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炮打你到天亮

多林身上的追风套装,在双脚上银球顿时亮起,急急对赢傲说道:“还记得熊瞎子踢的那一脚没,罐子破了,我们快走!”

说完,立即朝着原路跑去,用尽了全力奔跑,赢傲立马跟了上去,耳边还在回响着多林的话,稍微一思索,立即明白罐子破了的含义,脸上变得严肃起来,一时间忘了这里诡异气氛,他双脚上的银球跟着亮起,超强体质的他,一下就超过了多林,然而他去的方向却和原路截然相反。

多林见状,大喊道:“赢傲,你去哪里?”

赢傲头也不回地说道:“我去找熊瞎子,你先在外面等我。”

虽然刚开始熊瞎子并不怎么友好,但赢傲并不怎么在意,毕竟现在是同一队友,还是他极为讨厌的莫恩分的小组,熊瞎子出了什么事情,不说他会有些自责,到时光莫恩的嘲讽就让他受不了。

“赢傲……”话刚说完,赢傲就已消失不见,多林身子顿了一顿,面罩下的眼睛看了边上罐子一眼,里面的克隆体安静得如同婴儿一样,很难想想浸泡的液体居然带有强烈腐蚀性,一旦这里的罐子全部破裂,这么多的液体,根本不是他能抵抗的了的,他一踏脚,整个人腾空起来,急速飞去,继续朝着原路返回。

“熊瞎子,听到请回话,听到请回话。”赢傲靠着之前和熊瞎子分路时的记忆,一路狂奔着,然而他并不清楚熊瞎子的具体位置,不过可以凭着头ding上飘的白雾来判断大概位置。

赢傲隐隐有不好的感觉,脚下更加用力起来,眼睛直盯着前方,对一直飘在身边的艾塔,沉声道:“艾塔,能不能扫描出熊瞎子的具体位置。”

等待了一段时间,艾塔diǎn了diǎn头,刚要发出声音,一声嘶吼却在不远处响了起来,赢傲立即扭脚朝着那嘶吼声方向奔去。

艾塔那白嫩的小手指着前方,很机械地回答道:“就在前方五十米。”

白雾越发浓厚起来,甚至每一呼吸都能感觉到鼻子有股微微的辛辣味,还好有面具过滤这些白雾,不然吸上这些白雾,不要几分钟就会窒息死掉。

随着越来越近,强光手电筒照射的光,可以看到前方的地面,不停产生着白雾,有好几个罐子,钢化玻璃出现裂纹,其中一个裂纹过大,那绿色液体一diǎndiǎn向外流出,一下就把地面腐蚀得凹陷下去。

情况是越来越严重,赢傲大吼道:“熊瞎子,你到底死了没有,别像一个哑巴一样,快diǎn回答我!”

熊瞎子没有死,但眼下的处境却凶险万分,从一脚踢在罐子上,裂纹开始一diǎndiǎn布满那钢化玻璃开始,就陷入了困境之中,罐子一破碎,液体如同决堤一样崩裂开来,好在当时就察觉到危险,远远躲开,但还是有好几滴溅射在了身上,强烈的腐蚀性,仿佛是滴入滚油里的水,起着剧烈地反应。

集结最新的高科技,制作追风套装时,就考虑了防腐蚀这一问题。那几滴液体气化后,只在上面留下一diǎndiǎn黑色痕迹。

可若没有追风套装的保护,定然会被腐蚀得见骨,并且这么多液体,追风套装也不能支持太久,毕竟只是比较耐腐而已,当量达到第一定程度,熊瞎子就会被腐蚀得一干二净。

罐子在破了后,克隆体,准确地说是变异丧尸,**的身体,整个皮肤看起来皱巴巴的,没了这些液体,没有瞳孔的双眼渐渐亮起了白色微光,一下就注意到了前面体格强壮的猎物,嘴巴缓缓张开,但张开实在太大了些,直接张到了脖子处,嘴角都裂到了耳朵边上。

同浸泡的绿色液体一样,在嘴里一diǎndiǎn留了出来,滴在地面腐蚀出一个个小凹洞,竟然同样有着强烈的腐蚀性。

这变异丧尸不像其他丧尸直接铺过去,它扬起头,嘴巴里的绿色液体猛地朝熊瞎子射去。

绿色液体如利箭般笔直得一滴都没有散落,速度非常快,隐隐还带着呼啸声,见识过这液体的腐蚀性,熊瞎子脸色一变,凭着本能的反应往旁边一闪,然而狭小的空间里,一排排整齐有序的罐子,根本没有空间让人躲闪。砰的一声,强壮得跟灰熊一样的身子撞到了旁边的罐子,钢化玻璃上立即出现如蛛网一样的裂纹,里面的液体随着震动而动荡着。里面的克隆体似乎被惊醒般,猛地睁开了眼睛,只要这些液体流了出来,又一个变异丧尸就会苏醒过来。

熊瞎子对这只丧尸无从下手,用激光枪,必然会把其他罐子给弄破,近身的话,全身都是腐蚀液体,怎么打,他的额头爆起,这种无处下手的感觉让他暴怒不已。

没有射中,变异丧尸再次扬起头,喉咙里的绿色液体咕噜咕噜地冒了出来。猛地一吐,箭一样的液体再次朝着熊瞎子射去。

“见鬼的东西,给我去死!”熊瞎子受不了这种憋屈,耳麦里传来多林以及赢傲的声音,都没有去管,大脚猛地一踏地面,低着身子躲过绿色液体的同时朝变异丧尸跑去,五指瞬间握紧成了锤子大小的拳头,尽情地往后蓄力着,皮肤下粗大的青筋一条条从紧身的追风套装上凹陷出来,银球发出极为刺眼的光芒。

随着越来越近,变异丧尸没有对扑过来,而是朝着一边跑去,完全不同于其他丧尸。熊瞎子完全没有料到没有疼痛的丧尸竟然会逃跑,用全力挥舞的拳头完全收不住,一下击穿那变异丧尸身后的罐子,刚一触碰罐子里的绿色液体,顿时发出剧烈的反应,追风套装包裹下的拳头都能感觉到一股灼热。

熊瞎子迅速地抽了回来,自己砸出来的洞口立即流出绿色液体,他立马躲闪到一边,抬起那拳头,上面追风套装的布料相比其他部位,已有些薄弱,连着手背上的银球都无法亮起。要是再放里面久一diǎn的话,这只手恐怕会报废掉。

稍微一愣神间,在侧面一条绿色液体急速射来,熊瞎子一歪脸,绿色液体几乎擦着面罩射到后面的罐子,发出强烈反应,不停腐蚀着上面的钢化玻璃,本就腐蚀得薄薄一层的钢化玻璃,里面的绿色液体开始渗透出来。

几乎是一连锁反应,熊瞎子所在的位置,从第一个罐子里绿色液体流出,汽化后所化成的白雾,还有跑出来的变异丧尸不断吐着绿色液体,这不仅在一diǎndiǎn腐蚀熊瞎子,同样也在腐蚀那些罐子,一旦破裂,就会又有绿色液体流出,流光后,里面的变异丧尸就会苏醒。

这简直就是一个恶性循环,一旦罐子开始大量破碎,流出大量的液体将会弥漫整个克隆体培育室,到时熊瞎子的处境将会变成绝境,他不是不知道这diǎn,但暴怒的他,只剩下把那只变异丧尸撕碎的念头。</>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