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模大胆gogol私拍

只是赵绯却没有要,“谢谢太子。 ()只是,我需要的东西已经放在心里了。”说完,他连磕几头便离开了。

这个西族最优秀的情报探子,在奉献了自己的一切和爱情之后,孤单离开了。

赵世则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有些惆怅。

“太子。”赵老爷出现。

赵世则有些诧异,“你也要离开么?”

赵老爷微笑摇头,“我不离开。我既是西族的宰相便要追随太子一生。只是还有一个人想要离开。”

他刚说完,赵端便从一角走了出来,她换上了一身寻常的不能再寻常的衣服,面容仍是精致的,她上前便行礼,“太子。”

“免礼。”望着这个扮演了自己十年姐姐的赵端,赵世则心里对她也像对待亲人那样的关心,他问她,“你准备去哪里。”

赵端微微一笑,想了想,“我打算过一段时间的正常生活。”

“……”赵世则不懂。

“我在宫里呆了十年。阴谋诡计,处处争宠。我感觉我现在都不像个正常人了。”赵端说笑着看了赵老爷一眼,又看向赵世则,“我想重新回到市井之中做一名普通的老百姓,感受生活,让自己的心灵放松下。等我觉得自己变得正常之后会再度回来效忠太子。”

的确。宫中十年。

可以把一个天真的少女变成一个诡计多端的毒妇。

幸好的是赵端没有改变,她仍很清醒,其实赵世则也明白那只是她跟他的一个美丽谎言,可是他当然会同意,当下他便命人给她他早为她准备的一切。

“房子,银子,仆人。所有一切都在上面。”

赵老爷开玩笑,“赵端只怕是用不上这些。”

“为何用不上?”赵端笑着接过,横他一眼,“你以为我是赵绯?我只是说要过老百姓过的生活,我并没有说我要过穷苦人的生活。”说完,她又朝赵世则行了几礼,潇洒离去。

转眼间,陪在他身边十多年的人都离开了。

赵世则有些寂寞,毕竟,有些相濡以沫的陪伴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

“太子。连侯爷来了。”赵老爷提醒道。

赵世则恍然抬头时,看见连靖携着王云珠走了进来,看见连靖身上背的包袱时赵世则便知道他的来意是什么了。

“你家本就在京城,你又要去哪里?”

连靖微微一笑,“家虽在京城。可是我曾经答应过云珠会带她去游山玩水。”

王云珠也深情凝视连靖,“想去一个全新的地方,重新开始。”

赵世则叹了一口气,面上有不舍,“你们既然做了决定我也不会勉强。但连靖的官位都还在,府邸也会帮你照看。”

“谢谢。”连靖笑道,说完,又道,“如今朝中局势一切明朗。那些有谋反之心的大臣全被你抓起来了。随时定罪。而九王爷又将自己所有的财力给了你,如今,国库已满还有多余的。掌握着虎符的大将军是你们西族人无叛逆之心。至于登基的圣旨我也写好了,上面写着我身体不适,将皇位转传给你。”

赵世则心中感动,如果没有连靖,他复国之路不会如此成功。

连靖说完握着王云珠的手跟他告别,“有什么事,飞鸽传书。”

“你……不去和韵珠告别吗?”赵世则终于开口。

连靖微微摇头一笑,“不必了。又不是生离死别之日。”说完,他朝王云珠看了一眼,王云珠亦深情回视他一眼。

赵世则全部看在眼里,一切了然。

他们离开了,赵老爷也去忙着他要登基的一切事宜,赵世则走到宫殿走廊,遥望他脚底下的这一片江山,内心感慨。

“当了皇上,你就更累了。”王韵珠不知何时来到他身后,为他披上了一件披风。

赵世则无声将她搂入怀中,柔声道,“你看,下雪了。”

果真,天上飘飘扬扬的下起了小雪,漫天的白覆盖了这一座皇城。

有些苍凉的美。

“看来,以后就真的只有你陪着我,我陪着你了。”王韵珠柔柔道,“小香离开了。你最亲近的人也离开了。以后,就只有我们俩了。”她语气有些淡淡的忧伤。

赵世则抱紧她,唇吻住她脸颊,“这样不更好?只有你,只有我,我们两个肆无忌惮的相爱。”

他总是能温暖她。

王韵珠反手抱住他,依偎在他暖暖的怀里却总是笑不出来。

她,无法怀孕。

“世则。你什么时候登基?”她轻声问。

他闭目紧搂着她,享受着与她在一起的片刻温暖,“下月初一。”

今天已经是本月的初一,他刚那么一说她还以为就是今天了。

“讨厌!”发觉他是在逗自己之后,王韵珠嗔了一声。

赵世则哑笑着将她横抱而起,眉宇间染上风雪,英俊惑人,“老子最讨厌的一面不如今日让你见识见识。”

“还来啊……”她脸霎时红了,满是小女人的娇美,这几天,每天夜里他都将她折来叠去的折腾好久,她今天好不容易趴下床他便又要折腾她下不了床么?

“下不了床就好,随时等着我宠幸。”他看穿她的心事低笑出声,吻住她,便朝寝殿方向走去。

王韵珠闭上了眼承受他的温柔。

心,却微微裂开一个口子。

她决定在他登基的那一天告诉他那件事。

***************************************************************

长安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京城里的人都在忙着过年的事,都已经十一月了,不仅是过年的喜气,新皇的登基更是为这个国度带来焕然一新的新气象。

“听说皇帝会是连侯爷。”

“我听说会是赵公子……”

一酒楼里几个人在那儿打着赌,最后他们还兴致勃勃的押下了赌银,有人站在连靖那一边,有人站在赵世则那一边。

一顶轿子无声的从他们身边经过。

轿子来到了郊外一处繁华的府邸,刚刚停下的时候只见九王爷商九从他的府邸里快步走出,亲手掀开轿帘抱出了坐在里面的女子。

女子身体娇小,肤色白皙,远远看好似一朵静静绽放的玉兰,她的脸上遮着一个白色的丝巾更将她的美半掩,美的十分仙气。

“累么?”商九冷若冰霜的脸在看到她的那一刻,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无限温柔。

其它的人识趣离开。

自从小刀易容成他夫人的模样回到他府上之后,商九便将他府内所有人下人全都辞退了,因为他要独享与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他不允许任何人能与她有接触的机会。

小刀被他温柔的抱在怀中往府里走去。

从来到现在已经有一个月了,她从最初的不适到慢慢适应,这其中大部份是因为他。她从未被一个男人如此温柔的对待过,他从不让她脚沾地,无论去哪儿总是抱着她,吃东西也喂她,他跟她说话的声音总是那么温柔,他本身长的就俊美,有时会让小刀有一刹的失神。

“乖,怎么了……”他抱着她在水榭边赏雪,见她心不在焉,他关心道。一双水银色的眸子满是温柔的凝视着她。

小刀微微摇头,直视着他。

一个男人要有多爱一个女人才会对她如此温柔包容呢?

商九见她呆呆凝视自己的模样娇柔又可爱,他情不自禁的在她脸颊上轻轻一吻,感受到她身体轻轻一颤之后,他更怜惜了,“如果你不喜欢,以后我便少吻你好么。”

他是那样怕伤害到她,哪怕一丁点。

小刀觉得他有些可怜,因为他所有的温柔对待她却不知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妻子。

“饿了么?”他柔声问,凝视着她的眸有浅笑。

小刀轻轻摇头。

商九将她抱紧了一些,下巴在她脸颊上轻轻摩擦,“冷么?”说话间,将自己身上的衣脱下紧紧包裹住她,生怕她受冻了。

小刀任自己依偎在他温暖的怀中,她感受着被人珍视的温暖和幸福,可她的眸却始终朝着一个方向望去。

湖对面的墙。

她最初刚来的时候赵绯会经常出现在那儿,默默的关注她,可是最近,也不知是哪一天起她便再也没有看见过他。

他,走了吗……

他,走了哪……

她对他更多的是一种愧疚,觉得她没有回报他对自己的好,她对赵世则才是真正的喜欢可是她不能再想他,因为他现在应该过的比她更好不是么?

“怎么哭了?”商九见她眸中流下泪来,他心疼不已,轻轻的,轻轻的为她擦去。

小刀回过了神,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商九被她湿润的眼神看的更心疼,温柔吻去她的泪,“我从不会让你哭。可是你这一次重生之后却总是哭。我到底要怎样才能不再看见你的眼泪……”

“……”

“你好像从来没有对我笑过……”他声音有些惆怅。但凝视她的眼神却还是极温柔的。

小刀心情复杂看着他,她不知如何对待他。

她本就是一个凉薄的性子,要和一个人从陌生走到熟悉,不花十几年的时间根本做不到。

而且,她之所以会爱上赵世则是因为他在她最需要人帮肋的时候出现,而之后她变得强大便再也没有人能够走进她的心里了。

商九不明白她的想法,他只温柔的抱着她,“没关系。你不笑,但你只要不哭就好。你一哭我就……心疼。”

这个冷若冰霜的男人只有面对她才有温柔的忧伤。

小刀任自己闭上双眸,静静躺在她的怀里,她需要人关怀,他想要关怀她,何乐不为?

只是,胸间的寂寞。

永远,此生也无法再消逝了吧……

********************************************************************

一个月后。新皇登基。

整个京城都为之沸腾着,人人欢喜雀跃。

赵世则龙袍在身,戴着皇冠,轮廓分明的脸上有着威严。他从跪在地上的文武百官中间慢慢的朝龙椅走上去。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底下一片声音。

他一步一步,君临天下。

当他坐上那个位置的时候,胸口剧烈的激荡起从前的情绪。

国灭时,父亡时,逃难时,隐忍时,筹谋时……

“今,朕登基,大赦天下!”他一字一句,壮严的宣布着。

底下一阵附应声,“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赵世则扫视跪在他面前的群臣,还有被他踏在脚下的大片河山,这江山总算是他的了,他收好激荡的心情,继续宣布,“即日起,新皇登基,国号改为西!”

听到这一消息之后,底下大臣有片刻的诧异。

他们议论纷纷,“为何突然要改国号。”

赵老爷他身着官服,站出来大声道,“先皇死去,新皇登基,自然是要另改国号。辞旧迎新,各位可有异议?”

大臣们听了他这一番讲解之后,声音顿时消匿。

“臣等,一切听从皇上安排!”

赵世则听到之后,狭长的凤眸微微一动,宣布,“来人。将罪犯王贤王林押上。”

“回皇上。王林已经死了。”太监尖着嗓子。

赵老爷在一边问,“怎么死的?”

“做成人彘之后不久,在冰天雪地里冻死的。”太监一番话引得朝中一片波澜,大臣们吓得面面相觑,做成人彘然后冻死?新皇的手段好狠呀!

赵世则就是想借此给大家一个下马威,他厉声道,“王林罪犯欺君!私禁皇后!罪该万死!如今他虽然死了但罪仍不可饶恕。将其王国府铲平!并在史册上删除与王国府有关的所有一切!”

皇上的这一招可狠呀!

文武百官们战战兢兢、心惊胆战,他们原来以来会登基的是连靖,连靖是个温和的人,可如今登基的是赵世则,他们又以为赵世则只是一个生意人,应该不会怎样,可是今天一看来是他们小看了他,以后都不敢有什么谋反之心了。

赵世则宣布完这一切之后,又问,“王贤呢。”

“回皇上。王贤说他罪孽深重,愿呆在牢中一生直至死。他不愿出来。”太监禀告。

赵世则听了之后微微点头,他心中对王贤是无法原谅的,毕竟他是王林的帮凶,就算要他出来也只是将他发配边疆,既然他不肯出来便在牢中一世吧。

接下来,封后仪式。

在阵阵的乐器声中鞭炮声中,王韵珠身着华丽的宫装,一步一步缓缓走进,两边是扶着她的宫女。

赵世则主动从龙椅之上缓缓走下,来到她的面前,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韵珠。我欠你的一个婚礼,如今,还你一个盛世大婚之礼。”

王韵珠的双眸透过眼帘前的珠子看向他,低声道,“世则,你可知,我曾经的心愿。嫁人的心愿。”

“什么。”他柔声问。

她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假若有一天我出嫁,我必要让那些曾经毒害我的人的尸体当我的嫁妆。”

赵世则听了微微一震,狭长的眸看着眼前风华无双的她,“好。很好。”说完,他便要吩咐下人去办。

可是她却伸手堵住了他的唇,眸中闪过一丝狡黠,“王夫人、王明、王老太君、王婆、王敏、王林、她们六人的尸体已经被我装在了送嫁的箱子里。”

他见过她妩媚、生气、发怒却还不曾了解她心里有一个小小恶魔,但他很爱,很爱。

“今晚,你怕不怕。”她竟逗起了他。

赵世则微眯起眼,“怕的应该是你。这一个月来我只让你今天能够下床,之前的痛处都还不痛了吗?”他暗指她在他身下求饶的模样。

王韵珠面色一红,嗔他一眼,便低下了头。

赵世则握紧她的手,向所有文武百官宣布,“朕封王韵珠为王后。”

“这,这万万不可呀皇上。她应该是皇后,怎能有一个王字呢。”底下大臣乱了。

“何况她只是一个庶出的……”

赵世则声音决断,“庶出如何,朕偏要她庶女为王!”

他的声音和气势震撼到了所有人,大殿上鸦雀无声。

王韵珠依偎在他怀中,泪水打湿了眸,曾经,连靖想给她一尊最尊贵的爱,让她不在因为自己卑贱的出身而自卑,可是他没做到。如今,赵世则扭转了她的出身,将她的卑贱改为尊贵。

“庶女为王!”底下,所有大臣全部拜着,声震如雷。

赵世则携手王韵珠站在龙椅之上,君临天下。

当晚。全城沸腾。

烟花不断绽放,歌声环绕全京城。

赵世则跟满朝文武喝完了酒之后便醉醺醺的朝着他和她的寝殿方向走去,算起来,他和她之间并没有一次真正的洞房。

他与她成亲的当晚是相拥而眠的。

如今,又能算他与她的再一次成亲,今晚说什么也要她终身难忘!

“王后呢?”赵世则推开门有些微醉。

宫女们忙道,“正在室内等着王上。”

赵世则让她们退下然后反锁上门,他微醉时,一双狭长的眸有几分迷惑,摇晃着走了进去,刚刚一掀开帘子便看见里面站着好几位绝色美女。

“参见皇上。”她们见了他马上跪下。

赵世则愣了一下,他无视她们走到了王韵珠身上也不管有没有这么多人直接将她压倒在床上便亲吻起来,“宝宝兴致真好……找这么多绝色来旁观我们……”

王韵珠被他吻得气喘吁吁,伸手推开了他一些,“不是叫她们来围观的。”

她刚说完便感受到他眸中有怒火迸射出,他似乎已经知道她找那些女子来是为何的了,王韵珠吓得抿唇,可紧接着她心又是一紧推开他便起身对那些绝色道,“还不参见皇上。”

美女们又行了一礼。

“脱掉衣服。”她又继续,其实心却疼的要命。

赵世则终于怒了,他一把将她拖到床上开始撕她衣服,同时嘴里吼道,“还不快滚出去!”

“世则。你干什么!你听我说!”她一边挣扎一边喘(河蟹)息,只听扣子脱离衣裳的声音,才一眨眼她便衣衫不整了。

赵世则怒火中烧,他警告她,“王孕猪!从现在开始你不准再说一句话!”说完便扒下她的裙子,进入她之前他狠狠说了一句,“今晚,老子让你知道什么是疼!”

这是他第一次没有任何前戏就直接进入(河蟹)了她。

王韵珠疼的皱起了眉,一双白皙的大腿在黄色的床单上用力的蹬动着,她不断推他,“赵世则,疼!”

他发狠的干着她,俊脸阴沉,“疼?你知道什么是疼吗?”说完,手有力掐着她下巴,然后一口咬上去,咬得血珠子都冒出来才满意的松开。

王韵珠的干(河蟹)涩被他挤得火辣的疼,她用力的扭动着,刚被他这么一咬更是眼泪都疼出业了,她沙哑着嗓子道,“好疼,你轻一点……”

他看着她红润的唇张合着祈求,虐心大起,直接一口咬破开疼得她哼哼直叫,他咬得更起劲,不止是她的唇,她的脸,她的颈脖和前胸全被他咬出血痕来,同时,腰下蛮干着她,从干(河蟹)涩到湿润,两人交(河蟹)合处发出羞人的啪啪声。

“世则……我有件事要跟你说……”她被他又翻转过身,这个角度入更深,不光是下身疼她的胸(河蟹)部被他的手要掐爆了,疼的混身一紧,夹得他嘴里一阵低喘。

赵世则从后反复(河蟹)操(河蟹)弄着,嘴里狠狠喘道,“事?什么事?老子还没问你为什么突然找这么多女人!”说完用力拍打她屁股,“夹(河蟹)紧!叫!”

王韵珠羞的脸埋在枕头里,低低的喘,哀哀的叫。

他前后弄过还不停歇,抱住她两人面对面坐着。他边用力挺边发狠道,“疼不疼!”

她疼的流泪,话都说出。

“以后再这样,老子要你疼的眼泪都流不出。”话虽如此,他还是心疼的吻去她的泪,但下身也没停歇下来,更用力的进(河蟹)入(河蟹)她。

这个姿势使得她混身颤颤抖抖着,嘴里无力的哼唧着,长发飘飘,眼中含泪,格外的诱(河蟹)惑人。

赵世则本来刚有的怜惜又被欲(河蟹)火给替代,抱紧她的腰就是一阵死顶。

两次过后,他又将她扶在自己腰上坐着,帝王般吩咐,“自己动。”

王韵珠实在被他弄的没力气了,可是她又知道他的脾气,如果她今晚不乖乖的他一定会让她在他身下“死”的更难看。

“世……世则……我刚刚……不是那个意思……”她在他身上边说边动,有些羞涩,一张脸是情动的红晕。

他冷冷盯着她胸前晃荡的一对乳(河蟹)波,手不时捏(河蟹)玩着,“你不是那个意思是什么意思?”

“我……”她刚说完便被他一顶,顶得混身酥软,喘(河蟹)息不停,“哈……我……”说到这她想起自己不能怀孕的事,眼睛一酸,流出泪来,她趴在他精状的身子上嘤嘤小声哭着:“我不能生育……所以……才叫她们来……我不想你无后……”

赵世则气得重新扶起她就是一阵狠(河蟹)干,干的她纤细的腰都快扭断了才停下来,幽幽盯着她,“谁跟你说你不能生的?”

王韵珠混身酥(河蟹)软麻透了,她声音也有气无力,带着哽咽,将之前她看病的事全告诉他了。

“如果那位大夫不告诉你终于无孕,有人下毒,你会怀疑王玉珠吗?”他听了倒是很淡定,手掌在她细腻出汗的背部来回爱抚(河蟹)着。

王韵珠眉梢一抬,她似懂非懂看着他,眼神迷惘。

他最爱看她这个样子忍不住抱起来就深吻好一会儿,吻到她无法呼吸才松开来,两人唇中还连着银丝儿,他冲她脸上吻着热气,“那大夫是我的人。”

听到这王韵珠才恍然大悟,醍醐灌顶。

原来当年的事是赵世则一手谋划的,他早就怀疑了王玉珠可是又不愿正面跟她说,怕她伤心,所以他才让那大夫这样对她讲,只为引起她的怀疑。

“这一切都是你设好的计?”王韵珠回过神来,兴奋的问。

赵世则低喘一声,双目迷离怜惜看着她,“不然呢?你这个笨猪把谁都当自己人,老子不帮你多盯着些,你被人吃了都不知道。”

一切转变的太快,王韵珠的心还是扑通知跳的。

她嘴里重复颤抖着,“所以……我能生……”一直以来笼罩在她心上的心事这一瞬间全部消失去,她喜泣而泣。

“想生几个老子都满足你。”他埋在她身体的某(河蟹)部位又挺(河蟹)立起来,手亦暧昧的环在她纤细的腰上,两人紧贴的胸膛不时摩(河蟹)擦着。

王韵珠却在此刻又担忧起来,双手捧住他的脸,“既然我能生,为什么……我们做过这么我次,我还是肚子一点反应都没有?”

“宝宝……怀孕不是你想有就有……是老子想让你有你就有……”他浓情的吻在她唇上、颈上来到她胸(河蟹)脯上。手搭在她腿上使她环上他精壮的腰。

王韵珠还没听太懂,她现在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喜讯弄得整个人都亢奋异常,但还是带着几分忐忑不安问他,“赵世则……啊……我真的……能有吗?”

“明天就有,老子保证。”说完,他吻住了她的嘴不准她在说话。

王韵珠被他抱着,整个人不断从上狠狠的坐下去,顶得身子都软绵绵的趴在他身上,她开口时声音都在颤抖,“为……为什么明天……就有……呢……啊……”

赵世则欲(河蟹)火难耐可她还在一直问,他发狠的要她,“叫,用力叫。”

王韵珠害羞可是他总是折磨得她丢尽脸,她放任自己在他怀中呻(河蟹)吟。

偌大的宫殿只听见她呻(河蟹)吟了约二个时辰,呻(河蟹)吟的声音才越来越小,越来越哑。

“说啊。老子倒要看看你还能说话吗?”他一脸邪气,坏坏的看着被他蹂(河蟹)躏的混身青紫,双目迷蒙的她。

王韵珠这才惊觉着了他的道,可是她现在真的说不出话来了。

赵世则用力咬住她的唇,“改天,我要重新大办一次与你的婚礼。”

王韵珠累极了,想问他又发不出声来。

“老子今晚本期待和你好好洞房一番,你却扫了老子的性(河蟹)致……有这样在新婚之夜带别的女人回新房给相公的吗?”赵世则提起这个心里还有气。

王韵珠欲哭无泪。

谁叫他自己不提前将那件事告诉她,现在还偏偏怪她了!

望着她可怜兮兮看着自己眨巴的眼,赵世则体内的欲(河蟹)火一腾,咬住她耳朵,“再来一次,最后一次。”

这夜,漫漫长。

王韵珠就这么一直看着摇晃的帐顶昏昏入睡。

第二天一早,赵世则便下了床召了一个御医过来为王韵珠把脉,御医隔着帘子把,王韵珠则混身无力的躺在赵世则的怀里,昨晚,她差点被他折腾死了……

她真怀疑她会不会有一天死在床上。

想想他体力这么好,而她这么娇弱,要是一直这么天天要下去,王韵珠不敢再想。

“恭喜娘娘。你已有一个月的身子了。”

王韵珠惊呆了,心里是兴奋、莫名的恐慌,她朝赵世则急急望去,他当然懂她的心,他轻轻吻她,“是那一晚你的主动才有了我们的孩子。”他暧昧的言语令她想起那羞人的一晚。

御医谢恩退下了。

王韵珠还沉浸在初初怀孕的兴奋激动中,她一双乌黑的眸不断闪烁光彩,兴奋的问赵世则,“世则,以后我们的孩子叫什么?”

“赵猪猪。”赵世则逗她。

王韵珠嗔了他一眼,幸福的想象着,“如果是男孩子的话就叫赵承世,如果是女孩子就叫赵承欢。”说完,她幸福的搂着他解释道,“男孩子是要担当大任的。女孩子则膝下承欢。”

“膝下承欢……”赵世则意味深长道,“好名字。”

王韵珠明白他在想什么后,气得捶打他胸膛,“讨厌!你又在想什么不好的东西了!”

“没有。”赵世则一脸正经,说出的话却死不正经,“我只是在想你在我膝下承欢的时候会是怎样……恩……”

“赵世则!”她羞得叫出声来。

他却将她压在身下,眼眸温柔,“不如。让宝宝感受一下什么是膝下承欢。”

“你……”她没开口,唇以及被他堵住。

膝下承欢,不仅是她,他会让她和他的孩子一生欢愉,无忧。

——————————————————————————————————————————

全剧终。

提醒:大结局大家不要跳着看,结局(上)有男女主的肉(河蟹)戏看,很肥的肉哟。

有关其它人物的故事会在番外出现,番外基本上带肉,美人们可以去看,千万别错过美味的。

最后,感谢你们一路追文,有你真好!啵!(^o^)/~

师太写的《娘子,手下留情》《法医毒后》《妃悦君心》这三本书正在做2元特价!美人们速去看吧!只需2元即可哟!抓紧机会!!!(^o^)/~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3/3946/indehtml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