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的巨乳教师

突然间就得知今天刚见过的人就是幕后黑手,谢必安却没有丝毫的意外,他若有所思地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是他啊。m..com 乐文移动网”

他的平静倒是让林天泽有些诧异:“你之前知道?”

谢必安摇头:“不知道。”

“那你怎么好像一点都不惊讶?”

谢必安:“能干出那样的事情还让人查不出来的,地位肯定不一般。地位不一般的左右也不过是那些人,不是这个就是那个,有什么好惊讶的?”

林天泽点头:“这倒也是。对了,前些日子你不是要让我调查一个人死没死,我调查了很久,翻了卷宗和记录,那个人临死前没有发生任何不对的事情,最后是注射死亡的。每一步都有记录,不可能作伪。是真的死透了。你让我调查他干什么?一个死了那么多年的人,跟你有什么关系?”

谢必安手指敲了敲桌面,眼睛里带了些凝重的意味:“跟你也有关系。”

林天泽不明所以:“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杀的。”

谢必安:“他又活过来了。”

林天泽本来表情还算是轻松,懒懒地靠在椅背上,在听见谢必安说话的那一瞬间,他突然变得郑重了起来,整个人都坐直了:“他活过来了?从死人变成了活人?”

谢必安给了他两个字作为回答:“是的。”

林天泽听了他的回答,卸力了一般直接往后面一倒,身体落在椅背上:“他这是要干什么?”林天泽口中的这个他显然另有其人。

谢必安没有立刻回答林天泽的问题,他扭头,看向落地窗外。

窗外是最为浓重的夜,薄薄的雾气在城市里缓缓地飘动,像是游弋的魂灵在大街小巷中缓缓穿行。马路上一片寂静,只有路灯还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而在这个快餐店内,轮班的店员坐在柜台里已经昏昏欲睡了,只有少数的几个人还坐在屋里,状态萎靡地熬着。

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夜晚,无数的普通人在这个城市里安然的入睡。

谢必安慢慢地开口了:“他现在已经把整个阴间都握在了自己的手里,我们这些神都在阳间流亡了很多年。假如他的目标只是把持阴间的话,那这个目标已经达到了。而显然,他还没有满足。他现在已经敢把死去的魂魄放回到阳间,只能说明一件事情。”

“什么?”

谢必安语气平稳地先给林天泽起了个兴,徐徐地说:“你知道的,天上的那群神生性懒惰,不爱管事。阴间的事情即使搅个天翻地覆,只要不涉及到他们的安危,他们是不会管的。但还是有一件事能够让他们即便再不想动,也必须要爬起来,还要不惜一切代价地解决这件事。”

“那就是秩序崩坏。什么叫做秩序崩坏?死人复活了,阴阳两界之间的界限被打破。素来对于作恶作乱者最重的恐吓和惩罚就是死亡,这一条线在,人做事情就可能还有一丝顾虑。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无论如何的死不了,他会做什么?如果一群人知道自己怎么也死不了,那这群人会做什么?上面那群神不可能允许这件事情发生。”

“可现在已经发生了。而且在方胜国这个案子里可以看出这个消息已经被传播了出去。”林天泽眼里都是忧虑。

谢必安面不改色地说:“这就代表了两种可能,第一种,他自信自己可以把事情瞒得够好,瞒过那些人的神识。”

林天泽摇头:“不可能,秩序一旦崩坏,或许人们察觉不出来又什么区别,但天上的那些神肯定能在第一时间发觉出的。他们就算再懒,也不是吃干饭的。”

谢必安对着林天泽一摊手:“那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了。他现在不怕上面的那些人了,即使让他们知道了也无妨。他不光想要把控阴间,还想要把那些神佛也踩下去,让自己成为天上地下的唯一神。”

林天泽吃了一惊,猛地喊了出来:“怎么可能?”他这一声太过突兀,引得墙角那一桌的人不高兴地抬头瞪了他一眼。

林天泽不在意那个人的视线,他现在满心想的都是谢必安说的东西:“我们被他打碎了魂魄是因为我们开始对他根本没有防备,而且大家实力差不多,他对我们设了埋伏,占据了先手。但那些神在天上看了几千年了,怎么会一点儿防备也没有,况且他的实力即使再修炼几千年也不能一举灭掉那些神。”

谢必安摇摇头:“他并不需要去直接和他们斗法。他只需要慢慢地削弱他们就可以了。所谓神明,都是靠着香火信仰为生的。现在这个世界信仰本就不纯,香火也就那样。神的力量已经自然而然地削弱了。如果他再加以引导,自然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林天泽听完了他的话,忽然有所领悟:“你是说那个夜摩教都是他的手笔?”

谢必安:“是。秦广王殿下让我去看过一次夜摩教的活动……”

谢必安仔仔细细地把他那次看到的情况给林天泽描述了一遍。

“他们当时说的那句话是含着法力的。那些人现在活着的时候还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损失,等他们死了,说什么都没用了。没有转世轮回的机会,永远只能当一个孤魂野鬼,为他所驱使,甚至直接就会被他吸收。”

“人再信仰一个神也不过是留有余地的,能给神带来的力量毕竟有限。但直接吸收别人的魂魄能给他带来的力量却无法衡量。即便现在这个夜摩教只是在这个市里发展,能给他带来的好处也不少了。”

听到这里,林天泽忽然有些不明白:“既然市长也是他的人,夜摩教也是他的势力,他为什么要策划这件事来自毁长城?这一次的抓捕行动里,夜摩教被抓了不少人,还有些人直接就在抓捕的时候自杀了。”

谢必安一口把杯子里已经冷了的奶茶一口倒进了肚子里,喝完之后他才出了一口气:“你觉得是自毁长城?”

林天泽忽然觉悟了过来:“所以对他来说,人活着不如人死了有用。他是故意让那些人去送死的。而且,等这个风头过去,他再复活几个人,利用这几个人做宣传,还能骗来更多的人。”

林天泽手往桌子上一拍:“他就这样玩弄别人的性命?”

谢必安冷笑一声:“他有什么不敢的。”

林天泽一脸的愁绪:“那现在应该怎么办,我们总不能也跟他一样去办个邪教吧?”

谢必安见他一张苦瓜脸,毫不掩饰地笑了出来:“怎么不能,我们去办个无常教,办个黑白教,一教双神,咱们两个平分天下。”

林天泽无语地看着他:“你能不能说点正经的。”

谢必安对他露出了一个嬉皮笑脸的表情:“那我们说个正经的。”

林天泽:“……”

谢必安一秒变脸,从流氓脸切换成了正经脸,道:“我们是什么?”

林天泽不明所以:“什么我们是什么。”

谢必安一扬眉,表情意气风发:“我们可是无常,引导魂魄的无常。他想驱使魂魄,还要看抢不抢得过我们。”

*

沈晴此刻正站在孤魂野鬼们做任务的那条小路上,无所事事地左看右看。

老头站在她旁边,拿着斧头满脸的跃跃欲试,他一边比划着一边对她交代道:“丫头,等会儿有人来了的话,你一定要赶上去,人只要敢想,就一定可以成功,你只要上去,就一定能把别人一脚踹进河里。这样你就完成任务了!”

沈晴无言的站在一边,她本来不想来这边做任务的,但今天她今天去找老头要首饰的时候,老头说他这两天心里可慌,沈晴担心他,于是也跟着过来了。走到这边来之后,老头倒是心不慌了,开始兴致勃勃地跟她介绍,怎么样可以干脆利落地把一个人的脑袋给砍下去。

沈晴在一边听着,不由得感叹道:老头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活泼。

他们两个在这边等了有半个小时这样,天边忽然亮起一阵光,沈晴知道是时候到了。

她麻溜地找了个角落把自己藏了起来,等那一束光灭了之后,她才立刻爬了出来,她不准备做那劳什子的任务,只是为了爬出来观察一下老头的精神状态。这一看,倒是看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

老头没有像往常一样生龙活虎地舞着他手上的大板斧,反而像块石头一样,一动都不动,眼睛愣愣的看向路那一边,眼神看着很震惊,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沈晴连忙跑到他身边:“你怎么了?”

老头听她这么一喊,浑身一震,像是忽然醒了一样,蓦然喊了一声:“女儿!”喊完这一声,他拔腿就跑,直直地往路那头的一个姑娘面前冲。

那个姑娘长得非常美丽,脸蛋白净身姿曼妙。她的四肢五官都很齐全,但脸色看起来倒是不怎么好,十有□□是病死的。不过这样也好,死于生病总比死于非命好一些,起码落个肢体齐全。她显然也认出了她爹,眼泪刷的一下就淌了出来,热泪盈眶地往她爹的那个方向跑。

两个人别后重逢,脸上都带了泪。虽然重逢的地点不太对,但喜悦之情还是不打折扣的。

这种亲人见面的场面,沈晴素来最不会应付了,只能讪讪地站在一边,等着那父女俩沟通情感。

沈晴不再看那边的认亲场面,而是抬头看向谢必安。

这一次的队伍依然是谢必安带路,他还穿着那身熟悉的白袍,正在小路上面无表情地走着,满脸不要来招惹我的表情。

沈晴已经习惯了他这张时冷时热的脸了,很大方地对他微笑,还打了个招呼,表现得十分善意友好。却没想到,谢必安居然没有理他,沈晴甚至还注意到了他嘴边那个动作,看上去像是冷哼了一声。

沈晴一脸莫名其妙,谢必安这是怎么了。难道他在工作的时候就会开启生人勿进模式,变得不近人情起来?居然连个招呼都不打,他们这么长时间以来共同相处的情算是没了。

他不看她,那她也不看他好了,大家谁都不看谁。既然相看两相厌,那她就去看敬亭山好了。

于是沈晴抬头接着往老头那边看。

这会儿他们已经从刚才抱头痛哭的状态里摆脱了,两个人正在往小路的另外一边走。老头果然像他以前说的那样,要是她女儿出现了,他就一定会把她保护得好好的。并不是没有想去吓他女儿的,但老头一直牢牢的守在女儿的身前,一副神来杀神佛来挡佛的样子。一丝让人可乘的空隙都没有,别的鬼在旁边出来了,又被老头狠狠地一斧头别到了一边儿去,吧唧一声掉进了河里。从头到尾,他女儿却没有被伤到分毫。

沈晴站在河边看着老头和他女儿慢慢的靠近了,靠近了,心里想着:如果她的父亲还在的话,应该也会这样保护她的吧。

沈晴一时间有些恍惚了。

沈晴此刻站着的位置比较靠近路的尽头,老头他们两个往她这边走,和她的距离越来越近。然而随着这个距离的缩短,沈晴忽然觉得心里一阵发慌,那种头晕心悸的感觉一瞬间涌了上来,直直地冲到了沈晴的脑袋里,她难受地闭上了眼睛。

忽然之间,沈晴觉得有些不对劲。她倏然睁开了眼睛,却惊奇地发现自己正在往上飘。而这不受控制的行为的目的地似乎是……老头的女儿?

沈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慌忙地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却只能任由它不受控制地往老头那边飞去。她和那个姑娘的距离越来越近,老头和那个姑娘都是一脸的诧异。

就在她跟老头的女儿就差一点儿就要相互接触的时候,方才冷着脸拿乔的谢必安不知道从哪里忽然冲了过来,一只手牢牢地牵住了沈晴,飞快地念动咒语,然后将她收进了葫芦里。

做完这个之后,他才松了口气,这个时候,他才忽然想起来一个问题:沈晴和这个姑娘有什么关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