禅位,天下还是他的天下。”

“可惜了五子勤王,费尽心思这么多年,却败在名不见经传的十三子面前。连我也不懂先帝的用意,为何会立十三子?”

“是啊。五子和九子斗得这么厉害,九子胜了五子,却也没有登上帝位。不过我觉得先帝立十三子也未为不可。十三殿下心系天下,多次为民请命,春旱时还想亲自去祈福求雨,这般仁善心肠,却也是别的皇子没有的。”

"仁善?你忘了新帝小时候的际遇了吗?被那么多人欺负,必定留下了许多心理阴影,谁能保证新帝以后不报复?到底是仁善,还是伪善,时间长了,自然就知道了。"

私底下,众人议论纷纷。

菱妃自然也听了几句入耳。没想到怀帝临死之际,还要将一个无辜的孩子推上风口浪尖。她的亲儿子已经被裹了进去,她的养子也未能逃脱,说来,人已逝,她再怨恨那个人,也来不及了。

站在不远处的丽妃和皇后,双眼射出凌厉的目光,似乎要将她凌迟。

菱妃心中一凛,隐约有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皇后和丽妃朝她直直走来。

"想不到妹妹闷葫芦瓜似的躲了这么多年,原来是为了今日,你恐怕在暗地里绸缪了许久,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说的就是你啊!想想太子死的时候,经手的是杜大人,而杜大人又是你儿媳杜月芷的哥哥,他自然会为了你这一派赴汤蹈火……哼,菱妃,依我看,那才是心机最深沉,最恶毒的那个人!"

经过此番打击,丽妃的容貌似乎衰老了许多,说话也刻毒了许多。

皇后则咬牙切齿:“是不是你指使杜怀胤杀了我儿?!”

菱妃娟眉微蹙,面若冰霜,却见旁边走出一个人来,是杜月芷。

她款款而来,面容犹如皓月当空,空灵澄净,却又暗含汹涌:“两位娘娘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我哥哥清正明直,即便跟翼王府沾亲带故,却也并非那等为了私事而罔顾国家王法的宵小之徒,他犯不着,也不屑为之。皇后娘娘别忘了,当初我哥哥可做过太子的亲军,再说,太子的死因已有仵作验明,皇后娘娘不信我们,也该信大郯的明律正/法和事实!”说到后面,语气一转,变得犀利起来:“如今陛下留下遗旨,既然是十三殿下,那么菱妃娘娘的身份也非同以往。还望两位娘娘三思而后行,别无中生有,胡乱中伤,以免犯下大不敬的罪名。”

皇后和丽妃被杜月芷说得一怔,面面相觑,还是丽妃反应快,最先反击。

“好啊,翼王娶了个好王妃,牙尖嘴利,竟胆敢面斥我们!论起来,你是小辈,我们是长辈,你不说跪着伺候,还以下犯上,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丽妃怒容,扬起手来,只听正前方有人大喝一声:“住手!”

却是夏侯乾和夏侯慈二人同时大喝,疾步而来。夏侯乾眼眸阴沉,警告性地看了丽妃一眼:“芷儿有何过错,这是家事,自有我来处理,论教训,还轮不到丽妃娘娘代劳,借过。”说完,竟不客气隔开了丽妃和杜月芷,丽妃踉踉跄跄退开,夏侯乾将杜月芷搂在怀里,低头换了柔和的脸色,轻声询问。

“没事吧?”

“没事。”杜月芷摇摇头。就算没有两兄弟阻止,她也不会容丽妃的手碰到自己。

夏侯乾带着杜月芷到一边休息。

不远处,刚才还话里藏锋的五子勤王,暗暗皱了皱眉。

“这翼王宠爱娇妻,胆大妄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丽妃难堪……”

“说不定是在警告勤王,让他别插手……”

夏侯慈看到杜月芷无事,才放下心来,又听朝臣议论纷纷,脸色不大好。

想起杜月芷曾经说过,即便是再有权势的人,也逃不过舆论与造势,堵不住泱泱众口。

丽妃真的只是要教训无礼的小辈吗,在这样的场合,她分明是借敲打杜月芷给新帝和翼王一个下马威,她如此聪明,又如此愚蠢,在试探,也在考验所有人的耐心。

再看看那些文武百官,或争吵,或沉默,或观望,对于新帝,他们并未完全信服。

夏侯慈年轻而英俊的脸少了几分潇洒,多了几分凝重,当下沉起脸,立于阶上:“放肆!父皇刚刚驾崩,就有居心叵测的人蓄意闹事,以往朕辈分小,暂且不理论,但父皇既然立朕为新帝,就是将江山交予朕的手中,朕是天子,既会为天下苍生负责,也会为庙堂朝廷立威!从今以后,再有在朕面前失仪者,朕不管你是皇亲国戚还是父母兄弟,一概交由仪官处置,绝不姑息!”

他长身玉立,虽然年少,这番话却有暗含震慑之力,那些议论的声音顿时全都消失了。

杜月芷清亮的眸子一转,立刻拜倒在地,声音清脆:“谨听圣令,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夏侯乾一愣,看着向新帝盈盈拜倒的娇妻,唇边露出一抹无奈的微笑,紧接着随之单膝拜倒,沉声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菱妃毫不迟疑地下跪拜倒,周围的太监宫婢放下手里的东西,头向着新帝拜倒。

仿佛潮水一般,百官纷纷撩衣跪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些声音宛若古木撞击佛钟,震聋发聩,丽妃面色发白,那只手却是怎么也下不去了,整个人略略有些站不住。

皇后,还有皇后,她还可以借皇后之手,阻止这一切……

回头寻找皇后,还是勤王上前,扶住了丽妃。母子连心,他怎么会不懂丽妃在找什么:“皇后已经被仪官请下去了,母妃……”

请下去的意思,不言而喻。母子俩互看一眼,眼神暗藏深意,随之跪了下去。

夏侯慈站在最上方,接受所有人的朝拜,背后,是明黄龙椅,万年不变地等待着。

那双被治好的黑亮眼睛,目光缓缓滑过他的母妃,他的九哥,他的九嫂,他的至亲之人,再没了方才的彷徨。

父皇,你留给我的东西,我一定好好照看。

我要保护所有我想保护的人,也会爱万民,亲贤政,做一代明君。

但我不会用你的方式。

我所爱,绝无伤害。

……

“平身。”

他吐出这两个字,稳稳朝着龙椅走了过去,一步,接一步,直到尽头。

作者有话要说:  怀帝出局,新帝确定。

下一章小五结局。

祝大家五一快乐哦~有来上海cp20的吗?我这么近都去不了(委屈)

(h.ne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