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无赤裸裸美女

酷炫到没朋友的夏泽这几天在游戏里认识了优雅帅气的吟游诗人,这个角色是游戏里唯一一个纯辅助技能门派,主修治疗和复活以及装备附魔。

这是个休闲类玩家,想下本可以下本,治疗压力不在,随便加加血就过了。想休闲休闲,做做附魔打打材料,而且打材料的地方风景都特别美,深受不爱打打杀杀的玩家们的钟爱。还有就是吟游诗人的的招式技能特别浪漫,每个招式配一首诗,在施展招式的时候诗人要以入画境的状态来吟唱诗歌。与此同时,他的周身会以墨色字体显示出诗句,并自带飘散着各种花瓣的背景。一句话,简直美的不要不要哒!

夏泽就是和一名来自江南的吟游诗人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每天都和他混在一起,有时候连吃饭睡觉都要推迟,就是为了卦这位吟游诗人的约。一天两天还好一些,时间久了冥斯就开始心里有想法。

媳妇这是怎么了?出轨了?第二春了?为什么对自己越来越冷漠,对别人却越来越热情?他们在一起也才两年多啊!老二也才刚出生,为什么就忽然从热恋转到厌倦了?不对,明明自己对他的热恋还能持续个好几十年,难道真的是自己一厢情愿了吗?所以,他才迟迟不肯和自己复婚吗?

冥斯很委屈,但是冥斯不能说,他怕自己说了又被说成是小心眼。可是明明自己的媳妇已经和别人走到一起了,这样还能忍得下去,还算男人吗?

就在冥斯想找夏泽谈谈的时候,夏泽却主动找到了冥斯。冥斯的心情立即变得好了起来,他就知道嘛,夏泽之前肯定就是玩心不退,自己还经常泡在游戏上不肯去主持军部例会呢,更何况夏泽了。作为一个……虽然成年但模样尚处于年轻时期的男人,贪玩儿并不是什么值得诟病的缺点。

夏泽手里拿着游戏客户端,对冥斯说道:“你在家?我刚好找你有点事呢。”

冥斯装模作样的说道:“正准备出去,今天军部新兵联赛,唉,真是太忙了。有什么事就说吧!我呆会儿就要出去了。”

夏泽神色很随意的说道:“哦,是这样啊!啊,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事,今天晚上赛事结束后来江南区的西湖别院来找我吧!我有事和你说。”

冥斯的唇角微勾,想笑却刻意压制着,心道这是找自己约会来了吧?故意问道:“嗯?什么事呢?就不能现在说吗?我晚上不一定几点回来,可能有饭局呢。”

夏泽想了想,抬头说道:“我想……我们现在的关系应该告一段落了,有一些事要和你说,说以晚上请不要迟到。”

冥斯微勾的唇角立即垮了下来,大脑中一片轰鸣,说道:“等等,夏泽,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

夏泽笑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如果你有什么意见,记得晚上上游戏的时候一并说哦。我先走了,约了江南在咖啡屋见面。晚上见,千万别迟到,不然……好吧!别迟到。”说完夏泽就离开了,只留下尚未反应过来是怎么个情况的冥斯一脸呆滞的站在那里。

一整天,冥斯都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整个新兵联赛他都没多说一句话,本来准备好的开场发言也没心情说了,只说了三个字:“开始吧!”新兵和教官们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有天佑看出了冥斯情况不对,他带着鼓了个掌,大家才反应过来应该鼓掌。

冥斯的心里很乱,满脑子都是夏泽要和他分手了,他去找那个一抹江南笑了。一抹江南笑就是那个吟游诗人的id,因为他们的门派就叫江南派,掌门住的地方叫江南别院,是被称为江湖游戏中最具代表性的建筑。处处充满了诗情画意,不论是休闲党还是暴力狂都把那里当成圣境。那里有一处小院落是夏泽非常喜欢的,是的,经常和一抹江南笑在那里躲猫猫。冥斯的心情越来越糟糕,他恨不得现在就回去求夏泽,他不要分手,他也愿意为了他变成温柔浪漫的样子……可是那个样的他还是他吗?

冥斯心想,自己还是有机会的,自己一定还有机会。夏泽说了,晚上会给自己申辩的机会。于是冥斯就一直盼着晚上可以早点到来,终于到了和夏泽约定好的时间,冥斯迫不及待的回到休息室登陆了游戏。他看到夏泽在线,一抹江南笑也在线,心里一阵酸楚。看了一眼夏泽的座标后,就立即传送到了他所在的江南区。江南别院里禁武,所有人进去都要除下武器,吟游诗人除外,因为他们的武器就是一本书。平常那本书是塞在腰间的,只有在进入画境状态的时候才会把书拿在手里。

江南别院今天人特别多,而且全部都是吟游诗人。冥斯讨厌一抹江南笑,连带着也讨厌吟游诗人。终于来到了和夏泽约定的那个小院,却看到夏泽穿了一身白色的西装站在那里,冥斯觉得有点奇怪,游戏里可从来没有过这种外观啊!

夏泽转过身,花瓣下雨般的飘落下来。接着屋顶上,树上,院子里,台阶下,出现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无一例外都是吟游诗人。他们手里拿着棒花,整齐划一的在读一首诗:“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冥斯一脸的懵逼抬头看向夏泽:“怎……怎么回事?”

夏泽转过身,怀里棒着一大束玫瑰花,这时候天上的花瓣雨变成了青一色的玫瑰。夏泽走到冥斯面前,对他说道:“我今天早晨不是和你说,我们现在这种关系,应该告一段落了吗?在一起那么久,两个人的感情又那么好,你喜欢我,我喜欢你,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结婚?”

冥斯:“……啊?”

夏泽笑眯眯的走上前,单膝跪在了冥斯面前,说道:“小鲜肉,你愿意嫁给我吗?”

冥斯:“……喂,反了吧!”

夏泽不耐烦道:“哎呀不要计较那么多啦!愿意还是不愿意,赶紧给个答复!”

冥斯立即说道:“愿意愿意,当然愿意了!”冥斯被这反转吓到了,他本来以为是来谈分手的,已经想好了一大堆说辞挽留。可是没想到,竟然被求婚了!夏泽这是特意给自己准备的惊喜吗?

冥斯立即把他接起来,把花捧在怀里,竟然还有点不好意思了。周围的人跟着起哄:“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冥斯也没客气,抱住夏泽狠狠的吻了起来。周围传来了欢呼声,花瓣雨变成了雪白的百合。

半个月后,冥斯殿下与夏泽举行婚礼,与上次举办的婚礼不同,这次的婚礼办的很是宏大,与皇室一向低调的行事作风大相径庭。原因路人皆知,那就是聚的这位太子妃有钱,老有钱了!不多花点钱办婚礼,都对不起他每天的财务报表!

总而言之,这俩货没羞没臊的婚后生活,才刚刚开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