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胸软软的真好吃

“对不起有用吗?能弥补我这些天提心吊胆,以泪洗面吗?”

夏流有些苦闷,无奈道:“有话好好说,老哭着,闹心啊!你再哭,今晚我就走,让你们母子过你们的生活。”

此言一出,宋玉卿乖巧地止住眼泪。看着哭成泪人儿的佳人,夏流心疼地为她抹去眼泪,边抹边笑道:“我发现你有了孩子后,变得不一样了。以前的宋老师长的倾国倾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一副我的美天下第一的样子,其余的女人对你来说,那就是小菜一碟,简直就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在我心里犹如诸葛转世,华佗重生。我对她的崇拜,那可是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哪像现在,患得患失的,一点儿也不自信。”

宋玉卿把头埋在夏流的怀里,娇嗔道:“我有你说的那么自恋吗?”

“差不多,差不多。快睡吧!明天带我开黑去?”

“我怕。”

“我陪你。”

“嗯!”

……

“宋文,你给老子过来,你都和你妈说了什么了?一回来就指着我鼻子骂?”

见父亲气势汹汹地看着自己,宋文连忙跑到母亲的怀里,拉着她的手,撒娇道:“妈妈~,你看爸爸平时就是这么对我的。”

夏流有些无奈地看着撒娇的宋文,没好气道:“你教的好儿子,慈母多败儿。”

宋玉卿报之一笑,一副你说的没错。看着同仇敌忾的母子俩,夏流只得投降,把行李寄放在学校,陪着母子俩来到网吧。看着宋文想玩,夏流只得把位置给他。

有好事者将这一幕发到网上,惹得一阵热议,标题是坑爹从小开始……。

“你什么时候回去?”

深夜,见宋文入睡,夏流小心翼翼地把房门关上。与宋玉卿坐在外边的椅子上,静静地看着她,等待她的回复。

宋玉卿笑而不语,起身离开椅子,来到河边,寻了块地,轻声细语地唱着歌,跳着舞,在月华的照耀下,宛如小精灵,美不胜收。在风的吹动下,用手松开了她紧束着的秀发。秀发好似飞流直下的瀑布,她的美比以前更加动人,更加妩媚。只是,她的美只对一个人绽放,那就是他。

这个他,对夏流来说很迷茫,他不知道是自己,还是他。又或者,两个他都是呢?不过,今晚他可没有心思想这些问题,他的眼神被眼前的身影充斥着,在萤火虫微弱的点点光亮中,他紧紧地抱着怀中发抖的娇躯。

看着尽在眼前的佳人,面带柔情。这情,融化了夏流多年来坚守的婚姻,激发了他多年的愧疚,深深地吻了过去,感受到嘴唇传来的冰凉,以及生疏,夏流的心更加自责,又想起她的那句:“我可以受活寡,但文儿不能没有父爱。”

“你,就没有找过情人?”

听到这句话,宋玉卿狠狠地在他的脖子上咬了一口,不满道:“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随即,言语转化为更加激烈的行动,两人面红耳赤地在河边草地里翻滚着。显然,此地不是好地方。重新起来的两人含情脉脉地打量着对方,往日的误会再次归于平淡。背上的宋玉卿不断用手,挠着夏流的脖子和手臂。感受到酥痒的夏流加快了脚步,快速往家中走。时不时回头看了宋玉卿,见她媚眼如丝,在自己的耳旁吐着香气,用嘴吻着自己的脸侧……。

次日,被摇醒的夏流有些无力地看着床边的儿子,打了个哈欠,道:“怎么了?”

“爸爸,我饿了。”

“叫你妈做给你吃。”

“妈妈睡的比你还沉,我叫不醒。”

夏流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想起身,刚打算下床,才想起自己一丝不挂。随即对宋文道:“儿子,你先出去,爸爸马上就来。”

看着宋文乖乖地走了出去,夏流连忙穿好衣服,跳下床,换上鞋子。看着饿得直跺脚的儿子,夏流只得牵着他去不远处的小卖部,买吃的。回到家,拿着鱼叉,父子俩来到河边,专心致志的捕捉鱼。此时的宋文虽然捉不到鱼,但是已经能在水里平稳地站着。

提着三条半斤重鱼,父子俩有说有笑回到家。宋玉卿在家门口盯着像模像样的宋文,止不住笑脸,嗤嗤笑出声。

“爸爸,别看了,文儿饿。”

“叫你妈做啊!”

“妈妈做的饭不好吃,经常带我去奶奶和外婆家吃饭。”

听到儿子的数落,宋玉卿很自觉的别过头。来到厨房,个子很小的宋文垫着父亲给他做的小凳子,认真看着父亲做菜。他有个小秘密,他想给母亲做饭。

“爸爸。我们都有椅子,唯独妈妈没有。”

夏流用筷子敲了儿子的小手,不满道:“你怎么什么事,都向着你妈?你怎么不想想,万一你老爸被竹子划破手,你吃啥?”

“吃方便面啊!”

无言以对的夏流白了宋玉卿一眼,嘀咕道:“是不是亲生的。”

吃完饭,宋文开心地牵着母亲的手,跟在父亲的身后,来到竹林。这时,村里的年轻人打趣道:“流哥,怎么这次来的和上次来的不一样啊!谁才是你老婆啊!”

夏流回头看了一脸期许的宋玉卿,尴尬一笑,道:“都是,都是。”

在男女老少的欢笑声中,夏流只能笑笑,不说话,走进了竹林。

守在外面的宋玉卿疑惑地看了儿子一眼,道:“儿子,你不是说你爸爸欺负你吗?怎么我看他对你很好啊!”

“嗯!可是我想妈妈,我怕妈妈不要文儿。这才骗妈妈回来的。”

看着宋文如同做错事的孩子,低下头。宋玉卿心疼地抚摸着他,笑道:“傻孩子,妈妈怎么会不要你呢!不过,这事儿,你老爸知道吗?”

“不知道,不过,我才不怕他呢!爸爸就是看起来比较凶,只要文儿听话,他什么事都依着我。不过,妈妈,爸爸嘴里时不时说着:“是不是我亲生的?”是什么意思?我不是他亲生的吗?”

宋文的话让宋玉卿沉默了良久,她知道夏流的意思,那是五年前。不过现在,以后,她都无愧于心,他是他的儿子。因为夏流是夏流,宋玉天是宋玉天。她爱的是前者,思念的是后者。

“当然是,你不是爸爸亲生的,他怎么对你这么好。”

宋文露出小虎牙,哼着儿歌,时不时往竹林里看去……。(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