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两只大白兔奶尖

进入寿康宫大多数人都到了,紧张开口:“时氏时常在参见太后,皇上,皇后以及各位主子!”太后本是在与皇帝闲聊,闻声转头,望向时嬗,扬起一抹慈祥的笑容言:“这就是时常在吧?嗯……今日打扮的嘴简单,但怎么都藏不住这美色,起来吧!快入座吧!”时嬗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但刚一坐下,就听到:“皇额娘,您瞧这时常在怎么坐到后面了,可真是个不喜纷争的,这么低调。”

太后闻言,笑笑道:“呵呵,时常在看着像个安静的性子呢。”楚明凡心中吐一口老血,她?安静?!

时嬗心中无语:你们这是存心给老娘树敌的吗!!!

为了尽量配合太后娘娘,她只能做个安静的美人儿了,极文静地回了太后一句:“谢太后娘娘夸奖。”

太后微微一笑:“诸位嫔妃都到了吧。”

身旁的婢女言:“回太后娘娘的话,都到齐了。”

“嗯……那便开始吧。”

各妃停止了闲聊,都盯着太后,等着太后开口,楚明凡庸散的打了个哈欠,妖魅的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撑着额头,妖娆的看着座位下的各个嫔妃。各妃都被这眼神迷得不能自拔,唯独时嬗觉得胃里一阵恶心。

太后看到如此,心中不满,旁边侍女轻咳一声,各妃都稍安静了。

“各位既然都齐聚寿康宫,自是诚心,哀家也就不多说了。皇帝登基十年,什么心酸没尝过,皇帝如果尝尝不去后宫,必定是政事缭绕,容不得出身来,当然,如果皇帝不想去的话,哀家会劝他的。”

众妃齐声:“是,有劳太后娘娘,臣妾们在后宫定会为皇上解忧。”

“嗯,不错,皇帝登基,十五岁选了一回秀,如今入宫的老人儿们都应该懂了宫规,好好教教各位新入宫的小主们。嗯?娆妃、惜贵嫔、启嫔。呵,当然,必须包括皇后。”太后看了皇后一眼,又道:“尽职尽责。”皇后只是淡淡一笑,没有说什么。

“今日,新入宫的小主都表演一个才艺,弃权的,哀家就当她没用!不配入宫侍奉皇帝,立即杖毙!”

各小主都吓了一大跳。太后接着说:“表演好不好,皇帝都知道!”

“第一个,呃,谁来!”

有个侍女在太后耳边嘀咕了几句:“云贵人和荷答应还没来,”

太后一听,紧皱眉头:“放肆!这……”

红尘,岁月,亦是人老。星辰,岁月,破灭天晓。斗转星移,天地为界,只为红尘江山桀骜。     一曲风凤舞名天下 一曲凤舞遍四方。

太后还没有说完,屏风后一声声朗朗,接着,一位美妙女子穿着嫩白襦长衣,裙摆摇曳,翩翩起舞。又出现了一位女子,穿着宫服,为那跳舞女伴歌,歌曲为《凤舞》

美则美矣。

(ps诗句歌曲舞蹈皆为虚构)

舞毕,众妃及皇帝太后鼓掌,二女走上前来,跳舞的先行了个礼:“臣妾贵人云氏给皇上太后请安,冒昧来迟,特献此舞,望太后皇上赎罪。”

唱歌的女子行礼言:“臣妾答应荷氏给太后皇上请安。”

众妃惊讶,时嬗却不以为然,入了宫都想争宠,更何况是看似贤淑的云媛。

“嗯,不错,哀家很是欣喜有你们这么能歌善舞的人儿。皇帝以为如何”

“皇额娘觉得好,儿子就觉得好。”

“嗯!下一位,时嬗小主?”

“臣妾在。”寿山站起来福了福身

“你来为哀家表演一个。”

这太后还爱看戏……

“是……是。”可是时嬗啥也不会啊!这时,时嬗望了一眼外面的太阳,忽然想起来了,自己在现代的时候,不是在天热的时候吃冰糕吗?嗯!对!就做冰块吧!

时嬗说:“请太后娘娘给臣妾一盆冰渣和一些白糖,一些玫瑰花和一些冰水,还有一些冰窖里的水果。”

“嗯?好吧,来人,上这些东西。”

不一会儿,这些材料送了过来。

时嬗洗了手,取新鲜的玫瑰把玫瑰花弄成玫瑰械,拿水果切了。把白糖、玫瑰屑,水果放到有冰渣的盆里,搅拌均匀。先盛了一小碗给了太后、皇上、皇后:“请太后皇上皇后娘娘品尝臣妾做的冰莹玫香。”

三人尝过后,都点头称赞。楚明凡道:“时常在就爱弄一些与众不同的,”时嬗嘟嘴白了他一眼。

“去端给各宫主子品尝。”太后言,大家都说:“多谢太后。”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