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手指来回在花缝里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到了房间里来,明亮却不刺眼的颜色让冷清零不得不睁开双眼。稍稍抬手遮住了一些光,冷清零深蓝色的眼睛在阳光下变幻出彩虹一般的色泽。起身看向自己右边还没醒来的上官梓翎和慕晴儿,冷清零微笑着理了理头发。

待冷清零把被子理好,刷好牙洗好脸之后,便走到了上官梓翎和慕晴儿的床中间,分别摇了摇她们,轻声说道:“梓翎、晴儿,你们两个快把眼睛睁开吧。时间不早了。”

听到冷清零的声音,上官梓翎轻轻地晃了晃头,在看到冷清零的时候微微笑了一下,道:“小姐,你已经醒了啊。”

“是啊。”冷清零点了点头,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右手中指上的‘零落月光’,继续道,“梓翎,现在时间也快到寅时了。我想其他人也应该起来了。所以梓翎,快点起床吧!”

上官梓翎起身向冷清零点了点头,又理了理被子,起身走到了卫生间里。

目送着上官梓翎离开的身影,冷清零又转身去看还在熟睡中的慕晴儿:“晴儿,晴儿。你快醒醒啊!已经快到寅时了。”

“别烦我……”慕晴儿喃喃着,又翻了一个身,“我还要再睡一会儿……”

[真的是没办法了。对不起了,晴儿!]这样想着,冷清零直起身来,说道:“水流术!”伸出右手在空中划出一个蓝色的五芒星,左手画出‘水之召唤’、‘引流术’和‘追踪术’的符号。然后右手交错着叠在左手上面,将五芒星发出。

被‘水流术’准确无误得打在脸上,慕晴儿一下子就清醒了:“是谁在我睡觉的时候攻击我啊?”

“是我。”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传入耳中。

慕晴儿倒吸了一口凉气,伸手擦了擦脸上残留的水渍,对冷清零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小……小姐,怎么是你啊?真的很对不起!我刚刚还没……额,还没睡醒。所以,那些话小姐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看见冷清零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慕晴儿连忙摆手,道,“小姐!真是抱歉!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是千万不要按照庄里的规矩罚我呀!”

“真的让你做什么都可以吗?”眨了两下眼睛,冷清零拍了拍慕晴儿的右肩。

慕晴儿拼命地点了点头:[只要不罚我,小姐让我做什么我都认了!]

[你都认了是吧?那好办……]冷清零清了清嗓子,声音不大也不小,却刚好让上官梓翎也听见了:“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么晴儿,你就加入‘彩虹琉璃’作为替补队员吧!你觉得怎么样?这个应该不算惩罚吧。”

“好好好!小姐你说什么我都答应!只要不罚我……”说到这里,慕晴儿才反应过来,眨巴着一双青绿色的大眼睛看向冷清零,“小姐,你刚刚是说真的吗?这可是要了我的命啊!小姐,我能不能换一个啊?”

冷清零做了一个stop的手势,眼神却移向了刚刚从卫生间里出来的上官梓翎:“晴儿,‘只要不罚我,小姐让我做什么我都认了!’,这是你的真实想法吧?再说了,我既没惩罚你,又没让你怎么样,只是‘请’你加入‘彩虹琉璃’而已啊!况且梓翎也听到了,之前你自己亲口答应了。对吧?”

“嗯!”微笑着点了点头,上官梓翎忍着没有去看快哭出来的慕晴儿,而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晴儿,你现在已经是‘彩虹琉璃’的成员了,如果再不起来的话,王坤老师的惩罚可是很严厉的。”

听到这番话,慕晴儿的瞳孔骤然收缩,她迅速起身冲进了卫生间里,同时大声地喊了一句:“小姐,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好,你们两个先出去吧。别让王坤老师久等了!”剩下冷清零和上官梓翎两个人在房间里偷笑。

走出房间的时候,冷清零好像想起了什么,对慕晴儿说:“对了晴儿,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董赛乐老师曾经说过今天我们要去‘魔法之城’和‘魔法擂台’报道的!如果你的动作再不快一点的话,我和梓翎也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呢……”

[苍天啊……你还让不让我活了啊!]这是当时慕晴儿发自内心的呐喊。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