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调教浪荡老师

倒霉催的,刚通过传送阵到达九幽山的另外一边,就要被一只王级魔兽追杀,明明只是一只看起来小小的小白貂,结果一下子变成三米高的巨兽。

此时,夏询使用了大量的力量传送,夜倾城实力又不及,只有一条路,那就是逃。

嗅好汉不吃眼前亏。

只是,夏询身体虚弱,哪怕是逃,也得靠着夜倾城背着他才成。

小翠蛇也变大,挡在夜倾城身后,与巨白貂互相攻击着。

巨白貂的牙齿,很锋利,阴林林的,不过小翠蛇的皮,也很硬,泛着清碧的光芒,也不是巨白貂想攻破,就攻破的。

在实力相对的时候,小翠蛇的绝对融化之力,也减弱了许多,不然,两只魔兽也不可能打成了平手,由此可见,小翠蛇的实力究竟在哪一步。

“娘亲,你先走,我挡着它,”小翠蛇道。

夜倾城却不可能真的放任小翠蛇不管,于是手一翻,拿出一堆生级版的弹药,往巨白貂身上一砸。

“轰轰轰——”

随着魔兽的等级越高,其防御攻击力量也越来越强,升级牌的炸药,将巨白貂身上纯白色的貂毛炸得一片凌乱,也许了许多,可也没有真的让它受伤,反而激怒了它。

夏询手一翻,道:“这里还有一颗元素子弹,我们一起。”

以他现在的气力,估计没办法发射出这颗元素子弹。

“好,”夜倾城当下便同意了,她通过心念,示意小翠蛇注意了。

小翠蛇拉到,在心里回应了一句:了解。

巨白貂朝着小翠蛇扑咬,变成巨型的小翠蛇同样也是尾巴一甩,就在巨白貂以为要迎击上时,小翠蛇突然原地消失了。

的确的说,也不是消失,就是缩小成一小条儿了,所以乍会觉得它消失了。

就在小翠蛇变小的同时,夜倾城与夏询合力一枪,已经对着张开嘴巴的巨白貂的嘴,射出了元素子弹。

元素子弹,如狂风般,带动着这一方天地的元素之力。

“轰——”

巨白貂急忙闭嘴,可是已经来不及,元素子弹已经射进了它巨大的嘴里,在它的嘴里炸开,直接将它的脑袋炸烂,一颗王级魔核飞出。

夜倾城心念一动,将它吸到手里,然后使用玉盒半其装起来,收进云戒之中,然后道:“走!”

这进而这么大的动静,估计已经引起了其他高级魔兽,或者是王者魔兽的注意了,而这只巨白貂显然是进入王者不久,不然,凭着一颗元素圣者的元素子弹的威力,又怎么可能真的有这么大的威力?

小翠蛇对着夜倾城身上射去,变成手链,圈在她身上。

两人一兽,深怕惹来更恐怖的魔兽,疯狂的往前冲,要离开这里。

就在他们两人一兽离开不久,与巨白貂相战之处,便出现了三个修为在元素圣者的强者,检查起巨白貂,当没有看到巨白貂的王者魔核时,三人中的一人便大声的说了声:“追!”

王级魔兽,最可贵的就是它的魔核,又怎么能放过呢?

三人其中一人将巨白貂的尸体收进容物戒中,便寻着夜倾城他们逃走的方向追去。

夜倾城心中莫名有危机感,只觉得今天是在劫难逃了,下意识的,脑子便快速的转动起来。

前逃的夜倾城心中一转,便将夏询入下,拿出一些矿石,对着四面八方的丢出去,然后他们便寻找一个方向跑。

四面八方都足迹,她还刻意的抹去了自己的足迹,只希望能快到到达什么村子,或者什么镇的,只要能混进人群里,便没有人能再找出他们来,而她的化妆术,可不是盖的。

然而,夜倾城要寻找人迹,可是四处转,却依旧一点痕迹也没有,她只能继续往前。

终于,在又跑了两千的时候,看到了一些足迹,当即,她便跑了过去,那群人,看起来还蛮多的。

然而,夜倾城要失望了。

跑到时,就发现,那群人竟然都是十几岁的孩子,而且这一群二十人,明显是在欺负中央的一个孩子。

而且这些孩子的修为,此时都比她这个修为被诅咒压制得高。

“路过的请继续路过,”二十人打人的人中有一个道。

夜倾城挑眉,如果不是这个的神色,她还以为这孩子与她一般,也是穿越的,不然,这说话的试,怎么跟她这么像?

“我们是地上那孩子的师父,”夜倾城放下夏询,道。

地下被打的男孩有些惊讶,不过,一双眼睛却依旧一片明亮,可没有因为别人欺负,而流露出半分懦弱。

“哈,你们是他的师父,”说到这个,这打人的二十人便想笑。

“就凭你们,也想当别人的师父?”二十人不客气的嘲笑起来。

就在此时,那三人,也追了来,直接使用元素之力,将在场之人全部罩在里面。

不过,因为对方看到是一群半大不小的孩子,其中,有两人,也就两个人而已,所以,并没有下狠手。

“有没有看见有人从家里逃走?”三个人,有人站出来问,那人脸上带着疤,显得特别凶神恶煞,让这群刚才还嚣张的孩子,立马害怕起来。

“没没有……”

二十个大半孩子不停的摇头,眼中,带着恐惧的惊骇。

三个人,看向夜倾城。

夜倾城指了指地上躺着的孩子:“我是他师父,来这里是为了教他,不过你们也看见了,这群孩子冒出来,破坏了一切。”

“哼,就凭你……”

“碰……”

夜倾城拿出普通手枪,对着刚才说话的孩子发射一枪。

那说话不屑的孩子立即被吓到,僵着身体,瞪大双眼,下意识的吞了一大口口水。

“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夜倾城这只普通的枪,虽然厉害,却也只是与元素者与元气者比美而已,到没有真的好到让这些元素圣者放下尊严出手抢的理由 。

“你……”那说话嚣张的半大孩子,看了看四周,当即,也不敢说话了。

三个元素圣者看着这情况,眼中带着浓浓的疑惑。

空气,莫名的变得提心吊胆起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