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奷妇系列小说

“不可!”冯安和萧何同时喊道。

“为何?”

“陈副总管,铁成飞功夫再高,可他毕竟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如何能够得到丙队兄弟的信服?还请陈副总管三思!”

两人齐齐,陈沧海如何不知道他们的真实想法,私底下冯安和萧何如胶似漆,原先丙队的队长都是被他们排挤下来的,也才有了丙队作为预备队到国外执行任务,到后来丙队队长把小命丢到那里。

“丙队作为预备队需要加强管理和训练,这事儿你们不用再说了,我相信夏侯总管也会同意的。”

“你”

见无法扭转局面,萧何愤然离席,那冯安铁青着脸,心道既然能整死以前的队长,那铁成飞这个新队长也能被整死,这样你陈沧海在紫丁队伍里还是不会有嫡系。

考核结束,高兴的很少失落的人很多,熊眼镜儿连忙走了过来,比着大拇哥说道:“铁哥,刚才你可是技惊四座啊,陈总管又那么照顾你,想必上面肯定给你一个蓝丁队长的职务,到时候你可得照顾我啊。”

“呵呵,我们都是兄弟,我去哪还不能带上你么!”

“嘿嘿,那是。”

就在这时,陈沧海带着两名随从走了过来,“铁成飞。”

“见过陈总管。”铁成飞和熊眼镜儿拱手说道。

“你今天表现不错,以后就跟着我。”

“属下遵命,只是我现在的身份是?”铁成飞问道,“哦,刚才我跟紫丁甲队队长和乙队队长都说了,紫丁预备队丙队队长的职务由你来担当。”

到冯氏岸宝集团呆了一个来月,整个公司的阶层铁成飞是清楚的,整个紫丁队伍总共不到五百人,甲队两百乙队两百,最后剩下一个丙队一百人。虽然人数少了一半但它毕竟全是由紫丁组成的。

“铁成飞惶恐,怕担不丙队队长的重任啊。”

“哈哈,人小但却那么谦虚,我说你行你就行,好好做我相信你!”

陈沧海说完转身便走,脚刚迈了几步之后回头问道:“对了刚才你使的可是登云步?”

见铁成飞点头,陈沧海转身接着问道:“你习的是道家心法?”

“正是道家心法。”铁成飞现在还不能完全放心陈沧海并没有说出自己的南华派的传人和掌门。

“哦,那”陈沧海想继续问,那知道后面来人说是冯氏山庄出了事要他赶紧过去。

“铁成飞,你明天就去丙队上任,我现在有事,有时间我再找你好好聊聊!”

看着陈沧海远去的身影,不顾身边熊眼镜儿那里志哥高兴,心里想到这个陈沧海如果不是自己的同门,那么就是熟悉自己同门的朋友,也或者说是敌人。

至于这,铁成更愿意相信前者,如果到时候真是如此,铁成飞来京城的两大目的的其中一个就要完成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并不费什么功夫啊!”

“铁哥,你说啥啊?”

“没什么,走我请你喝酒去。”

“哈哈,好得很,俺好久都没喝过酒了。”

陈沧海赶回冯氏山庄,得知冯征又吐血,原因竟是有人倒冯征的面前告状,说冯如海这段时日在外面惹了不麻烦。

冯征本来身体就不好,一听此消息那能受得了,当场吐血倒地。

冯如海得知有人告状之后,知道躲不了,赶紧回到冯氏山庄,此时正跪在冯征的床前,另外一边的女孩儿坐在那里也是抽泣不止。

陈沧海进屋看到女孩儿之后就猜到了她就是告状之人。

原来这女孩儿是冯如海的表妹,表妹姓秦,秦家的祖业不在京城,而是在东南部的重镇东海市,前个月秦家妹子到京城游玩,寄宿之地就是冯氏山庄,这秦家妹子平日里也是大大咧咧,什么都敢玩什么都敢说,在外面呆久了对表哥冯如海的所作所为也就清楚得很。

凡是性情外向的女孩儿心里是藏不住话的,这天回到冯氏山庄跟冯征聊天的时候就把冯如海的事情说了出来。

哪知道冯征听完之后怒火攻心倒床不起,这样也把秦家妹子吓得不轻,在床边寸步不离。

“如霜小姐。”

陈沧海进屋没看冯如海一眼就跟秦家妹子打了升招呼,那秦如霜见到陈沧海回来也松了口气,擦了擦眼泪说道:“陈叔,我可不是有意的。”

“我知道,估么着你也累了要不你先下去休息吧。”

秦如霜见此点点头,偷偷看了一眼跪在旁边的冯如海之后再仆人的参附下走出房门。

冯如海从下家教很严,可是吃屎的骡子不长草,他的秉性如此如何都改变不了,不过现在冯如海看起来吓的不轻,但其实心里恨不得这个父亲早点离去。

冯如海很会演戏,看到陈沧海过来,连忙起身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痛苦的说道:“陈叔,我知道都是我不对,我惹父亲生气,但现在我真的不像父亲有事,你一定要救救父亲啊。”

陈沧海看着冯如海长大,对他确有爱惜之心,通过冯如海“真心实意”的表述之后,心里又软了过去,“如海,你放心,我会救老爷的。”

“多谢陈叔!”

冯征几次病危,都是在陈沧海的救助下起死回生的,这一次亦是如此。退下房间里面的所有人,陈沧海将自己的真气打入冯征的身体,看着冯征一点点恢复过来,陈沧海显然并不高兴,因为他清楚真气只能暂时保命,要想再多活两月显然是不可能的。

“沧海是你吗?”闭着眼睛的冯征虚弱的问道。

“是我。”

冯征将陈沧海的手紧紧的抓砸在手心,缓了口气说道:“如海小儿我还能靠他吗?难道冯氏真的要断送在我的手里吗?”

“老爷,你别说了,如海他还小,不懂事是暂时的,只要等他长大了我相信他会将冯氏传承下去的。”

“你不要在骗我了,今天我在知道这几个月全部是你在瞒我,我知道你不想让我伤心,可是你晓得么你这是在害我啊。”

“老爷,沧海不敢啊!”

“好了,我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你扶我起来我要把遗书写下。”

“老爷,再等等不行么?”

“沧海不要再劝我了!”

一封遗书写了好久,期间冯征几乎拿不稳毛笔,等到终于写完,冯征颤颤巍巍的将自己的大印盖在上面,而后将墨迹吹干这才小心翼翼的转交陈沧海。

小说网,!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